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百八十三章 旧时故友

作者:漫客1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起初这位太子殿下,在生死存亡的关头,见到了李慎这颗救命稻草,当时他慌不择路,一把抓住了这根救命稻草,并没有想太多。

    这根救命稻草也的确把他从京城里救了出来。

    但是这一年多的时间,姬喾越想越害怕,尤其是前不久,李慎正式竖旗要替他“夺回皇位”开始,他才感觉到了自己陷进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当中,此时这个姬家的老大害怕了。

    他以前自以为李慎是看在他父亲的面子上,才会出手薄他的性命,但是现在他才发现,自己面前这个看起来风度翩翩的中年人,野心比他想象中的大很多。

    他想从这个漩涡里退出去,哪怕死了也比到了地底下无颜列祖列宗的好。

    但是很可惜,他只是一面旗子而已,旗子应该如何走动,并不能自己随心所欲。

    听到李慎这么说,这个胖太子苦笑一声:“叔父,您是想做皇帝么?”

    李慎面色不变,低头道:“殿下误会了,臣始终都是大晋最忠心的臣子,您是先帝长子,也是先帝亲自下旨册立的太子,臣拼却身家性命,也要帮着殿下夺回帝位。”

    太子殿下苦笑一声。

    “叔父,那侄儿在京城的的妻儿,应该如何?”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李慎面无表情。

    “如果殿下能重回京城,太子妃与皇孙们,若能幸存,自然与殿下一起入主长乐宫,如果不幸罹难,电压也可以给他们竖碑纪念。”

    就如今西南的力量来说,是不可能正面撼动朝廷的,在这个关口,更不可能派人去京城秦王府里去救太子的家眷,因此李慎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胖太子脸色很不好看了。

    他也是人,他家里的儿子最大的都七八岁了,还有好几个女儿在京城里,如何能轻易放得下?

    “叔父,您……”

    他用近乎恳求的语气,看着李慎:“您帮一帮侄儿,侄儿不想成大晋的罪人……”

    “殿下不会成为罪人。”

    李慎漠然道:“殿下有一天,会光明正大的回到京城里,入主长乐宫。”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

    “如果殿下真成了罪人,李慎会比殿下罪孽更重,平南军上下数十万忠臣义士,也会先殿下而死。”

    李慎说完这句话,就站了起来。

    “殿下且安心住在这里,不要想太多,过几天臣再给殿下送几个姬妾过来。”

    “臣告辞。”

    说着,李慎拱了拱手,转身走了。

    留下姬喾一个人坐在这个茶室里,他愣了许久,最后无力的瘫在了地上,不敢动弹。

    在这个时候,他是不可能脱身的,除非他现在自杀死了。

    他如果有勇气死,当初也不会跟着李慎到蜀郡来。

    …………

    李慎背负双手,走出茶室之后,平南军的副将程平,在外面弯腰等着,见李慎出来之后,这个也有些矮胖的程平低头道:“大将军,探子的消息送过来了。”

    现在已经快进二月,也就是说,朝廷叶鸣率领的先头部队,已经出发快一个月了,这么大的动静,西南这边自然会有察觉,事实上早在几天前,西南的探子就已经遥的看住了叶鸣所部,并且随时向锦城这边汇报情况。

    李慎点了点头。

    “说。”

    程平低头道:“朝廷的军队已经过了汉口,按着他们的形成,最多二月底,他们就能到蜀郡的门口了。”

    李慎深呼吸了一口气,脸色凝重了起来。

    “有多少人?”

    “约莫十万左右,看服色应该是朝廷的禁军,至于主将是谁,现在还不是很清楚。”

    “禁军啊……”

    李慎目光望向了远方,想到了自己的那个在禁军做事的便宜儿子。

    对于李信,李慎的态度很复杂。

    如果李信只是一个普通人,李慎怎么说也会给他安排一个前程,但是李信偏偏不是,父子两个在因缘巧合之下,确切来说,是在李信的意愿之下,站到了完全的对立面。

    坦白来说,自问做事从来不会后悔的李慎,现在后悔了。

    如果当初,他去永州把那母子两个接回来,有这么个儿子在身边,现在平南侯府不说如何如何,至少不会是这个涅。

    至少平南侯府现在还不会跟朝廷撕破脸皮。

    想到这里,这位柱国大将军悠悠叹了口气。

    “既然这样,那就各见本事罢。”

    他回头对着程平说道:“想办法清楚朝廷带兵的人是谁。”

    程平恭敬低头:“末将这就去查。”

    “京城那边有什么动静没有?”

    尽管平南侯府势力已经全面退出了京城,但是如今的京城里,还是有一些平南侯府的探子,这些探子做不了什么大事,但是却可以把京城的一些大事件告知西南,不至于让西南两眼一抹黑。

    当然了,这些探子地位普遍都不高,他们不可能知道这次朝廷挂帅的人是谁。

    程平犹豫了一下,最终深深低头。

    “今天传回来京城那边的消息,年前的时候,京城的…靖安侯……”

    说到这里,他抬头小心翼翼的看了李慎一眼,见李慎没有反应之后,他才咬了咬牙,继续说道:“靖安侯迎娶了清河长公主,两个人在腊月二十七完婚了。”

    “唔……”

    李慎点了点头,淡然一笑:“当初先帝在世的时候,也跟本将提过这件事,要把一个皇家的公主许给淳儿,当时本将没有应,没想到如今,阴差阳错了。”

    通常来说,皇室瓦解一个将门最好,最和平的手段,就是把自己的女儿嫁过去,把这个将门的继承人变成驸马,这样几代人之后,这个将门也就名存实亡了,当初承德天子就动过这方面的心思,想要把自己的一个女儿,嫁给小侯爷李淳。

    但是这件事,李慎没有点头,最终也就不了了之了。

    程平低声道:“大将军,朝廷的禁军来了,咱们应该如何应付?”

    “不着急。”

    李慎笑了笑:“李信还太小,不太可能带兵,况且他又是新婚,更可能出来了,你先去搞清楚带兵的人是谁,咱们再做打算。”

    “朝廷能带十万人的武将,本将全都认得。”

    程平点了点头,正要下去办事,身材高大的李延,急冲冲的跑了进来。

    他在李慎面前,恭敬弯腰。

    “大兄,有人给您送了封信。”

    “给我的信?”

    李慎愣了愣,开口问道:“谁的?”

    李延摇了摇头,开口道:“信封上没有写,只说是大兄旧时故友,同时也是此次朝廷征西南的大将军……”

    李慎伸手接过这封信,轻轻拆开。

    他没有看信的内容,而是一眼扫到信尾的落款。

    落款上是四个大气磅礴的字。

    宁陵叶鸣。

    宁陵,是陈国公叶晟的老家。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