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67章 林海雪原

作者:凡尘洛天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老头培给宋书书的感觉相当不错,不但沉稳,而且一言一行,都相当有力,看起来就是极有担当的那种妖怪。

    感觉比乌天贵那个必的老顽固靠谱多了!

    这会胡莉也回来了,手上还拎着一双大靴子!

    这种大靴子,就是北方山区里特有的一种鞋子,叫毡嘎瘩。

    北方山里到了冬天,风硬雪冷,气温能达到零下四十多度,极端的时候甚至能达到零下五十度,一般的鞋子根本就扛不住,宋书书那双充棉雪地鞋,熬不过半天就要把脚趾头冻掉。

    这种毡嘎瘩就是为了应对这种气候而生,还是从更北边的草原上传过来的。

    羊毛擀毡,再用这种毡子,做成大靴筒子。

    毛毡又硬又厚又重,无法像一般的鞋子那样做得那么精细,所以,连个左右脚都不分。

    穿这种厚重的毡嘎瘩之前,还要再套一双厚厚的毛袜子,穿上之后跟吊了十来斤铅块似的。

    也亏得宋书书又能借妖力,又练了全真正阳心法,虽说没练出什么通天彻底的本领来,至少这身子骨比从前强健太多了,百八十斤在身上,不说轻若无物也差不多了。

    穿上这毡嘎瘩,翻山趟雪不在话下,巨暖和。

    这种天气根本就没想着开拖拉机进山,就算是有书杰少妇的眼神探路,也休想开出三五十米。

    本来宋书书要带上二蠢的,用来驮点东西是把好手,自己累了还能当个坐骑。

    结果一出村,北林子还没进去,二蠢就放赖了,怎么拽怎么踢都不肯走。

    这大冷天的,不缩在暖和的屋里啃豆饼睡觉,跟你进山挨冻,那不是脑子有坑吗。

    宋书书这会才意识到不足,不说养几头牛几匹马,养两头驴在这会也能帮上忙啊!

    本来村里就挺冷的,一进了北林子,气温好像瞬间又降了几度。

    等踏上已经封冻的北大河时,无遮无挡,小风似刀,更冷了。

    宋书书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等过了北大河,这眼珠子都好像要被冻成两个冰蛋了。

    这时候全真正阳心法就派上用场了,至刚至阳的心法,多少也能带来一些暖意,不至于熬不下去。

    反观那一帮妖怪,包括路草儿,一身轻装跑得也够轻快。

    虎啸林、郎惊空还有路大树他们还拉着爬犁,也不知道这死冷寒天的,进山能找点啥好东西出来。

    此前的活动范围,一直都是北大河以南这一片,大河往北还没来过。

    现在知道为啥不来了,一来是大河难渡,二来,过了大河,就好像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似的,一个纯原始的,彻底远离文明的世界。

    寒风夹着雪劣,从林间刮过,发出嗷嗷的怪啸声,一米多高的枯草在寒风中顽强地挺着身姿,不时地还有树枝发出嘎吧吧地冻裂声,从树上掉下来。

    此情此景,本想嚎一嗓子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但是一张嘴,就被灌一嘴的风和雪劣。

    宋书书觉得有点尿紧,走到树根底下准备先放一放,结果嗖的一下,一个雪白的身影一跃而起,贴着雪皮嗖嗖地窜了出去。

    “是兔子,饷午有得吃啦!”宋书书大叫一声,起步就追,追出没多远兔子就没影了。

    宋书书不信邪,沿着兔子的脚印接着往下追,也不知追了多远,梆地一声,撞到了虎啸林的肚子上。

    竟然沿着兔子的脚印又走回来了。

    虎啸林嘎嘎地怪笑着,大叫道:“快看快看,小宋村长居然追着兔子脚印!”

    胡莉跳起来踢了他膝盖一脚,怒道:“我男人就乐意追兔子印,你管得着吗!”

    “可是兔子会绕圈子来,追脚印会追晕的!”

    “那也乐意!”胡莉怒道。

    宋书书这才搞明白,野外的兔子可一点都不傻,老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不是窝边草不好吃,而是要留着草当掩护。

    同时兔子在出入洞的时候,会奋力一跃,不在洞口留痕迹,就算是在雪地里窜行的时候,也会东绕西绕,就算是最聪明的猎手,跟着兔子脚印跑,也会像遇到鬼打墙似的,原地转圈子。

    兔子没逮着,接着向山里走,一直走到快饷午,进了一片林子,一片红灿灿入目,再加上积雪,把树枝都压弯了。

    “呀,竟然还有山丁子!”宋书书凑近一片,只见满树都是红得半透明的山丁子。

    熟透的山丁子本来是有些半透明,挂在树上没来得及调落,便被一场早雪给冻住了,在寒冷的冬天里被风干,更是红得像水晶似的,摘一把放到嘴里硬硬的,当果实被润开之后,一丝丝的酸甜味在口中弥漫开来,令人口舌生津。

    宋书书摘了不少,这东西平时当零食吃相当不错。

    “小宋村长,这边还有稠李子要不要?”

    不远处,一颗不大的稠李子树上,挂满了一串串黑色的稠李子。

    稠李子长得像葡萄,属于树上结果,果实更小,籽也更大,能吃的就外面一层皮和皮核之间的少许果肉。

    这东西在夏季成熟,能一直绵延到秋季。

    稠李子也挺好吃的,就是比较涩,还糊舌头,吃多了会在舌头上糊一层果浆,还会引起便秘。

    经霜之后会变甜,挂在树上自然风干冷冻之后,涩味全去,果皮果肉皱皱巴巴地裹在果核上,看起来就像是处理过的蜜饯,放到嘴里咬着果核和甜甜的果肉,别有一番滋味。

    走了没多远,还见到了一些挂在秧子上的水葡萄,同样是自然风干的葡萄干,远不如市面上的葡萄干那样浓甜,酸溜溜甜丝丝,滋味更足。

    这些小果子还能挂在树上、秧子上没有被鸟雀啄去,只能说运气够好。

    当宋书书在一个雪窝子里头挣扎的时候,前头传来虎啸林的大叫声,“嘿,快看!今天得吃了!”

    随着虎啸林的叫声,隐隐地还有狼嚎声传来。

    宋书书在齐腰深的雪窝子里头挣扎着,都快要没顶了。

    一阵雪沫子扑腾着,路大树一把拽住宋书书,把他扔了出去,然后两口子就蹲着雪窝子背风处,脸色都不太好。

    “路哥,嫂子,你们这是咋了?”

    “没咋地,凤哥看不得你们吃鸡,俺们两口子也看不得你们吃鹿,就像你看不得别人吃猴子一样!”

    宋书书探头一看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就在不远处的林子边上,七八匹狼正护着一头血糊次啦的梅花鹿,冲着虎啸林和郎惊空他们呲牙低吼。

    虎啸林拎着一根粗棍子,两个箭步上前,一棍子就把头狼抽了两个跟头,顿时其它的狼齐刷刷地后退,隔着十几米远,不离开也不敢上前,只敢一个劲地低啸。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