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二十一章 猛兽出笼!

作者:石闻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世人总是健忘的。

    青柳镇再度恢复了往昔的繁华和宁静,似乎不久前五毒教作『乱』已经是无比叶的事情。

    健忘是个好习惯,至少能让人忘却伤痛,不至于一直活在悲伤之中。

    不可否认,只要活着,再大的伤痛都会被渐渐遗忘,毕竟生活要继续,只是往昔的伤痛会留下一道伤疤,不管是身上还是心灵,唯有看到伤疤,人们才会猛然惊醒,哦,曾经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路边的庄稼已经快要成熟,尤其是金灿灿的稻穗,微风吹过,如金『色』的浪『潮』翻滚,看上去格外的美丽,让人脸上不自觉的就『露』出开心的笑容,那是收获的喜悦,那是生活的消。

    一眼看不到边的稻田,漫山遍野的大豆,点缀其间的高粱……

    今年并无太大的天灾,对无数农民来说,这必将是一个丰收的好年景。

    其实普通人真的很容易满足,饿了有饭吃,累了有床睡,下雨有伞,天黑有灯,寒冬有火,仅此而已。

    当然,若是有一个相伴的人儿一直在身边相濡以沫那就更完美了。

    粮食对于普通农民来说那就是命根子,是以哪怕火辣辣的太阳悬挂在天穹上,将大地炙烤得滚烫,他们亦不畏酷暑在田间地头忙碌。

    除草,驱鸟,检查水源,汗流浃背也甘之如始。

    其实,对于天底下所有农民来说,硕果累累的天地才是他们人生中最美的风景,因为那是他们用勤劳和汗水浇灌出来的,无可取代!

    “这便是人间”

    慢步在田间,刘秀脸上绽放出了由衷的笑容,没有尔虞我诈,没有提心吊胆,没有鲜血淋漓,没有曲高和寡,没有触不可及,有的只是踏实,真实,让人心安。

    昨日种种发生的一切都已成定局,不可更改,但刘秀对于生活的心态并未改变多少。

    刀光桨或许是每个人的人生中都必须会经历的事情,但更多的,则是脚踏实地的红尘作伴。

    一个人的人生中能经历多少凶险?

    生活才是永恒……

    青柳镇外的石桥,河边的绿柳,被踩得光滑的实质地面,街边的商铺,来往的行人,吆喝声,小孩的嬉闹声,这一切的一切,在刘秀眼中都是那般的美好。

    路过街边的一家书店,刘秀踱步走了进去,不久后,他背着手走了出来,手中是一本崭新的书籍,这本书不厚,只有薄薄的二三十页。

    就刘秀所知,这个世界是有印刷术的,但还没有发展出活字印刷,又因为印刷的版面雕刻起来太过繁琐,是以通抽籍都是认为抄写的。

    他手中从书店花了十多个银币买的书籍就是人物抄写的。

    知识在这个世界并不廉价。

    慢步来到医馆,开门,保安堂再度开门营业了。

    对于整个世界来说,刘秀只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毫不起眼,保安堂也只是占据了区区一角,近乎无人问津。

    但刘秀不在乎,他很喜欢这样的生活,安宁,朴实,自在,悠然。

    给自己泡了一杯茶,往躺椅上一坐,安静的翻阅手中的书籍,等着病患上门,哪怕很大可能一天的安坐都不会有一个病患上门求医问『药』。

    手中薄薄的书籍刘秀翻阅的很慢,很长时间才会翻开新的一页,他看得很认真,眼中有莫名的光芒闪烁。

    原本以刘秀的眼里和记忆力,这本书他不消片刻就能看完牢记在脑海,但他并没有那样去做,而是一字一句的看,一个字一个字的琢磨。

    平静的生活已经不平静,但不平静的生活刘秀亦是将它过得平静。

    他手中这本新买的书,将是他守护平静生活毕的开始!

    不知不觉已经日上中天,并没有任何病患上门,刘秀手中的书籍也看完了,然后,他从头再一次开始慢慢翻阅,这一次他依旧看得很慢。

    脚步声在门外响起,刘秀抬头一看,轻轻放下书籍起身笑道:“怎么有空来我这里?”

    门外,一身火红装束的夏耗来到了医馆,看到刘秀安然的坐在那里,还有心情优哉游哉的看书,她如花般的容颜如释重负的绽放了笑容。

    “问题解决了?”走进医馆,夏耗随意找了张椅子坐下问。

    笑了笑,刘秀说:“没事儿了,多谢挂怀”

    “那就好”夏耗点点头道,并未多问什么。

    夏耗从临江城赶来,只是想看看自己平安与否,这份关怀刘秀记在心中。

    “吃了吗?”刘秀转移话题开口问。

    夏耗时间,意思不言而喻,昨天无尘去找刘秀麻烦,随后匆匆离去,她一早处理完必要的事情就赶来了,饭都没有来得及吃。

    起身,刘秀走向院子后面说:“正好,我也没吃,等下尝尝我的手艺”

    “你会做饭?我的意思是说,你做的饭能吃?”夏耗诧异道。

    脚步一顿,刘秀丢下一句等下你就知道了的话就去了厨房。

    厨房食材并不多,新鲜肉是没有的,但是有腊肉,还有酸笋和干蘑菇,调料倒是不缺,稍微琢磨,刘秀开始捣鼓起来。

    不久后,刘秀端着一个托盘走向外面,托盘中有一壶酒三个菜,蘑菇炒腊肉,酸笋炒腊肉,外加一个鸡蛋汤,酒是猴儿酒,还有一小盆米饭。

    没办法,食材有限,刘秀也只能这样将就了。

    “尝尝”刘秀方向饭菜说。

    眉『毛』一挑,夏耗惊讶道:“看上去闻上去都不错啊,就是不知道味道如何”

    “试试不就知道了”刘秀给她盛饭说道。

    迫不及待的夹了一筷子酸笋超然吃下,夏耗眼睛一亮,旋即快速咀嚼吞下,冲着刘秀吐了吐舌头,额头冒汗的她说:“味道不错,就是太辣了”

    刘秀喜欢吃辣,炒的菜也很辣,夏耗或许之前没有吃过这样的菜,但她且很喜欢,或许是因为她『性』格火辣的缘故,饭菜很合她的口味。

    “呵呵,味道还可以吧?”刘秀笑道。

    夏耗竖起大拇指说:“味道没的说”,说着,她也丝毫不拘谨的大块朵颐起来。

    刘秀给她倒了一杯酒推过去说:“别光顾着吃饭,来,喝杯酒,这酒一般人可喝不得,昨天你受伤了,这酒对你有很大好处”

    “你明知我受伤了还让我喝酒?”夏耗诧异道。

    吃下一口饭菜,刘秀笑道:“我是医生”

    “好吧……”夏耗无言以对,听医生的总不会有错吧?

    推杯换盏,吃饱喝足后刘秀去洗碗,夏耗则是无聊的打量起医馆来,其实也没什么看头,毕竟她不是第一次来这里。

    喝了猴儿酒的她此时只觉浑身暖洋洋的,心道刘秀好东西倒是不少,就这会儿的功夫,她都感觉昨天受的伤被猴儿酒滋养得差不多了。

    她哪儿知道,刘秀的猴儿酒得自猴群,内中被猴群添加了无数滋补『药』材,人家兑水之后一壶都价值千金呢,刘秀这没掺水的猴儿酒堪称是万金不换。

    无聊中,夏耗看到刘秀放柜台上的书籍,顿时眉『毛』一挑。

    这会儿刘秀已经洗好碗出来了,端着两杯茶。

    夏耗喝了一口茶,旋即好奇问:“你居然会看这种书?”

    “你这句话很容易让人引起误会的”刘秀无语道。

    夏耗反应过来,翻了个白眼指着刘秀放柜台上的书籍说:“真不知道你年纪不大整天都在脑子里想些什么,我的意思是说,你那么厉害居然会看这种庄稼把式?”

    “你说这本《莽怒》啊,随便买的,无聊就翻翻看了”刘秀耸耸肩不以为意道。

    莽怒,是刘秀在书店买的,这是一套最基本的粗浅拳法,一共只有八式,单纯的打斗招式,练习它连基本的淬体效果都没有,真正的武者连看都不会看一眼的那种,名副其实的庄稼把式,唯有普通好勇斗狠的泼皮护院之流才会练习。

    对于刘秀说无聊翻翻看的说法,夏耗信了,毕竟她是知道刘秀的本事的,这种东西对刘秀来说真的只有无聊才会翻看。

    “你对这些敢兴趣?”夏耗问。

    刘秀笑道:“还好吧,总得找点东西打发时间不是,你也知道,我整天都很闲”

    “这样啊,你若是无聊的话,我过后让人给你送一些类似的来?你知道,我作为铁甲军的副统领,高深的东西没有,这样的基础东西还是不少的”夏耗主动给刘秀分忧道。

    “也好”刘秀笑着点点头道,并未拒绝。

    夏耗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起身走向门口道:“既然你没事儿的话我就走了,我可不像你那么有限,东西我会让人给你送来”

    “注意安全”刘秀起身相送,并未过多挽留。

    看到夏耗离去,刘秀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拳头无声笑了笑。

    轻轻握拳,皮下肌肉鼓胀宛如钢丝紧绷,胳膊都粗了一圈。

    最终刘秀也没有打出一拳,而是放松下来。

    “简单的莽怒,其发力方式就足以让我打出的一拳力量翻倍,这还是在没有琢磨透的前提下,若进一步吃透优化,我自身力量一拳打出,其破坏力恐怕十倍增长,这还只是庄稼把式而已……暴力是一头猛兽,曾经我极力将其关在笼子里,可奈何如今有人『逼』得我将这头猛兽释放出来!”

    漫步回屋,刘秀嘴里喃喃道……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