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二十章 新的一天

作者:石闻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明月高悬,皎洁的月光洒满天地,将一切映照得如梦似幻,山间的微风吹过,驱散了盛夏的酷热带来丝丝凉意。

    刘秀已经从雷击山处回到了山间,此时他于月下独坐竹楼露台看向湖泊方向眼神有些飘忽。

    湖泊薄雾如烟升腾,宛如一块镜面镶嵌在山间,皎洁的月光下并没有墨灵本体对月吞吐的画面。

    刘秀知道,墨灵神魂受伤,去用冬眠的沉睡方式修养恢复去了,短时间内恐怕再也见不到那样的画面,或许一天,或许一个月,或许一年,归期不定……

    曾经无比熟悉的画面消失了,刘秀墨灵觉得心底少了点什么,同时心底又多了点什么。

    去岁酿的酒被刘秀从一颗杏树下挖出了一坛,独坐阁楼有一口没一口的品着。

    酒的味道有点不对,不是他的味觉出了问题,也不是酒出了问题,事实上于杏树下窖藏的纯粮酒滋味很美妙,之所以味道不对,是因为他的心态出了问题。

    宁静的生活被避空寺的和尚打破,这让刘秀心头很不舒服。

    有时候你不去找麻烦麻烦却会自动找上门来,世事就是这么的操蛋,尤其是麻烦虽然暂时解除但后续麻烦随时都可能到来的前提下。

    和沈天南的一席对话,让刘秀了解到了很多自己以往没有接触到的东西,那些信息其实对刘秀本身关于这个世界的认知还是有着很大冲击的。

    武道修行,原来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自己以往了解到的关于武道的信息都只是整个武道的起始阶段而已,那些刘秀认知中的所谓武道高手可以说连武道的大门都没有能够踏足。

    铸体阶段只是开始,成就超凡才是武道能够绽放璀璨光芒的时候。

    对于修行者,其实沈天南知道的并不多,毕竟他走的是武道这条路,和修行者是一条完全不同的修炼体系。

    用沈天南的话来说,所谓的修行者被统称为神道修炼体系,与武道有着本质的区别。

    武道走的是肉身修行,是对自身体魄的打磨的开发运用,是本身力量上的突破进化,而所谓的修行者,也就是沈天南口中的神道修炼,则走的是另一条路,是神魂意志上的修行,讲究灵魂上的超脱,以自身强大的神魂去利用天地之间的力量从而施展出种种不可思议的秘术手段。

    神道和武道,孰优孰劣很不好说,最终还是要看修行者个人本身。

    并不是说神道修行者走神魂进化这条路肉身强度就比不上武道脆弱得宛如枯木,事实是神道修行者有的是秘法秘术加持自身强大体魄,也不是说武道修行者的心灵和精神意志就比神道修行者脆弱,武道修行者也有的是办法滋养自身神魂。

    毕竟人身是一个整体,单方面的体魄和神魂的强大一旦失去了平衡是要出大问题的。

    之所以有神道和武道的区别,不过是两条修行道路上的人们对自身优势的运用而已,武道修行者凭自身力量就能打爆山岳斩断江河,神道修行者也能凭借秘法排山倒海,说不上那条路更好更有优势,只能说那条路更适合自身。

    沈天南对于神道修行者知之甚少,他只能通过自己对典籍的了解给刘秀阐述这些基本的区别,对于神道修行的方式和境界他是不知道的。

    不过他却告诉刘秀,神道修行者的入门其实很简单,至少比武道修行简单百倍,根据修行秘术,一个人很容易就能掌握非凡的手段!

    当然,这里的入门容易并非针对全天下的所有人,而是指那些拥有成为神道修行者资格的人,没资格的就是给你修行功法也只能望洋兴叹。

    拥有神道修炼资格的人十万人里面都不一定有一个,这就导致了神道修行者虽然入门简单很容易就有所成就却人数很少的原因。

    走神道这条路的人很少,少到天底下知道的人都很少,近乎于传说。

    所谓拥有神道修行的资格到底是什么沈天南不知道,毕竟离他太叶了,刘秀也不清楚,但刘秀猜测那所谓的资格估摸着是‘灵根’‘智商’‘天生神魂强大’之类的玩应。

    天底下的神道修行者很少,很神秘,近乎传说。

    然而武道就不同了,是个人都能修行,哪怕是傻子,你用棍子抽着他逼着修炼都能够涉足武道修行。

    可是,武道这条路想要得到一些成就却太难了,整个较道大地以亿为单位的人连一个铸体大成的都没有就可见这条路有多难。

    武道这条路虽然难,但架不住基数多,总有那么几个天之骄子能够获得非凡成就。

    所以说,武道和神道两个修炼体系是相对的,神道入门简单但拥有资格的人很少,武道‘入门’难但架不住基数多。

    而且沈天南还说,似乎神道修行越到后面越难,而武道就不同了,一旦铸体大成踏足超凡的话,后续可谓一片坦途,当然,这也是相对的,只是武道踏足超凡后比神道更容易突破就是了。

    所以说,天底下就没有绝对的东西,两个不同的体系,两条不同的修炼之路,不管踏上哪条路,都是不一样的人生。

    了解了这些之后,刘秀问过沈天南关于避空寺的问题,然而沈天南知道的还没刘秀多呢,他只说避空寺是一个神道修行圣地之一,神秘无比,存在了无尽岁月,然后他就一概不知了。

    沈天南不了解避空寺这在刘秀的预料之中,不过结合了之前他对神道和武道的阐述后刘秀倒是大大的松了口气。

    神道修行者很少,少得近乎凤毛麟角,如此一来的话就可以得出,避空寺固然强大但人数并不多,对方人不多来专门找自己麻烦的几率就小了。

    如果避空寺也像武道修行一样,动不动一个门派就数以十万计的人刘秀觉得自己还是跑路好了……

    和沈天南闲聊了那么多,刘秀也不是一味的索取,最后投桃报李的给予了对方一些回报,告诉对方雷击山中心的建筑是远古种族羽族留下的东西,这是刘秀从那俩和尚口中得知的,并没有吝啬的告诉了沈天南,同时也给了对方一枚雷霆果,告诉他吃下雷霆果就能进入神秘建筑,可一旦踏足结果未知生死难料,且极有可能被雷霆果中的符文所控制。

    尽管刘秀阐述清楚其中的厉害关系,但沈天南也没有拒绝刘秀给的雷霆果,也不曾离去,而是依旧留在了那里。

    对此刘秀并没有说什么,他大概猜到沈天南估计将那神秘建筑当做了突破的消,哪怕要承祷定的风险甚至严重的后果,但拥有强大的力量那真的是一件让人疯狂痴迷的事情。

    给对方雷霆果,并不是刘秀想害他,事实是刘秀手中的雷霆果并不是唯一,沈天南知道因由之后,即使刘秀不给他,他自己从九大势力之处得到一枚雷霆果也不是什么难事。

    作为桨之主,只要沈天南开口,九大势力绝对会买他一个面子。

    所以,最终选择权在沈天南自己手中……

    “避空寺作为神道修炼圣地之一,那么就还有其他神道修行圣地能与之抗衡,神道修行有圣地,武道也必定有这样的修行圣地……,这个世界太大太大了,我所了解的只是冰山一角,或许较道这片大地上没有武道铸体大成的武者,但放眼天下呢?说到底,较道这片大地虽然广阔,但也就‘乡下小地方’罢了,连没有武道铸体大成的桨都能镇压一切,可想而知这个世界有多么广阔多么精彩……”

    月光下,眼神飘忽的刘秀喃喃道。

    曾经他以为自己足以自彼,天下大可去的,可随着对这个世界的深入了解,他不得不承认,自己依旧是一只井底之蛙。

    眼中有莫名神色闪烁,刘秀仰头将酒坛中的酒液一口灌下。

    这个世界还有太多太多的精彩等着自己去领略!

    祖龙出世,大争之世,全新的纪元即将到来,这些到底是什么呢?

    不知不觉,一夜就这么过去了。

    当天边出现鱼肚白的时候,尽管一夜没睡,尽管昨天经历了那么多,但刘秀丝毫不觉疲惫,迎着冉冉升起的朝阳,他开始舒缓身躯,一遍又一遍的练习养身功。

    天地能量涌入他的体内滋养淬炼他的身躯,紫气东来融入他的神魂,他依旧在一点一点的变得强大,由内而外,似乎永远没有尽头。

    自己才修行几年?避空寺固然强大,但以自己的成长速度,那也不是不可战胜的!

    朝阳下,刘秀嘴角勾起一丝弧度,显得身心很愉悦,不知道是因为想明白了一些事情还是因为自身的提升而感到开心。

    新的一天开始了。

    可是,那个熟悉的身影却是陷入了沉睡。

    刘秀并未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依旧不疾不徐的给自己做了一顿早餐,吃完后查看了一下庄稼的长势,和小白亲昵片刻,然后去了山外医馆。

    生活,总是要继续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