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45章 赴宴前

作者:沉默似铁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楚潇潇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瞧见那名组长和赵卓低声交谈。

    到了中原百货,她递给车夫一张钞票,说道:“不用找了。”

    车夫躬身说道:“谢谢您了!”

    百货公司内,一如往常的热闹,楚潇潇三转两转进了女厕所,回头瞥了一眼,王东升也急匆匆追了上来。

    楚潇潇松了口气,这说明赵卓来堰津的时间不长,对环境很陌生,不知道女厕所实际上还有一个出口。

    十几分钟后,始终没见楚潇潇出来,赵卓感觉不对劲,叫住一个正要进去的女学生,说道:“同学,麻烦你帮我看一下,有一个穿暗红色旗袍的女人,是不是还在里面?”

    见女学生投来疑惑的目光,赵卓赶忙解释着说道:“她是我太太。”

    “好的。”女学生欣然答应。

    过了一会,女学生走了出来,说道:“您太太不在里面。”

    赵卓说道:“暗红色旗袍,烫着那种大波浪头发……”

    “厕所里没人。”

    “没人?”

    “对呀,您太太是不是从那个门出去了?”

    赵卓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女厕所还有一个出口。

    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是五点多了,今晚要参加站里的接风宴会,这可是头等大事!

    一个军衔低微的投诚人员,能受到如此隆重的欢迎,不仅仅是一种荣耀,更是和各位长官多亲近的机会。

    …………

    此时,河西街路边,团一辆黑色轿车,车里坐着的是姜新禹和周明伟。

    吕怀义从黄包车下来,抬头看了看招牌上“永泰茶馆”四个大字,快步走了进去。

    “他就是吕怀义,你进去吧。”姜新禹说道。

    周明伟说道:“吕怀义的身份暴露了,得尽快把他送出城。”

    “你手里有空房子吗?”

    “空房子倒是有一间……不过,最多只能住一宿。”

    “谁的房子?”

    “帮里一个弟兄的,他去乡下探望父母,明天下午能回来。”

    “不会有事吧?”

    “不会∏家伙单身一个人,家里没别人。”

    “好!那就让王东升在那住一晚。”

    “出城的事……”

    “我来想办法,争取明天上午,安排他离开堰津!另外,尽量长话短说,估计用不了半个小时,敌人就会查到这!”

    “知道了。”

    周明伟推门下车,四处观察了一会,穿过马路,迈步走进永泰茶馆。

    大约十分钟后,吕怀义和周明伟一先一后走出茶馆。

    吕怀义上了挖门口的黄包车,黄包车转过街角,很快消失在视线中。

    周明伟回到车里,姜新禹立刻启动轿车,朝相反方向驶去。

    途中,姜新禹问道:“他把电台藏哪了?”

    周明伟说道:“交通银行17号柜。”

    姜新禹想了想,说道:“水厂街那家交通银行?”

    “对。”周明伟从兜里掏出一张纸条和号牌,向姜新禹展示了一下。

    银行储物柜不需要登记身份,只要支付一定的费用,出示号牌,输入正确密码,谁都可以把皮箱拿走。

    吕明义也是没办法,他在火车站露了相,拎着电台到处走,万一要是被捕,那可是一点回旋余地都没有!

    姜新禹沉吟片刻,缓缓摇了摇头,说道:“皮箱暂时不能取!”

    “为什么?”

    “沈之锋很鬼,我估计,水厂街肯定还有特务监视,现在去了,就等于是自投罗网!”

    “那怎么办?”

    “放心吧,他们不可能永远在那监视,等情报处的人撤了,我会通知你。”

    “好吧……”

    没有更好的办法,姜新禹的的不无道理,那么大一只皮箱,不可能做到绝对的掩人耳目。

    “密码903371,你记一下。”周明伟说道。

    姜新禹默背了一会,说道:“记住了。”

    周明伟把纸条放进嘴里,喉头嚅动着咽进肚子里,说道:“我们两个人,总不至于记错了,这种东西可不能留在身上。”

    姜新禹看了他一眼,说道:“干嘛吞了?撕碎扔了就行。”

    周明伟说道:“还是小心一点的好,万一被人捡到碎纸片,拼出了密码,那可就糟了。”

    姜新禹没再说什么,他心里很赞赏,身为一名情报员,谨慎没有坏处。

    周明伟提到的情况,概率上太小了,但是也不能说完全没可能。

    …………

    回到家里,小兰迎了过来,说道:“先生,四点钟的时候,有电话找您。”

    “谁找我?”姜新禹脱下外套,随手挂在衣帽挂上。

    “他自称是王秘书,让您回来后,给秘书室回电话。”

    “哦,知道了。”

    进了客厅,姜新禹拿起电话,拨通了秘书室的号码。

    过了一会,电话接通。

    “王秘书,我是姜新禹,找我什么事?”

    “哦,站长让我通知你,今晚七点钟,在登瀛楼4号包房,给沈处长和新来的同事接风。”

    “新来的同事?”姜新禹没在站里,并不知道赵卓这件事。

    王秘书解释着说道:“他叫赵卓,刚从延安过来。”

    “哦……好,我知道了。”

    “对了,站长的意思,姜太太也要参加,让家属们互相认识一下。”

    “我太太就算了吧,孩子太小,一时也离不开当娘的。”

    “这样啊……那行,我一会跟站长说一声。”

    “多谢了。”

    “您客气,晚上见。”

    “晚上见。”

    挂断电话,客厅房门一响,服部美奈抱着榕榕走了进来,说道:“新禹,你回来了。”

    “爸爸,抱抱。”榕榕发音含糊不清,在服部美奈怀里使劲挣着。

    姜新禹伸手接过女儿,在脸蛋上亲了一下,笑道:“榕榕今天乖不乖?”

    “榕榕乖。”榕榕伸手摸了摸姜新禹的脸。

    服部美奈佯嗔道:“哪里乖了?该睡觉不睡觉,哭了大半天,非要找童潼。”

    提到了童潼的名字,榕榕立刻左顾右盼,嘴里说道:“童潼……”

    “小孩子都这样,谁不在身边就找谁。”姜新禹从茶几上拿起一个橘子,一边剥皮一边说道。

    “小兰,准备开饭……”

    “我不吃了,一会还要出去。”

    “刚回来又要走?”

    “站里给新来的沈处长接风,我必须得去,本来家属也参加,让我给推了。”

    “推了好,我可不想参加这种宴会,浑身不自在……”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