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血狱江湖 第二百二十三章:林屹探陆相(1)

作者:天雨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陆相是陆争之后!

    林屹听了心中大震。

    百年前陆争平定江湖,赢得一世侠名,最后还做了金面侍卫。但是后来陆争被打入囚魔狱,最后死在狱中。

    当年天机子和林屹煮雪温酒论天下,还透露过些一些讯息。说皇族和陆家有恩怨难以化解。所以百年来,历任皇上都暗中追查陆争之后。

    但是具体实情,天机子未相告。

    因为事情太大,说了就会惹来大麻烦。

    后来林屹做了金面侍卫,也听闻过,皇族和陆家有不解之怨。就连皇上大哥,也透露过一些。还让林屹在江湖中留意是否有陆争后人。

    尽管林屹好奇百年前陆争和皇族间到底有什么恩怨,但是终无答案。

    但是有一点林屹明白,那就是皇族,绝不饶恕陆家。

    难怪,皇上竟然将陆相投入大狱,将陆府查抄。

    林屹道:“大哥,陆相是陆争之后,此事非同小可。可有确凿证据?”

    皇上道:“如果没有确凿证据,我哪会动他。昨日我借公主满月酒宴设计,将陆相喝醉。他回府路上,腾斌带人行刺。在危及关头,结果一直对外称只会粗浅武功的陆相爷使出了陆争绝学‘明月飞凰’。这可是腾斌亲眼所见,没有点半假!陆争的绝学,传子不传徒,传男不传女,外人是绝不可能修炼。所以陆相就是陆争之后!”

    林屹听了这番话,恍然大悟。

    原来昨晚不是上官明弘设计,是皇上。

    那个武功高强的刺客,原来腾斌。

    所有一切,只为逼陆相用出“明月飞凰”获得铁证。

    林屹心想,陆相情急下使出“明月飞凰”,而且陆相又有许多秘密,陆相还婉转警告过他,不能触碰这些秘密。而他也发誓,不问不听不管。

    如此说,陆相真是陆争之后。

    他一直小心谨慎潜伏朝中,就是等待时间啊。

    尽管他和陆相结盟,而且钦佩陆相,但是他也不允许陆相杀皇上这个义兄。

    皇上又对林屹道:“二弟,现在你知道真相了。你也被他骗了!他是在利用你!你还用性命为他担保吗?而且皇族和陆家的恩怨,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所以,此事你不能掺合。免得大哥我为难。”

    林屹道:“既然如此,我不掺和。”

    皇上拍了下林屹的肩道:“那我就放心了。”

    林屹道:“不过我还是得求大哥一件事。”

    皇上道:“你说。”

    林屹道:“毕竟陆相也对我有恩,江湖人讲究恩怨分明。请大哥允许我带酒菜单独探望陆相。我想和他说些话。”

    皇上想了一下道:“本来这节骨眼上,不能让任何人探望他。更别说单独探望了。不过你是我二弟,我相信你不会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我答应你。”

    林屹道:“谢大哥!”

    于是皇上写了一份手谕,便派一名侍卫头领带着林屹去“囚魔狱”。

    ……

    “囚魔狱”本以是铜墙铁壁,犯人绝不可能逃脱,但是陆相的牢房外又布置着数名高手,几乎不间断地监视着牢中的陆相。

    关押陆相的牢房,也是当年关押林屹地方。

    坚固的牢房中央,还又设铁笼,陆相手脚也戴着粗重的铁链,就如当年关押林屹时候一样。

    万无一失。

    陆相此刻坐在铁笼中的床上,心情五味杂陈。

    昨日,他还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

    今日,他已成了笼中囚犯。

    真是恍如隔世一般。

    陆相喃喃自语:“世事无常,今日欢笑明日悲伤……”

    这时厚重的牢门被打开,林屹提着一个篮子进来。

    林屹也算是故地重游了。

    狱官又将铁门关上,并从外面锁上。

    林屹走到铁笼前,看着当铁笼中的陆相,心里不是滋味。

    陆相从床上起来,走到铁笼旁,他看着林屹,脸上浮现一缕苦笑。

    陆相道:“没想到吧?”

    林屹道:“没想到。”

    陆相道:“我也没想到,所以今日成了阶下囚。唉,当初‘他’让我走,昨晚,你也劝我走,我都未走。我本以为无论上官明弘玩什么花招,我都能应付。没想到,这次是皇上……”

    林屹将篮子中酒菜取出,摆在铁笼前。

    然后林屹盘腿而坐,笼中的陆相也坐下来。

    二人虽然相对,却隔着难以逾越的铁笼。

    林屹倒了两杯酒,将一杯递入笼中道:“相爷,敬你一杯。”

    陆相接过酒,缓缓将酒喝下。

    陆相知道林屹能进入“囚魔狱”单独探望他,是经过皇上允许的。

    陆相就道:“你见皇上是为我求情吗?”

    林屹道:“是的,我本想以性命为相爷担保。但是……”

    陆相道:“但是什么?”

    林屹看着陆相道:“皇上说,你是陆争之后。昨晚腾斌带人刺杀你,你使出了陆争绝学‘明月飞凰’。”

    陆相道:“我的确使出了‘明月飞凰’,我也给皇上解释了,但是他不信,非认定我就是陆争后人。君疑臣,臣必死。这么多年来,我兢兢业业为国,忠心耿耿为皇,却落了个这样下场……”

    林屹知道陆相隐瞒着许多秘密,就算陆相是陆争之后,也不会如实说的。

    因为这事,无论对谁,也绝不能说。

    每个人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林屹也不怪陆相隐瞒。

    林屹将自己的杯中的酒饮尽,他道:“相爷,事以至此,你有什么嘱咐的?”

    陆相道:“有些话我得告诉你。”

    林屹道:“相爷请说。”

    陆相道:“这件事,其实真正的幕后人,就是你的‘好兄长’。他是借皇上之刀杀我。皇上也中了他的计了。皇上知道我会‘明月飞凰’,是上官明弘说的。”

    林屹道:“上官明弘怎么知道相爷会‘明月飞凰’?”

    陆相又让林屹给他倒满酒。

    “这就是事情关键了。因为上次铁魔和一个血魔奴行刺我,关键时候我用了‘明月凤凰’。所以说,只有血魔一族知道我会此功。我质问上官明弘,上官明弘说是铁魔告诉他的……”陆相将上官明弘那番话如实告诉林屹。然后陆相看着林屹道:“你相信上官明弘所说的吗?难道真是铁面神君和他交易,将我会‘明月飞凰’的秘密告诉了他吗?”

    林屹缓缓摇头头道:“不相信……”

    陆相将又倒满的酒一饮而尽,他盯着林屹眼睛道:“所以说,上官明弘是血魔一族!”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