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血狱江湖 第二百二十二章:林屹求情(1)

作者:天雨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上官明弘说陆相一派胡言,皇上便又将怨念目光看向陆相爷。

    所谓君疑臣,臣必死。

    尤其这件事太大了,大的足矣威胁皇族命运。

    皇上丝毫不敢大意,他现在是宁可信其有。

    但是陆相在朝中和天下人心中威望甚高,所以处置陆相,也得有理有据让人信服。

    皇上对上官明弘道:“既然你说相爷一派胡言,那你说说你的看法吧。”

    上官明弘道:“臣调查过了,陆争的绝学‘明月飞凰’,传子不传徒,传男不传女,所以外姓人根本难学到这门奇功。陆相说他的‘明月飞凰’是落魄江湖人为感激他救命之恩所授,完全就是编造想迷惑皇上。一个身怀‘明月飞凰’绝学的人,怎么可能穷困潦倒重病在破庙中。还有,陆相这么多年来的确有功劳,但是那并不是他忠心,而是他越显得忠心勤恳,才越不会暴露。这是他隐藏自己的伎俩。明则忠心,暗则伺机。时机一到,他就会对皇上发难……”

    皇上听着上官明弘分析,频频点头。

    而且是越听越心惊肉跳。

    如果这次不是上官明弘,一但陆相觅得时机,后果真是不堪想象啊。

    皇上对陆相怒道:“你所说的,上官将军都一一反驳揭穿,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陆相道:“陛下,其实你也知道,我和上官将军将相不睦。一直明争暗斗。现在他逮着这机会,当然要置我死地。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还请陛下明查!”

    陆相爷此刻既显得很冤枉,又痛恨上官明弘的落井下石。

    陆相心里不断告诉自己要冷静。

    陆相也明白,君疑臣臣必死的道理。

    事情太大了,谁敢让卧榻之侧睡只猛虎。换作是他是皇上,也不敢再用“自己”了。

    陆相如今不奢望保住官爵,他现在力争,只希望皇上能从轻处置,最好的结果,就是难定他死罪,将他罢黜或流放。

    这样,他还可以找那个“奇才”,还有老八,还有机会伺机东山再起。

    上官明弘对陆相道:“相爷,这次我可不是欲加你罪,也不是公报私仇。我是为皇上和皇上江山着想。”

    陆相爷佯作辨白,心里却不断想着应对办法。

    这次皇上对付他,就是上官明弘从中作梗。

    也就是说上官明弘知道他会“明月飞凰”,所以禀报皇上,然后与皇上一起设局,让金面侍卫带人刺杀他……

    那么,上官明弘怎么知道他会‘明月飞凰’的呢?

    这么多年,他只在外人面前施展过四次“明月飞凰”。

    前两次,见过的人已死了。

    第三次,就是铁面神君带着一个血魔奴夜里入相府行刺他的时候,他情急之下施展过一次。

    也就是说,上官明弘只能从那两个“血魔奴”口中得知他会“明月飞凰”。

    想到这里,陆相心里暗惊。

    上官明弘和血魔有联系啊!

    难道是他和林屹暗中结盟,血魔便暗中和上官明弘结盟了吗?

    陆相抬头看上官明弘。

    上官明弘也正好看向陆相爷。

    上官明弘眼中掠过一丝得意之色,稍纵即逝。

    陆相决定,不管如何,他也得反击上官明弘。

    就是死,也得把上官明弘拉上做垫背。

    于是陆相爷对皇上道:“陛下,臣的‘明月飞凰’真是那落魄江湖人传授。此事一定有人在背后捣鬼。就是要置臣于死地。就是让臣死,臣也想死个明白。所以有一事臣想问。”

    皇上道:“你问?”

    陆相爷道:“陛下又是怎么知道臣会‘明月飞凰’?”

    皇上道:“这很重要吗?”

    陆相爷道:“非常重要,因为臣多年来不敢施展此功。怕引来误会。所以别人根本不知臣会‘明月飞凰’。但是上次血魔派两个血魔奴行刺我,我情急下施了一招。所以,只有血魔奴知道臣会‘明月飞凰’。难道是‘血魔奴’告诉皇上的?”

    皇上听了这话心里暗惊,他未作声,但是眼神飘了上官明弘一眼。

    腾斌身形也从陆相身后闪到皇帝身边,目光警觉看着上官明弘。

    陆相爷身怀“明月飞凰”绝学,正是上官明弘禀告皇上的。

    上官明弘得知两个血魔奴入府刺杀陆相,陆相在性命攸关之际被迫使出陆争的绝学“明月飞凰”后欣喜若狂。

    上官明弘知道陆争和皇族的恩怨,所以现在的皇上也绝不会饶恕陆争后人。

    他正好可以借皇上之手除去陆相爷。

    上官明弘开始暗中查找线索,希望能找到陆相是陆争后人确凿证据。

    但是陆相行事谨慎,上官明弘费尽心思也根本难找到确凿证据。

    最后经过反复思量,上官明弘决定将事情禀报皇上。皇上定会大惊,也必定会查个明白。皇上也主为他撑腰了。只要皇上相信了,那陆相就彻底完了。

    上官明弘禀报皇上后,皇上当时真是惊震不已。

    他简直难以置信。

    皇上冷静下来想,上官明弘和陆相可是政敌,不排除上官明弘诬蔑陆相爷。

    于是上官明弘便献上刺杀陆相的计策。

    皇上采纳了上官明弘计策,陆相到底是不是陆争之后,一试便知。

    如果陆相使不出“明月飞凰”,证明上官明弘就是诬蔑。他再责罚上官明弘。

    皇上自然也知道陆相行事谨慎,所以他们设计也相当缜密。

    而且细节不断推敲演练,直至昨晚,腾斌带人刺杀陆相爷。

    腾斌回来禀报,陆相爷情急之下使出了“明月飞凰”。腾斌是皇上最信任的人,皇上当然相信腾斌所言。

    证实了陆相是陆争之后,皇上真是震怒之极。

    细思又极恐,幸好揭露了陆相爷,不然他日后死的都不知怎么死的。

    此刻陆相问皇上怎么知道他会“明月飞凰”,皇上用疑惑之色看着上官明弘,腾斌也警觉了,这让上官明弘顿感脊背一阵发冷。

    上官明弘知道,陆相这是临死都想拉他垫背啊。

    他真是没想到陆相在这种情形下,还能心思缜密,勘出端倪向他发难。

    但是上官明弘也非等闲之辈,他一脸无辜之色,然后咳嗽两声。

    利用这咳嗽时间,他脑子飞快转动想着应对法子。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