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血狱江湖 第二百二十二章:林屹求情(3)

作者:天雨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林屹混在围观的百姓人群中,他看到新大理寺卿和刑部侍郎也都亲临。其中还有飞天鼠等人。

    随后不断有相府的人被捆绑成一排押出。

    林屹还看到了相爷第一幕僚的阚蓬。

    阚蓬一家老小也都被捆绑,阚蓬大叫道:“为何要查抄相府?总得给个说法吧!相爷现在何处……”

    结果招来押解者一顿毒打,阚蓬被打鼻口鲜血再说不出话来。

    阚蓬儿子阚宏武功不弱,虽然被捆绑,但是见父亲被毒打大怒,他双腿还可动,便跃过来连续几腿将毒打父亲的两名士兵踢倒。

    这也惹怒了负责查抄的官员,皇上圣旨抄府,相府的人还敢反抗,就简直是造反。

    于是刑部侍郎一声令下,飞天鼠带人将阚新杀倒在地上。还将十几名表现出不甘和愤怒的相府高手也当众斩首震慑相府的人。

    这下相府的人再不敢生事。

    百姓们见此情形都吹嘘不已。

    林屹身边一个老人低声对另一人说:“唉,连相爷这么位高权重的有功之臣,家说抄就抄了,自古伴君如伴虎啊……”

    伴君如伴虎。

    林屹现在更是深刻体味到这句话的含义了。

    陆相对林屹可有大恩,林屹不会见死不救。

    林屹就朝皇宫而去。

    到了宫门附近,林屹看到宫门戒备比以前更加森严。

    林屹摘去面具,到了宫门前,请守门将军通禀,他要求见皇上。

    守宫门的将领认得林屹,也不怠慢,命人将话传进。

    一顿饭功夫,两名太监还有数名金带侍卫来到宫门前,引领林屹入皇宫。途经之处,无论是园林廊道还是宫殿,到处是禁军和夜鹰卫队的高手一排排一队队持兵器而立。

    隔两步就一岗。

    屋顶和宫殿内高处也都有皇宫高手监视动向。

    就是一只鸟都难飞入皇宫。

    一副如临大敌紧张氛围。

    到了皇上所在宫殿,整座殿更是被保护的如铁桶一般。

    三重护卫,铠甲整齐的士兵一个挨着一个而立。

    外围是禁军,第二重夜鹰卫队侍卫,最里金带侍卫。

    殿门口,除了两名武功高强的统领率金带高手守卫,还立着四名身披红色袈裟的僧人。都四五十岁模样。

    这四个僧人,各自脑门发光,额上青筋暴突。

    林屹一看,便知这四僧修为不低。

    林屹也清楚,这一定是大相国寺(皇家寺院)的高僧。

    林屹感慨,现在这阵式,就是血魔亲率血魔奴也难进来。

    那些金带侍卫看到林屹,都微微颔首示意。

    这些金带侍卫,都很佩服林屹。

    林屹先被引进一间屋子,太监告诉林屹,现在皇上正和重臣议事,让林屹候着。

    过了半个时辰,皇上议完事召见林屹。

    林屹进入殿中,只见皇上坐在椅子上正批阅重要折子。腾斌立在皇上左边。皇帝右边,则立着一个六十多岁身披金色袈裟的和尚。

    这名和尚相貌带着几分凶煞,眉毛胡须花白,正是大相国寺主持昙恶大师。

    殿两边还立着七名红衣袈裟高僧。

    林屹虽然是第一次见昙恶大师,但是当年他听岳父和望归来都说起过,大相国寺首座武功深不可测。

    皇上这般防范,简直就是万无一失,林屹完全可以想象局势有多严峻了。

    林屹先拜见皇上,皇上放下笔起身。

    然后皇上朝林屹走过来,腾斌和昙恶大师紧随左右,寸步不留。

    其余七僧,也都目光不离林屹,一副警惕模样

    皇上让林屹平身,林屹起来。

    皇上看着林屹道:“林屹啊,朕想你,你也不来看朕。现在陆相犯下大罪被投入大狱,你就立刻来了……”

    皇上话中颇有不满。

    林屹道:“我追踪昆仑魔昨日才到京城,还请皇上恕罪。”

    皇上不置可否点下头,然后他道:“让朕猜猜,你今日来见朕,是为陆相而来的吧?”

    林屹道:“什么都瞒不过皇上。我住客栈正好离陆府不远,得知陆府被抄我很是震惊。陆相对我有恩,所以我便赶紧来求见皇上……”

    林屹言外之意,他想知道陆相到底犯了什么大罪。

    皇上给林屹赐坐,命人上茶。

    然后皇上也坐下。

    皇上道:“林屹,你和我说个实话,你是不是和陆相暗中结盟了?”

    林屹心想,原来皇上知道了。

    看来事情,比他想象的还复杂啊。

    林屹道:“是。当初我准备揭露昆仑魔,好让皇上知道此魔险恶用心。但是那时不少大臣包括大师,都推崇昆仑魔,凭我之力真是难和他周旋。陆相是正义之士,对皇上更是忠心耿耿,所以我就暗中和陆相结盟对付昆仑魔。”

    皇上道:“再没别的了吗?”

    林屹道:“没了。”

    林屹也不能告诉皇上昆仑魔真是两百年前血魔。而陆相也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皇上道:“我相信你。至少,你对我还是忠心的。未和陆畴敏真正沆瀣一气。”

    林屹道:“皇上,陆相到底犯了何罪?”

    皇上道:“滥用职权欺压百姓暗杀朝廷官员勾结敌国……”

    皇上说了一大串罪名。

    这些罪名,当然都是欲加之罪。

    当年凤连城就用这些无中生有的罪名弹劾过陆相爷。

    林屹起身道:“陛下,臣和陆相暗中结盟,也和陆相打过数次交道。陆相绝不是那样的人。陆相是有口皆碑的难得好官。一定是有人暗中陷害陆相。请皇上不要听信谗言!”

    林屹现在以为是皇上听信谗言了,哪里知道,陆相是陆争之后,现在暴露了。

    皇上道:“人不可貌相,你也被他骗了。”

    林屹掷地有声道:“皇上,我以性命担保陆相!求皇上明查还陆相清白!”

    皇上听了这话,用一种别样神情看着林屹。

    他思忖一下,然后将手一摆。

    于是昙恶首座带着七名僧人出了殿。

    此刻殿中只有林屹,皇上和腾斌了。

    皇上也倏地起身,他声色也显得激动了。

    皇上道:“我的二弟啊!你知道陆畴敏的真实身份吗?!你就敢用性命为他担保?如果换了别人敢这样担保他,我就将他砍了!你真是,被他骗了!”

    陆相的真实身份?

    林屹此刻有一种如坠五里云雾的感觉了。

    原来事情,还有隐情啊。

    林屹道:“大哥,到底是怎么回事?”

    皇上盯着林屹道:“陆相,是陆争之后!幸好大我及时发现,不然大哥我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