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七十五章 绮罗(1/5)

作者:千山茶客
“玉人踏雪翩然去,飞鸿惊云自在飞。”黑衣人歪头看着他,道:“我还以为,我的名字,天下人都知道呢。”

飞鸿将军?禾如非?

忽雅特心中大骇,脱口而出:“不可能!”

“为何不可能?”面具下的眼睛盯着他,嘴角微勾,似含着无尽嘲意,“什么不可能?”

忽雅特是乌托国最勇敢的将军,然而此刻,却是下意识的忍不住往后退,一边近乎暴躁的喊道:“给我上!杀了这个人,国主重重有赏!”

无数的箭矢和人影冲了上去,而那个戴面具的人却轻而易举的避开了每一道扑向他的刀锋和箭矢←如雪中飞过的轻鸿,展翅间自有天地,没有什么可以困住他的地方。而他的剑锋更是所向披靡,飞舞环绕在夜色里,似乎将雨丝也能割裂。

忽雅特不得不相信一件事,这的确就是飞鸿将军禾如非,天下间除了禾如非没有人的锦能精妙至此。忽雅特从未与禾如非交过手,可他也曾从战败了的西羌人嘴里听说,禾如非的青琅剑,能斩断一切可能不可能的阻碍。

可是,禾如非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明明……不可能如此!

莫非这又是大魏人的阴谋?禾如非骗了他们?这些狡诈可恶的大魏人!

“我要杀了他!”忽雅特恨声道,冲身边人高喊,“取我的弓箭来!”

他要亲自射杀这只还能飞的大鸟,他要看着这只飞鸿从天上坠落,掉到地上,最后被他踩进泥里。

弓箭被递到他手上,他对准了被乌托兵们围在中间厮杀的黑衣人□么都无法对准目标,吼道:“蠢货,你们都退开一点!”

话音刚落,手中箭矢应声而发,却见又从灌木林深处,“嗖嗖嗖”射出几只箭来,恰好将他的箭从中间拦住。

“还有同党!抓住他们!”

就在此时,灌木林中又跳出一名脸上戴着恶鬼面具的男子,长笑一声,只往黑衣人的方向丢了一只木桶样的东西。

持剑的黑衣人只在半空中抓住那只木桶,而乌托兵们的箭矢已经突然而至,“飞鸿将军”动作极快,教人看不清,只将木桶挡在眼前,仿佛铁盾。

箭矢射中他手中用来充当盾牌的木桶,便有水流一样的东西流了出来。忽雅特看见的第一时间心中就大喊不妙,道:“住手!都住手!”

可纵然弓箭手立刻吐动作,射出去的箭矢已经回不来≯间,“飞鸿将军”手中的木桶已经被射成了筛子,水流从其中迸射出来,遍洒了整座粮草营。紧接着,就听见她嘴里发出一声口哨的声音,声音清越,从灌木中,黑暗的四面八方,顿时射出数十数百箭矢,箭矢带火,落到洒满膏油的粮草堆上,“轰”的一声,火势冲天而起。

一回生二回熟,放火这种事,不久前才在济阳做过一次,禾晏再做此事,早已顺手的不得了。

忽雅特怒极攻心,险些吐出一口鲜血,只命令众人救火的救火,杀人的杀人。可这里并非济阳,河流也不是到处都是,扎营的地方离河流说远不远,说近却也绝对不近。

禾晏心中稍安,这些膏油,都是润都里制造烟花火器最后的膏油,今夜虽然有雨,雨势却不大,风却很急,只要顺着风吹过去,不愁火势不涨,到最后,这些驻扎的营帐都有握。

“趁现在!”禾晏高声道:“别后撤,战!”

四面八方的厮杀声合着火光响起。忽雅特环顾四周,四面八方冲出来戴着恶鬼面具的大魏人本就已经令乌托士兵心慌意乱,士气不稳,此刻粮草被烧,一些人忙着取水救火,别说是兵阵,连杀大魏人的步调都已经被打乱。忽雅特险些气的吐血。

这一切都是因为禾如非!

禾如非……他看向四周,没看见禾如非的影子,心中一震,怒道:“给我抓住禾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