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血狱江湖 第二百二十一章:给妖魂撑腰的人(4)

作者:天雨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随后几名大内高手用特制的铁链将陆相如绑粽子一般捆了起来。别说陆相是人,就是神,也难挣脱。

    这突变让陆相震惊不已。

    陆相一脸惊惑之色朝皇上道:“陛下,臣犯了何罪?!如果犯了大罪,请陛下明说,臣自会领罪,也不用着陛下这样对臣啊!臣对陛下可是一直忠心耿耿啊……”

    陆相腿还可弯曲,他扑通跪在皇上面前,神色激动,眼中都落下泪来。

    显得很痛心。

    陆相爷被腾斌封了穴道,现在又被铁链缚住,万无一失了,皇上才摆了一下手,于是除了腾斌,其余的人都退出殿外。

    殿门也被关上。

    殿内,只留下皇上,腾斌和陆相三人。

    皇上神情也立刻变得激愤了。

    他走到陆相面前,手指陆相,因为心情激愤,手指都在颤动。

    皇上大声道:“陆畴敏!朕是如此厚待你!当你是肱股之臣,恩泽不断。但是你却骗我的好苦哇!幸好及时发现,不然哪天我这脑袋就被你取了!”

    陆相听了这话身体颤动,一副诚惶诚恐模样道:“皇上,何出此言啊?臣从来没有二心啊!”

    皇上因气怒胸膛都在不断起伏,他厉声道:“陆争之后!事到如今,你还想装作一副忠臣模样哄骗朕吗!你真把朕当三岁孩童了吗!”

    陆争之后!

    这四个字如晴天霹雳一般击在陆相心头。

    陆相顿时明白了昨晚自己遇刺的真正原因了。

    他在酒醉之下,在那千钧一发间,也未加考虑,为了保命本能的使了陆家绝学“明月飞凰”。

    难怪昨晚林屹说,刺杀事件,越想越不对劲。

    并建议他出城避祸。

    但是他却拒绝了。

    他本以为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但是他做梦也未想到,这次,是皇上设计对付他啊!

    难怪昨晚皇上不断赐他酒喝,几位重臣更是频频与他碰杯,将他喝醉。

    这都是皇上安排的。

    再聪明的人,醉了,便也糊涂了。

    也就露出原形了。

    陆相回头,看了背后的腾斌一眼。

    陆相这一刻也明白了,昨晚是腾斌率人行刺他。那个将轿顶击碎,一剑刺入轿内的人蒙面高手,就是腾斌。

    此刻腾斌金面,依旧金光流溢。

    但是他的双目,却充满怨愤。

    怨陆相欺骗了皇上。

    皇上又愠声道:“你……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陆相道:“有。”

    皇上道:“说!”

    陆相道:“皇上,百年前陆争和皇族的恩怨,臣虽不知详情,但是也有耳闻。臣虽然姓陆,皇上又凭什么认定臣就是陆争之后?请皇上派人查,查我祖宗三代,看究竟是谁的后人!”

    皇上道:“我知道相爷你不会轻易认罪的,不然就不是陆相爷了。好,我让你心服口服!”

    说罢,皇上朝腾斌示意。

    腾斌走到前面,他对陆相爷道:“实不相瞒,昨晚是我率人行刺相爷。当然,行刺并非是要相爷的命,而是为证实一件事。相爷对外称只会些普通武功,只为强身健体。但是昨晚我将轿顶拍碎,一剑刺入轿内,结果只会些粗浅武功的相爷使出了陆争的绝学‘明月飞凰’,将我的剑绞碎。这可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相爷身怀绝学啊。”

    皇上指着陆相道:“腾斌亲眼所见,这总错不了吧!”

    陆相道:“错不了。昨晚我的确使出了‘明月飞凰’。但是皇上啊,使出‘明月飞凰’就是陆争的后人了吗?江湖武学世代流传,本家绝学外人会的不在少数。”

    皇上道:“那你说,你这‘明月飞凰’从哪学来的?”

    陆相道:“二十年前,臣还是一方小县令,一日遇到一个潦倒江湖人,他身患重病栖身在一间破庙中,正好被臣遇到。臣见他谈吐不凡,便动了恻隐之心,就将他带回家请大夫为他治病。那人病好后非要报我救命之恩,说他会一套奇功,我学了可防身。后来臣就和他学了那套奇功。我问他这套奇功名称,他犹豫一会儿,告诉我这奇功是‘明月飞凰’。他还告诉我,此功只能在最关键时候救命用,平常不要轻易用,因为会带来麻烦。当时臣真是不解,但是那人也不如实相告。所以我一直不露这武功。直到后来,我当了宰相,才略知百年前陆争和皇族有仇怨,而陆争的绝学就是‘明月飞凰’。臣真是后悔学了这武功。但是技已在身,臣只能隐藏不敢使用……”

    陆相也真不愧是人才。

    在中计大震之余,还编出一个有理有据故事。

    陆相说着,皇上听着。

    并不时皱下眉头。

    临末陆相泪水纵横咽声道:“陛下,你不信可派人查。当年臣将落魄江湖人带回去,当地有不少人知道。还有,如果臣真是陆争之后,就会想方设法动摇皇族江山。但是这些年来,殚精竭虑勤勤恳恳,事事都为江山社稷着想。多少次我朝危难,臣都是全力以赴挽救啊。臣最大的错,就是不该学‘明月飞凰’,不该隐瞒皇上臣会‘明月飞凰’。除此之外,臣无罪!臣也不是陆争之后。皇上千万不要听信小心谗言……”

    陆相声泪俱下,皇上都有些动摇了。

    他看着陆相。

    难道陆相所言都是真的,他并不是陆争之后?

    这时皇上突然道:“上官将军,现身吧。”

    随着皇上声音落罢,屏风后转出一人。

    正是上官明弘。

    陆相现在已猜测到了,这件事件,和上官明弘也脱不了干系。

    这次是皇上在为上官明弘撑腰啊。

    果然,上官明弘亮相了。

    上官明弘面色颇为沉重。

    他对跪在地上的陆相道:“相爷啊……真没想到,你……你竟然是陆争之后。你骗的我们好苦啊……”

    陆相爷知道上官明弘是惺惺作态,但是窗户纸还不能捅破。

    陆相道:“上官兄,你真不是陆争之后。你可还记得……”

    这时皇上朝陆相摆了一下,示意他住口。

    陆相就先住口。

    皇上对上官明弘道:“先前陆相说的那番话,你都听见了吧?”

    上官明弘恭声道:“臣字字都听得清清楚楚。”

    皇上道:“那你觉得,陆相说的可是真的?他的‘明月飞凰’真是那落魄江湖人为感恩教他的吗?”

    上官明弘道:“皇上,陆相所言,一派胡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