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血狱江湖 第二百二十三章:林屹探陆相(2)

作者:天雨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不管林屹内心对上官明弘是一种怎么样的心态,但是林屹从未想过上官明弘是血魔一族。

    陆相的话,让他心中震动。

    陆相黯然道:“当年与凤连城斗,最后借你之刀杀了他。其实,上官明弘也是借你的刀杀凤连城然后取而代之。而我,未能斗过上官明弘。上官明弘这招真是太高明。我输的一败涂地。虽然我不是陆争之后,但是皇上疑我,也不会轻易放过我了。”

    林屹也明白,当年相爷和上官明弘是借自己刀杀凤连城。

    他当年也是利用相爷和上官明弘创造杀凤机会。

    三人同一个目标,所以暗中结成杀凤同盟。

    如今,上官明弘又斗跨陆相。

    真是不一般啊。

    林屹道:“相爷,皇上震怒,主要是因为相爷会陆争绝学,所以认定相爷是陆争之后。如果相爷有办法证明自己不是陆争之后,事情还有转机。我也定会全力助相爷。所以相爷嘱咐,我去办。”

    其实综合各种线索,林屹也认为陆相是陆争之后。

    但是这层窗户纸林屹也不捅破。

    现在唯一希望,就是陆相能想出脱罪之计。

    陆相笑苦笑道:“没有办法。”

    林屹听罢,喟叹一声。

    陆相道:“上官明弘看似忠良随和,但是野心比当年的凤连城都大,城府也比凤连城深。我在的时候,可以制衡他。现在我自身以保了,上官明弘必会伺机而动了。他手握重兵,城外北营还有两万兵马……”

    说到这里,陆相一副忧虑神情。

    林屹道:“我一定提醒皇上防备。”

    陆相摇摇头道:“但是忠言逆耳,皇上未必听。我有一计,可除掉上官明弘,保皇上平安。只是你和他交情匪浅,你又重情重义,未必会做。”

    林屹此刻似明白了什么,陆相现在怀恨上官明弘,而且败的心有不甘,现在是想借他手除了上官明弘。

    林屹道:“什么妙计?”

    陆相爷压低声音道:“上官明弘府中,有我的卧底。其中一个在上官府中身份还不低。为了对付上官明弘,阚蓬想了一条计策。私造龙袍玉玺,让那人放在上官明弘府中,然后联系官员弹劾上官明弘。结果还未进行,上官明弘就抢先陷害了我。虽然我如今身陷囹圄,但是那名卧底对忠心耿耿,定会助你……”

    陆相将完整的计划详细说给林屹听。

    临末,陆相用充满寄厚望眼神看着林屹道:“虽然上官明弘是你‘兄长’,但是他是血魔一族,得搬倒他!不然没有我的制衡,他就会全力助血魔。还会威胁到皇上。只要皇上从他府中搜出龙袍,他这辈也别想翻身了。囚魔狱,也有他的一间‘房’了。”

    对上官明弘,林屹早就有自己打算。

    林屹也不应诺陆相,也不拒绝,他道:“相爷,把那个卧底的姓名和联系方法告诉我。我再做定夺。”

    陆相就如实告诉林屹。

    这时候,牢门被推开,陪着林屹来的那个侍卫头领进来。他对林屹道:“林王,皇上规定的时间到了。”

    林屹就将酒杯端起,敬了陆相最后一杯酒。

    林屹也再未说话,转身走出这间囚室。

    林屹出去后,牢门又被关上锁住。狱官又从牢门小窗上观察了一会儿,然后将小窗关上。

    牢房中剩下陆相一人,陆相才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喃喃自语。

    “我是陆争之后。为山九仞,功在不舍。不然,我定毁灭整个皇族……”

    ……

    陆相被关入“囚魔狱”,审讯也展开。

    腾斌亲自监督,大理寺卿和一个王爷连日审讯。但是用尽各种法子,包括动用酷刑,但是陆相一口咬定自己不是陆争之后。并泣血呼喊自己“冤枉”。

    皇上还采纳上官明弘的办法,召杜幽恨,让她配了迷乱本性的药物给陆相。结果陆相在神智不清的状态下,还是说自己不是陆争之后,自己是冤枉的。

    审讯中不知,其实“明月飞凰”中有一门技法就可以在短时间内迷惑人心智。也可以将迷失心智的人唤醒。所以陆相用此技法,保持着自己头脑清晰。

    才避免了被杜幽恨的药物左右神智。

    最后腾斌将几日的审讯供录呈给皇上,皇上看后,气怒地将供录扔在地上。

    皇上气怒道:“陆畴敏他以为不招朕就奈何不得他了吗!备龙辇,朕去看看他!”

    于是腾斌就命人备龙辇。

    皇上又问道:“上官明弘那边可有异常动向?”

    腾斌道:“没有任何异常,一切如常。”

    皇上道:“看来上官无异心,他只是想搬倒陆畴敏。我们现在先去见陆畴敏。”

    于是就在陆相被投入“囚魔狱”第五日,皇上亲自去了“囚魔狱”。

    皇上在腾斌陪同下进入那坚牢。

    腾斌给皇上摆好椅子,皇上坐在了铁笼前。

    陆相经过几日折磨,如今披头散发衣衫破损遍体鳞伤。

    陆相见皇上来了,喜极而泣,他从床上翻滚下来,到铁笼边朝皇上跪拜下。他朝皇上激动叫道:“陛下,你终于来看臣了!臣是冤枉的啊!”

    皇上面无表情道:“陆畴敏,你冤不冤,你心里清楚。”

    陆相泣道:“臣真不是陆争之后啊。看在臣对国对皇上还有些功劳,请皇上开恩。让臣告老还乡也可。从此臣再不问世事……”

    皇上道:“缚虎不易,朕不敢放虎归山!”

    陆相爷听后发出一阵苦笑,再不知说什么好了。

    皇上环视一眼这牢房,又将目光落在陆相身上道:“这间牢室,就是当年关押陆争的地方。陆争也死在这里。朕想过了,或许真是冤枉你了,或许也未冤枉你。既然如此,又不能杀你,又不能放你,所以朕决定,囚你一生!”

    陆相惨然道:“那皇上还不如杀了我。”

    皇上道:“求死可以,如实招供你是陆争之后!”

    陆相道:“臣不是。”

    皇上道:“那余生,你就这里度过吧!”

    说罢,皇上起身离开。

    皇上走后,陆相起身坐到床上。他脸上也浮现出一缕嘲弄地笑意。陆相自语道:“想让我与我太爷一样受尽折磨侮辱最后死这里……但是我还有‘他’。只要‘他’活着,终一天会将我救出。他也会将京城变成地狱……”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