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四十六章 恐怖的源

作者:趑趔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岳阳小队一行七人再加上时騉,就这样径直的走向了这座人造岛上最大的宫殿。

    这座宫殿没有名字,不过时騉说,这里才算真正的战神宫,所以也就称这座宫殿为战神宫吧。

    梁之瑾他们离战神宫不算远,二十公里的距离对于梁之瑾他们这群人高阶武者来说,不过是一刻钟的时间罢了,真正艰难的是这路途的终点,战神宫里坐着的那一位,他像一座山一样压在了众人的心头。

    不过即便如此,岳阳小队还是义无反顾的踏上了前往战神宫的道路上。

    奇怪的是在前往战神的路上梁之瑾他们并没有遇到任何人的阻拦,甚至于连一个人影都没有看见,如果不是可以清晰感受到战神宫内那毫不掩饰的庞大灵力气息的话,梁之瑾都以为源已经离开了这座岛屿。

    “这老家伙葫芦里在卖什么药呢?怎么连个人影都看不到,我们来的时候这岛上可以密密麻麻堆满了武者来着。”得知源是幕后大反派之后,皮卡丘也就没有了对源的尊崇之意了,习惯性的念念叨叨起来,丝毫没有把源放在眼里,本来他就是个无法无天的家伙。

    “我想,应该是派去和英灵殿作战了吧,毕竟...”时騉微微颔首,“谁都想活下去。”

    “这又是什么意思?”梁之瑾不禁问道。

    “即便是源他们那群站在顶端的人选择牺牲地球换取虫洞开启的能源,但是整个地球的灵气还是不够所有锡兰遗民进入到了虫洞,毕竟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即便是不算那些混血的锡兰人,正统的锡兰遗民也有数十万之多,这对于一个空间虫洞来说负担是极为可怕的。”时騉低声道。

    “干嘛(第四声)呢?!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群异族一百多年来地球的时候可是成批成批来的,不说那些个大的吧,光是那些小型幻想种也来了不下百万吧!”皮卡丘立马以一个科学家的严谨身份提出了质疑。

    虽然他这个科学家也不见得有多严谨罢了...

    “这不同,一百多年前,虫洞在锡兰是由一个甚至是复数个人类暂时无法想象的存在,耗尽生命施展而成的,和我们现在地球上大猫小猫两三只不可同日而语,毕竟就算是源,也不是当时在场任何一个人的对手。”时騉又解释道。

    “你了解的很清楚啊。”梁之瑾微微有些诧异。

    “我的前身,就算当时在场的见证者之一,这一幕遗留在他零星的记忆之中,所以我大致能知道那些究竟是些什么样的恐怖存在。”时騉淡淡道。“所以即便是牺牲地球提炼灵气供给虫洞再次开启,能容纳的最大数值...”

    “也不会超过一千!”

    “所以这一场真正的战争,要在战神宫、英灵殿还有幻想种之间展开!”

    “胜者存,败者亡,皆是如此。”

    时騉冷漠的声音让其他打了一个哆嗦,也引得众人开始用发散性思维联想起来。

    “那为什么就不能和平共处呢?反正就算是回到那个什么锡兰,也仅有不到1%的机会,所以为什么不能就这样生活在地球上,非要牺牲掉地球呢!地球...好歹也是他们的第二个家吧!”夏言愤懑道。

    “还是因为灵力的问题...”梁之瑾接茬道,这件事情说起来还是他第一个从冰皇那里知道的:“即便战神宫、英灵殿他们不动手,虫洞也会逐渐关闭,而关闭虫洞后,地球失去了灵气来源,成为了无根之水,过上数百年整个地球也会蜕变为了生物大灭绝前的那个低武时代了,武者、异兽什么的也将不复存在。”

    “这样...不是很好嘛?”麦乐雁忍不住说道。

    “对于绝大部分的人类来说,确实是很好,但是对于那些站在生物链顶端,拥有着力量的人来说,这就不是好事了。”梁之瑾望了望已经出现在视野内的战神宫,轻声道:“所以他们才会趁着这个最后的机会,殊死一搏,成王败寇,弱者退散!”

    ...

    战神宫前。

    梁之瑾和时騉两人一马当先站在队伍的最前方,此刻战神宫的大门紧紧关闭着,但是一股肃杀之气却从这栋古怪的建筑物之中缓缓散发出来,定力不算强的皮卡丘此时已经有了腿软之势。

    “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就不要进去了。”时騉罕见的关心了一下身后的伙伴。

    “没..没关系,我能撑得住!”皮卡丘红着脸硬撑着说道,“男人不可以说不行!”

    “别逞强,这是由于生物层次间的差距带来的威压,非人力可以抗拒的,源的半神级的生物层次能在微观方面摧毁凡人的心智,只有超凡才能在半神的气息下不被气息碾压。”梁之瑾解释道,源庞大的威压让他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就像是普通人站在一头凶兽面前一样,除非是个傻子,否则只要是一个有自我意识的生命,都会控制不住的恐惧。

    “早说啊,卧槽!”满头大汗的皮卡丘瞬间松了一口气,立马退出了战神的宫的范围,这才好受了许多,之前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一起退出的还有时樾、麦乐雁、夏言等四人,他们连王级都没有达到,这已经不是意志坚不坚定的问题了,如果再强行待在这种威压环境的下的话,会有可能对精神造成某些不可逆转的伤害。

    最终能跟在时騉和梁之瑾身后一起推开战神宫大门的就只有雨城琉璃、岩阙、暖歌等三人。

    雨城琉璃和岩阙不必说,一个是拥有水之心等同于超凡,一个是肉.体精神天生坚韧抵抗力强,倒是瘦瘦弱弱的暖歌能抗下这铺天盖地的威压而没有任何吃力感让梁之瑾诧异不已。

    不过也仅仅是诧异罢了,现在梁之瑾的注意力被大殿之上那个伟岸身影所吸引住了。

    “源...”时騉缓缓的吐出了胸口的那口闷气,念出了大殿之上那道身影的名字。

    而梁之瑾脸上则是惊怒与疑惑同时浮现,他声嘶力竭的叫喊道,“南儿!!”

    大殿之上,源双手负于身后,位于高堂之上俯视着大殿门口的几人,而他的孙女,也就是梁之瑾的绯闻女友江南儿,正静静的躺在殿堂那宽大的龙椅上,脸色苍白,胸口几乎已经看不见起伏...

    不只是梁之瑾,就连时騉等人也面露震惊、愤懑之色。

    江南儿可是源的孙女,所谓虎毒不食子,为何源会对他唯一的亲人下手?!

    “很好,你们都来了。”源的声音沙哑而又冷漠,沧桑但是不失帅气的面庞上露出一个平淡的微笑,“我等你们很久了!”

    “混蛋,南儿可是你唯一的亲人,你为什么要对南儿下毒手,她做错了什么?!”梁之瑾紧攥着拳头,幽蓝火焰如同主人此刻心情般熊熊燃烧在梁之瑾的身躯上,他此刻瞪圆了眼睛,不敢置信的朝源质问道。

    源一怔,然后轻声笑了笑,声音如同九幽之下的恶魔般传来:“看来灭神大阵不但摸灭了你的灵智,还把你的敬畏之心给祛除掉了啊,从前的你可从不敢这样跟我说话啊...”

    “忤逆吾族回归锡兰之人,不论是谁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一直顺从我的南儿,这次居然为了你们这群逆臣来忤逆我,实在不可饶恕...”

    “所以...我抽去了她的灵力,这样她就会再次乖乖听我的话了,呵哈哈哈哈哈!”

    梁之瑾的瞳孔死死地盯着安静躺在龙椅上的江南儿,抽去灵力?对于一个觉醒的武者来说,抽去灵力不亚于被断去四肢。

    梁之瑾的内心瞬间被怨恨所充斥!

    “混蛋!!”

    幽蓝火焰像是一个爆炸开来的凝固汽油弹,瞬间铺满了整个大殿,如果不是时騉手速快立马撑起电弧结界,就连暖歌和岩阙都要受到伤害。

    不过这种程度的火焰自然无法伤到半神层次的源,他轻蔑道:“火焰?看来是见不到你的无尽冰霜了,说起来还真有点失望呢,毕竟那个时候,你的冰霜灵力可是十分的耀眼啊...”

    “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喉咙中发出无意义的咆哮声,梁之瑾右手一挥,烬瞬间出现成型,一道巨大的半月剑气朝源挥砍过去。

    “你很怨恨我?”

    源右手轻点,巨大的剑气便在他的指尖化作齑粉消散不见。

    见剑气对源毫无作用,身形一闪,直接朝源挥舞着烬冲去,梁之瑾体内的元素心脏转换出更多的超凡灵力,供梁之瑾凝聚更强大的攻击。

    “无能狂怒?”

    源指尖微动,梁之瑾便像是撞在了一堵无形之墙上一样,然后以更快的速度倒飞而去。

    “我要...杀了你!”梁之瑾吐出一口鲜血,一字一顿的说道。

    “哈哈哈哈,想杀我的人从古至今,从锡兰到地球,不下千千万,你又算得了什么?如果不是念在我们是旧识的份上,你连这座大殿的门都进不来,哼!”源冷哼一声,只是右手轻抬,梁之瑾便如遭重击,直接被轰的倒飞,连续撞毁好几根柱子才在化作一片废墟的宫殿中停下来。

    梁之瑾躺在废墟之中,生死不知。

    “交换!交换力量!给我力量!!”

    在梁之瑾的意识里,他不断的咆哮道,他不想让冰皇来操纵他的身体,他要和冰凰交换力量,他要亲手将那个男人给撕碎!

    人格?前途?未来?

    江南儿都不在了,这些东西还有意义吗?!

    就在梁之瑾发疯似的咆哮时,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在梁之瑾的意识深处响起。

    “你还是不够成熟,先休息一会吧...”

    ...

    被压在废墟下的梁之瑾蓦的睁开双眼,冰蓝色的瞳孔显得异常的妖异。

    “这小子,事关江南儿的话便沉不住气了,明明之前都说好了...”此刻掌握着梁之瑾身体的冰皇从废墟中爬了起来,摇了摇头,甩去身上废墟的残渣,此刻源正和时騉战斗着,故而一时间没有发现梁之瑾站了起来。

    不过就算是发现了,恐怕源也不会太过于在意。

    “不过怎么说呢...虽然我现在是冰皇的身份,但是...”‘梁之瑾’露出一个极度危险的笑容,“但是和江南儿相处的记忆在我的心中也是十分珍贵的啊,老混蛋!”

    挥舞着凝聚成冰晶巨剑的烬,梁之瑾再一次的冲向了与源的战场上,这一次是带着梁之瑾上一世的愤怒而来!

    而时騉与源的战斗,与其说是战斗,不如说是单方面的碾压更确切一点。

    既便是有暖歌风系辅助言灵的加持,以及岩阙的配合,时騉还是陷入了无可争议的苦战之中。

    源,实在是太强了。

    不是时騉不够优秀,而是源已经脱离了超凡的这个层次,达到了近乎于神的地步。

    虽然这个近乎也代表无穷大的距离,但是至少在地球上,源与神无异!

    “太弱太弱太弱!”源随意一拳便将时騉给打翻在地,微微撑起右手,化作三米黄金巨人的岩阙被像是被无形之墙一样拦在了数米之外,然后被压趴在地,整个骨骼都在重压之下发出痛苦的******声。

    “我给了你们再来一次的机会,结果你们还是这么的羸弱,简直让我太失望了!”源伸出食指,竖着对准时騉,然后左右摇摆。

    源刚刚来到地球之时,那个时候地球上的文化还没有断层,他还看过许多地球上的文化作品来了解地球人,自然明白这个手势有何作用。

    不过就在源在羞辱着时騉时,忽然他的眼神一凝,左手迅速朝后方挥去。

    “嘭!”

    只见‘梁之瑾’手持着冰晶长剑,剑锋距离源的身体不过二十公分的距离,却再也无法前进半步。

    但是也并非毫无作树,在剑锋与源身体相差的中央,空间如同玻璃一样满是裂痕。

    “咔嚓咔嚓”

    蛋壳碎脸的声音不断响起,那片裂痕密布之处,整个空间都塌陷下来,露出漆黑的空间乱流。

    源的瞳孔微缩,梁之瑾突如其来的爆发也着实令他吃了一惊,如果不是他及时反应过来,没有托大用身体去抗,否则被直接命中的话,即便是他以半神之躯,也会有相当大的麻烦。

    “法则之力...”源轻声说道:“没有想到你竟然接触到了这个层次的东西。”

    “不敢置信,不敢置信。”</>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