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血狱江湖 第二百二十四章:妖魂显真身(1)

作者:天雨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陆相被投入大狱,震动朝野。

    陆相的门生党羽也都人人自危,如大祸临头一般。他们一边打探着风声,一边为了自保和陆相画清界线。有的还巴结上官明弘,希望能得到大将军庇护。有的则在皇上面前揭发陆相所谓的“罪证”。

    也有些忠于陆相的官员,请命求情。

    结果请命者都被皇上打入大狱。

    于是朝中也再无人敢为陆相仗义执言了。

    上官明弘终于如愿斗跨陆相,欣喜若狂。但是上官明弘在外人面前却低调之极,说起陆上,他还装作一副痛惜模样。

    上官明弘还提了好酒去探望牢中的陆相。

    算是尽同僚一场的情谊。

    上官明弘看着铁笼内遍体鳞伤的陆相痛心道:“相爷啊……如果你如实说了,何必受这折磨呐!”

    陆相坐在床上,抬起眼皮看了上官明弘一眼,然后他用手指将袖上粘的一根腐草弹掉,不说话。

    上官明弘将酒菜取出道:“相爷,普天之下,除了皇上我最佩服最敬重的人就是你。但是我真是没想到,你是陆争之后。而我又不能欺君,只能如实禀报皇上。相爷你不要怪我。”

    陆相脸上掠过一丝讥笑,还是未说话。

    上官明弘倒了两杯酒,递入铁笼一杯道:“相爷,我最后与相爷饮一杯酒吧。”

    陆相这才开口,他淡声道:“最后一杯?不必了。上官明弘将军可以随时来找我喝酒。因为皇上说了,不杀我。”

    皇上不准备杀陆相,这让上官明弘失望。

    上官明弘道:“不杀相爷,真是太好了……”

    陆相道:“让上官将军失望了。”

    上官明弘面皮抽动一下,然后他对身后的狱官道:“赵大人,行个方便,我想和相爷单独说两句话。”

    那狱官为难道:“将军,腾大人命令,任何官员探望,我们得在场。这不太好吧……”

    上官明弘道:“腾大人那里,我去说。我就和陆相说两句,难道你连这个面子也不给我吗?”

    狱官再不敢得罪上官明弘,他道:“那请将军快些说。”

    狱官便和两名手下先退出。

    狱官一退出,上官明弘杯中的酒飞出,泼在陆相脸上。

    上官明弘和蔼的面色也变成嘲弄之色了,他道:“不识好歹!还当自己是相爷呢!”

    陆相抬手抹了下脸上的酒水,他坦然道:“成王败寇。如果此刻你在笼中,我同样会羞辱你。所以,我无话可说。”

    说罢,陆相闭上眼睛,再不看上官明弘,也不说话。

    上官明弘道:“你以为皇上不杀你,你就可以东山再起吗?只要有我一日在,你就是白日做梦。我既然能说服皇上对付你,就能再说服皇上杀了你……”

    陆相突然睁眼道:“滚!”

    上官明弘冷笑一声,拂袖而出。

    上官明弘出去,陆相自语:林屹,你可不能让我失望啊……

    ……

    当天晚上,上官明弘秘密去见了一个人。

    尽管是黑夜,上官明弘还是很谨慎。

    他披着黑色披风,用黑布罩面。

    只带两个人。

    一个是亲信田英,一个是化装成他侍卫的铁魔。

    上官明弘如此谨慎,是因为他去见的人是血魔。

    血魔被上官明弘安排在城中一处极为隐蔽的地方。

    上官明弘进了房间,田英和铁魔就在外守着。

    屋中有血魔和余北血。

    上官明弘见到血魔先跪拜在他面前。

    上官明弘道:“妖魂拜见血祖!”

    原来,神秘之极的妖魂,就是——上官明弘!

    陆相爷被投入大狱,相府被查抄,血魔在当日就知道了。

    终于将一个强敌斗跨,这让血魔和余北血既振奋又高兴。

    血魔道:“快起来。”

    上官明弘起来。

    上官明弘又将最新的一些情况禀报血魔。

    最后上官明弘道:“血祖,皇上将陆畴敏刚投入大狱,便感到局势严峻了。所以做出缜密布置。燕王的兵马第二日便到了,现在驻扎城外。城内禁卫军也将全城戒严。而且皇宫又增加防御,大相国寺的十二护帝神僧也进了宫……根本无机可趁,也难发动兵变。我现在也是谨小慎微免得引来大祸。现在,最好办法就是不生事端。待这阵风过去,京城的戒备松了,皇上也认为无危险了,再伺机而动。”

    听了上官明弘禀报,血魔有些失望。

    血魔本来判断陆相一倒,朝中会乱,然后趁乱行事,可成大事。

    结果,皇上控制住了局势。

    血魔道:“我倒真是小看这个皇帝了。”

    上官明弘道:“皇上再英明,也难和血祖比。时机一到,血祖就可夺得天下。”

    血魔道:“这次你能斗跨陆相,真是立了大功。林屹和陆相是盟友,陆相倒了,林屹可有消息?”

    上官明弘道:“没有。但是我估计他暗中和皇上见过面了。定为陆相求情了。林屹更难对付,我一直在提防着他。”

    血魔道:“林屹对你可有怀疑?”

    上官明弘道:“据我观察,没有对我起疑。见到我,待我一如既往如兄长一般。无论言语和神情,都无可疑之处。上次他离京时候还嘱咐我,他揭露了血祖,血祖定怀恨在心会不惜一切报复,我是他兄长,让我也多加小心。建议我加强府中防御。”

    上官明弘的防范也非常周密。

    和陆相一样,不光府中戒备森严,每天饮食都会有高手验毒,守卫们每日变换暗语。每晚睡觉也是换着地方,外出时,将军府的高手们也是明着暗着全方位保护。

    可谓是万无一失。

    当然,上官明弘防的不是血魔。

    是林屹!

    血魔听了上官明弘的话顿时红目中闪过一缕诡谲的光芒,他道:“既然林屹未怀疑你,还将你当作兄长,不妨利用这点,将林屹除了!”

    上官明弘道:“不瞒血祖,林屹一日不死,我也一日不安。就趁着这次,我也有此意。我准备诱林屹到府中设计杀了。但是我命人暗中查,却不知林屹现在何处。”

    血魔明白,林屹有萧怜琴相助,所以随时都变换容貌。

    想找到林屹太难了。

    血魔道:“你先回去,我想办法查他下落。”

    上官明弘也不能呆时间长了,便先离去。

    让上官明弘未想到,就在第二日,林屹登府拜访。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