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90章 再遇邪神

作者:邪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酒歌欢舞,一夜无眠。

    当黑暗褪去,清晨的太阳悄悄爬上天际,神佑之地迎来了第二天的光明。

    萧神学府中留下满地的空酒坛,所有奇人异士都消失了,他们跟着张浪来到了城门之外,静静等待着侯不恭的消息。

    砰!

    天边一抹白云裂开,重伤的“萧乞”从天而落,狠狠的摔在地上,体内“咯嘣”作响,似乎连骨骼都摔断了许多。

    哗!

    一大片鲜血从“萧乞”身下溢出,很快便汇成了一条小河,场面要多凄惨就有多凄惨。

    “咳……咳……”

    “萧乞”咳着血从地上爬起来,他一副重伤未愈的样子,苍白的脸颊毫无血色。

    “该死,竟然被域外强者暗算了……”

    “萧乞”捂着“伤口”坐起来,他扶住身旁的一棵参天古树,虚弱无力道:“若是所有伪神都像这妖神界的邪神巫白一样孱弱,我又怎么会受如此重伤?”

    “噗!”

    语罢,“萧乞”再次喷出一大口血,气色萎靡的抬头看向天空,眼中当即透出疑惑之色。

    “咦,这天上怎么绿蒙蒙的,似乎是……瘟毒?”

    “萧乞”怔了一下,随后皱起眉头喃喃自语道:“莫非那废物邪神跑出来了不成?”

    他虽然很“虚弱”,但这些夹杂着嘲讽的话语却说得中气十足,莫说方圆百里,恐怕整个愚昧山脉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砰!

    这时,远方一棵参天巨树轰然倒塌,直直的朝着“萧乞”砸了过来。

    “什么东西?!”

    “萧乞”神色骤变,仿佛察觉到了什么不寻常的气息,慌忙侧身闪避,可刚刚躲开这棵倒塌的参天巨树,就又被一条狰狞的黑色蟒蛇缠住了身体。

    “萧……乞?!!”

    几息后,一个嘶哑的声音从远方传来。

    云雾散开,邪神巫白佝偻的狗身渐渐显化,它正死死的盯着“萧乞”,眼中涌动着难以磨灭的恨意。

    “原来是你这只废物?!”

    “萧乞”抬头看去,顿时勃然大怒,仿佛被一只野狗侮辱了似的,“砰”的一下拍出一掌,狠狠的砸在那条狰狞黑色上。

    可惜,“萧乞”气息紊乱,仿佛受伤太重了,连修为都提不起来。

    “呵呵,死到临头还敢口出狂言。”

    邪神巫白见到“萧乞”这副模样,顿时目露喜色,狰狞一笑后,猛地从天上冲了下来,呲牙咧嘴道:“今日,我便要报数百年前的镇压之仇!”

    唰!

    邪神巫白化作一道旋风,如离弦之箭般扑向“萧乞”,想将萧乞撕成碎片。

    奈何,还没等邪神巫白扑到“萧乞”身边,“萧乞”就忽然凭空消失了。

    随后,几个全新的人影出现在邪神巫白面前。

    “夺魂**!!”

    怨百恨暴喝着出手,不待邪神巫白做出反应便扯出了它的魂魄,正是一团肮脏、丑陋的负面情绪,犹如许多可怕的蠕虫黏在一起,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尔为何人?!”

    那团负面情绪大惊失色,挣扎着想要从怨百恨手中逃离,却被横空压来的一股强大圣威挤在了半空之中。

    “我看你今日还能逃去何处!”张浪怒喝道。

    “公孙怒,给我烧!!”

    “是!”

    公孙怒骤然出手,释放出无穷无尽的焚天神火,赫然将那团负面情绪烧的哀嚎起来。

    噼里啪啦!

    滔天烈焰将负面情绪烧出焦灼的声音,但它却始终没有消逝,每当一缕魂魄被焚化,就会有新的负面情绪诞生出来,仿佛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似的。

    公孙怒神色渐渐凝重了起来,他猛地加大力度,再次释放出焚天神火,颇有与负面情绪不死不休的架势。

    张浪的脸色也沉了下来,他默默观望了半晌后,只能回头看向楚狂傲,沉声道:“如今看你的了。”

    “嗯。”

    楚狂傲微微点了下头,随即陡然化作一颗缩小般的死亡星辰,缓缓漂浮在半空之中,不断散发着恐怖的压迫力。

    “吞!”

    一声暴喝过后,那颗死亡星辰上顿时裂开一条巨大的缝隙,宛如巨人口舌般,一下就把烈焰包裹的那团负面情绪吞了进去。

    唰!

    公孙怒这才收手,而他的焚天生活也从死亡星辰中脱离了出来,重新钻入公孙怒的体内。

    “抱歉,让神祖失望了。”

    公孙怒垂头丧气的叹了一声,他很想用自己的焚天神火烧化邪神巫白,可惜邪神巫白的顽强超乎了公孙怒的想象,就连焚天神火也伤不到邪神巫白的性命。

    这下子,所有人都把希望放在了楚狂傲的身上,希望楚狂傲能一鸣惊人,将邪神巫白这个大祸害抹除。

    嗡嗡嗡!

    死亡星辰依然在不断旋转着,没有发生任何的改变,张浪等人也不知道邪神巫白在死界中发生了什么。

    “怎么样?能杀死他么?”张浪问道。

    嗡嗡嗡!

    死亡星辰还在旋转,没给张浪半点回应。

    “楚兄?”公孙怒疑声问道。

    轰!

    这时,死亡星辰突然炸开了,破裂的陨石碎片飞的到处都是,顿时掀起一片尘土飞扬。

    烟尘过后,楚狂傲消瘦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前。

    他脸色苍白,眼神空洞,再也没有了平时的狂傲之气,身上散发出浓郁的死志。

    砰!

    楚狂傲毫无征兆的跪倒在地,面如死灰道:“我不是人,也不是妖,我不配修行,也不配活在这个世上……”

    “不好!”

    张浪神色一惊,他看出了楚狂傲的状态,正是中了邪神巫白的术法,被负面情绪所影响,已经不剩多少理智了!

    砰!砰!砰!

    随后,连续三个跪倒的声音响起。

    张浪连忙回头,只见公孙怒、怨百恨、以及早就消失了的侯不恭都出现了,他们神色呆滞的跪在地上,眼角流出一行有一行的泪水。

    “对不起,我是罪人……”

    “我该死,我不应该活着……”

    “杀了我吧,让我死吧……”

    公孙怒三人一个比一个消极,他们心灰意冷,黯然失色,浑身都在微微颤抖。

    “怎么会这样……”

    张浪惊呆了,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虽然放下了心魔,不怕邪神巫白的术法,可是楚狂傲他们怕!

    就连北暮、龙魔这种差一步成圣的巅峰仙尊都曾沦陷在邪神巫白的妖术之中,楚狂傲、公孙怒他们这些“奇人异士”又怎么能顶得住呢?!

    唰!

    这时,楚狂傲额头上忽然显化出一枚惨白色的印记。

    随后,楚狂傲神色变了,他不再是抑郁成疾的模样,而是咬牙切齿的站了起来,看向张浪的眼神无比阴冷。

    “又……是……你……”

    楚狂傲张嘴,发出的却并不是楚狂傲的声音,而是一种嘶哑的,粗糙的,十分刺耳的声音。

    这声音,属于邪神巫白。

    “我上次饶你不死,你……竟敢设计害我!!”

    楚狂傲死死的盯着张浪,他僵硬的走来,渐渐散出一股磅礴的气势。

    楚狂傲的肉身可比那条白毛野狗要强上太多了,楚狂傲本体是一颗星辰,被邪神巫白俯身后便强到了一个离谱的程度。

    就从他身上的那股气势来看,恐怕此时萧乞现世也无济于事了。

    “哎。”

    这时,张浪身后响起一个悠悠的叹气声。

    “哎,老夫昨日便说,今天阴阳不均,八卦残缺,神祖找来的这几个英雄虽然强大,但他们受了气运影响,貌合神离,气血不顺,如何敌得过邪神巫白?”

    冷镜老人怅然若失的走到张浪身边,一张老脸上堆满了苦笑。

    “……”

    张浪神思恍惚的看向冷镜老人,问道:“您为何不受影响?”

    “老夫清心寡欲,莫说些许负面情绪,就算那真正的梦魇心魔,也绕不乱老夫的半点清明。”

    冷镜老人轻描淡写的摇了摇头,随后看向楚狂傲,缓缓竖起了一根手指,指向头顶的苍穹。

    “你可知这天是什么天?”冷镜老人问道。

    唰!

    楚狂傲阴冷的瞥向冷镜老人,没说半句废话便飞扑过去,想凭借星辰之力将冷镜老人碾成肉沫。

    “这,是妖神界的天!”

    话音未散,冷镜老人赫然抬手,只见其手指苍穹之处显化出一只硕大的猩红色眸子,正是妖神界的世界之眼!

    “吾等压不住你,老夫就不信……这天道也压不住你!”

    轰!

    冷镜老人手指落下,苍穹上那只世界之眼骤然散发出恐怖的血光。

    血光势不可挡的压向楚狂傲,顿时将其硬生生砸进了大地之中。

    “快走!”

    冷镜老人神色凝重的拽起怨百恨与侯不恭,小声对张浪道:“我这术法只有三息,我们必须尽快离开此地,等回到神佑之地后,再想对付邪神巫白的办法!”

    “那楚狂傲怎么办?!”张浪焦急道。

    “管不了那么多了,邪神巫白如今实力强大,非我等可敌,你若再不离去,我们全都要死在这里!”冷镜老人肃然道。

    “我……”

    张浪面露懊悔之色,恨自己为什么没听冷镜老人的话,竟把事情闹到了这种地步。

    “快走吧神祖大人,我们真的耽误不起了!”

    冷镜老人再也淡定不下去了,用仙威拖起最后的公孙怒,心急如焚的看着张浪,道:“此时两息已过,再不走就没机会了!”

    张浪终于不犹豫了,轻轻抓住冷镜老人的肩膀,“嗖”的一下遁了出去。

    转眼后,张浪带着冷镜老人、侯不恭、公孙怒、怨百恨回到了萧神学府,当即看到望眼欲穿的北暮等人正在眼巴巴的看着他。

    “怎么样?!可否杀了邪神巫白?!”狴犴王迫不及待道。

    “那还用说,神祖亲自出手肯定手到擒来,估计那邪神巫白此时早就化作一滩脓血了!”熊王拍着胸脯憨笑道,他倒是对张浪很有信心。

    “对对对,神祖大人英明神武,简直又一次拯救了我们啊!”

    “神祖大人太厉害了,不愧是吾辈楷模,我要敬神祖一杯!”

    其余众人也争先恐后的拍起了张浪的马屁,他们都认为张浪这次赢定了,更有甚者已经开始欢呼雀跃,就差摆上庆功宴席了。

    “对不起,我没能杀死邪神巫白,反而……帮他变得更强了。”

    张浪面色铁青的一句话顿时打断了众人的溜须拍马,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目瞪口呆,静的连掉根针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什么?……”韩有福呆滞道,他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邪神巫白并没有死,反而俯身在楚狂傲身上,拥有一整颗星辰作为本体,他更强了,强到……连我都无法抗衡!”张浪万念俱灰道。

    他出发前势在必得,认为邪神巫白就算有天大的能耐也插翅难逃。

    奈何,事情的发展超出了张浪的想象,他终究还是太稚嫩了,考虑的很片面,导致最后得来了这么一个难以接受的结果。

    如果说,张浪对付俯身白毛野狗的邪神巫白有七成胜算,那么,张浪对付俯身楚狂傲的邪神巫白则不足一成胜算。

    哪怕将一个凡人的魂魄融入拥有意识的星辰之中,那凡人都能拥有难以想象的力量,更何况邪神巫白呢?!

    再加上邪神巫白本来就是从世界意志上脱离出来的,所以楚狂傲的星辰之体对邪神巫白简直是再合适不过了。

    噗通!

    有仙王脸色苍白的倒在了椅子上,身上渐渐流露出一股颓废的气息。

    噗通!噗通!

    随后,有更多的仙王倒下了,就连仙尊珍珠皇都脸色一白,双腿有些发软。

    “我命休矣……”有人喃喃道。

    “诸位莫慌,我会想办法,我真的会想办法弥补的!”张浪慌忙安慰道。

    “哎……”

    北暮长叹一声,着看向张浪,苦笑道:“神佑之地虽有护法屏障,但在拥有星辰之体的邪神手中,恐怕最多撑个十天半月,就会碎成残渣。”

    “到时候,我们这神佑之地成千上万的黎民百姓,恐怕全都要葬身于瘟毒之中啊!”

    就连北暮都露出了惆怅之意,眼中不剩下多少希望了。

    “不可能!”

    张浪咬了咬牙,神色凛然道:“就算邪神巫白再强,也总有战胜它的办法,我曾经连萧乞都敢杀,又有什么不敢杀他的?!”

    “我就不信,邪神巫白能比萧乞还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