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89章

作者:宣茜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犹豫了片刻之后,深吸了一口气,果断的说着:“豁出去了,我直接下去好了!”

    大不了就是一顿臭骂!

    见许星然这么冲动,苏雨玉连忙握着许星然的手,将她拽了回来,态度明确的说着:“你啊,给我回来,你这个丫头怎么那么冲动呢?我不是告诉过你了,下面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你只管在这里等着便是,你若是现在冲下去,等会会发生什么,可就不一定了。”

    无论苏雨玉如何辩解,许星然就像是丢了魂一般,显得心神不宁的。

    对于她来讲,现在无论是谁劝说都敌不过她下去看一眼的。

    “星然,难道你连妈说的话都不相信了?”

    注意到许星然眼睛中充满了质疑,苏雨玉一脸严肃的盯着许星然,反问着。

    “相信,我怎么可能会不相信呢?”

    “既然相信的话,那就听妈的坐下来,不要在那么冲动了。”

    不给许星然任何说不的可能,苏雨玉直接将许星然给强制性的拽着坐了下来。

    打量着许星然那副心神不宁的模样,苏雨玉忍不住笑了,不忘打趣的说着:“你啊,也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嘴上说这辈子恨透了韩铮,不会在原谅他之类的话,可关键时候呢,还是忍不住想要为他着想,这一点啊,你倒是随了妈了。”

    听苏雨玉这么一说,许星然顿时来了兴趣。

    眨巴着美眸,好奇的打量着面前的苏雨玉,饶有兴趣的问着:“是真的吗?那妈你倒是说说看……”

    见许星然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苏雨玉立刻板起脸来,故作的严肃的对许星然说着:“你啊,少在这里八卦,要是被你顾叔叔听到的话,小心你的屁股得开花。”

    “妈,我都多大了,你还将我当成小孩子,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对顾叔叔才有这种感情对吗?不然的话,你们怎么会走到一起呢?”

    虽然她的身世有些复杂,但她却是一个非常开明的人,从不计较长辈之间的一些选择。

    苏雨玉只是浅浅的笑着,并未去否认,更没有去肯定。

    为了让许星然安心,苏雨玉带着些许认真的阐述着:“放心吧,你顾叔叔只是想要与韩铮好好的谈一谈,他对韩铮并没有像屹凡那样的恨意。这一点妈可以向你保证。”

    “妈,顾叔叔的心理到底是怎样打算的啊?屹凡哥哥心中的仇恨太深了,我担心以顾叔叔的力量根本不可能镇压住。”

    许星然的担心是在理的。

    对此,苏雨玉略显沉重的叹了口气,带着些许复杂的发表着自己的观点:“不是镇压,屹凡心中的仇恨,并非是镇压能够控制住的。”

    不是镇压?难不成顾叔叔想要对付韩铮?

    一个顾屹凡已经够让韩铮招架不住了,若是再加上顾叔叔的实力,哪怕韩铮有三头六臂都没有办法逃出来啊。

    想到这里,许星然心理越发的忐忑不安了。

    “你这个傻丫头,脑子里整天在想些什么啊?”

    注意到许星然的情绪再次变得紧张,苏雨玉非常无奈的叹了口气,紧握着许星然的那双手,略带着少许严肃的问着。

    “我……”心理的想法被苏雨玉看穿,许星然略显尴尬的杵在那里,竟有些不知道该作何解释。

    “别我我我的了!都告诉你了,没有的事情……”

    苏雨玉紧握着许星然的手,耐心的对她劝说着。

    恰好这时,门外想起了敲门声。

    许星然紧张的望向门口,急切的站起来,将房门打开。

    看到是韩铮安然无恙的站在门口后,心理松了一口气,表面上确未激起任何的波澜,看似平静的向韩铮询问着:“你与顾叔叔的谈话结束了?”

    “嗯,我过来是想要告诉你一声,我要回去了,刚刚收拾好行李,毕竟我在这里,房间有些太挤。”

    其实,韩铮完全没有那个必要离开的,顾先生也是提出籁让他继续留在这里。

    但考虑到许星然的感受,韩铮觉得自己离开,对于整个局面来讲才是最好的选择。

    就这样,顾先生最后也只能够答应下来。

    听到韩铮说要离开,许星然那精致的脸庞上流露出来一份难以掩饰的紧张,略显激动的向韩铮询问着:“是顾叔叔……”

    “顾先生让我留下来,是我执意要离开的,因为我太了解你,只有我离开了,你才会放心的与家人相伴!”

    韩铮最后的这番话,在许星然的心理掀起了小小的波澜。

    脸庞上流露出来少许的尴尬,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现在的韩铮。

    苏雨玉微笑着走过来,看了一眼许星然,缓缓的开口为自己的女儿辩解着:“这样也好,省的星然像刚刚那样失魂落魄的要小楼查看个究竟!”

    面对自己母亲的告密,许星然面露少许的囧色,着急的向苏雨玉制止着:“妈,您一定累了吧?您还是早些休息吧?”

    话落,许星然便将自己的母亲送回到房间,在转过身,韩铮微笑着杵在原地。

    盯着韩铮脸颊上荡漾的那抹笑容,许星然觉得浑身不自在,略显尴尬的说着:“我去楼下倒杯牛奶,你不是要走吗?可以去收拾行李了。”

    “星然,从什么时候起,你也学会了做一个逃兵?”

    对于许星然的反应,韩铮心理美滋滋的,但又有一点失落。

    之前的许星然是那样的敢爱敢恨,从不会像现在这样将自己的感情埋藏在心理。

    是一次次的伤害,导致了现在这样的结果?还是许星然不曾想过要原谅他?

    这才是韩铮最捉摸不透的。

    听着韩铮的询问,许星然停下了脚步,缓缓的转过身来,带着少许不悦的瞪向韩铮,满是质疑的问着:“逃兵?依我看,学会逃的人是你,不是我……”

    不想要与韩铮有过多的争吵,许星然直接转身往楼下走着。

    韩铮也非常懊悔自己刚刚冲动说出来的那番话,但此刻懊悔已经来不及了。

    韩铮回到房间,收拾着行李。

    当他拖着行李箱走到客厅的时候,恰好看到许星然端着一杯倒好的牛奶从餐厅里走出来。

    四目相对,是一份沉默。

    韩铮鼓足了勇气,满是诚恳的向许星然询问着:“可以送我出门吗?”

    拜托,就这几步路,需要我送吗?

    许星然抬起头,想要拒绝对方所提出来的要求。

    却被韩铮那双诚恳的眼睛给打动,最终还是没能心狠的说出个不字。

    将杯中的牛奶放到茶几上之后,便朝着韩铮走来,两人一同往外走着。

    “今晚与顾先生畅聊了一番,埋藏在我心里面的一些疙瘩迎刃而解,不得不承认,姜还是老的辣,顾先生能够做到今天这个位置,不是浪得虚名的。”

    从韩铮的口中听到这些对顾先生赞赏的话,倒真的令许星然有些意外。

    眨巴着美眸,好奇的打量着面前的韩铮,试探性的问着:“这么说,你们之前在下面谈话,是真的在谈话?而不是在争吵吗?”

    看样子是我多心了,顾叔叔是那样正直的一个军人,明知道是屹凡哥哥错了,怎么可能会帮助屹凡哥哥对付韩铮呢?

    “没有争吵,更像是父子间的对话!”

    韩铮如实的向许星然坦诚着。

    许星然轻点着头,带着些许认真的说着:“那就好!”

    “其实,在与顾先生谈话之前,我对顾屹凡那根深蒂固的仇恨并不是很理解,但知道了一些事情后,反而大彻大悟了,也就能够理解了。”

    听韩铮这么一说,许星然倒显得好奇起来。

    打量着身侧的韩铮,满是好奇的问着:“说说看,你大彻大悟了些什么?”

    “如果今天换成我是顾屹凡的话,我想我只会比他更加疯狂……”

    气氛因为他的这句话而变得凝重,不希望许星然有太多的心理负担,韩铮眼神复杂的审视着许星然,带着些许认真的说着:“时间不早了,你早些回去休息吧!”

    这是第一次,韩铮如此爽快的与许星然告别,令许星然的心理感觉有些怪怪的。

    遥望着韩铮离开的背影,许星然心理越发觉得古怪起来。

    潜意识下,总觉得将来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一般。

    “少爷,我刚刚得到消息,先生他老人家最近都没有在北京……”

    安排在顾先生身边的手下,在确定了顾先生不在的消息后,便着急着向顾屹凡禀告着。

    虽然,顾屹凡与顾先生两人不合,经常会出现吵闹的现象,但顾屹凡对这位父亲的关心却是默默的,未曾少于任何人。

    特意安排最信任的手下,留在顾先生的身边,时刻注意着顾先生的身体状况,以便自己了解,能够及时赶回去。

    对于顾先生不在北京的消息,顾屹凡先是一愣,随后认真的向手下询问着:“你确定?爸不是玩浪漫与阿姨出去搞个小约会什么的?”

    “回少爷,起初我也考虑过这种情况,但先生已经三天没有回家了,所以觉得这种可能性实在是微乎其微,我已经派人着手调查先生的去向,结果……”

    见对方说话欲言又止,顾屹凡微微蹙眉,冷着脸,审视着面前的男人,严肃的询问着:“结果如何?”

    “结果先生就像是突然从北京消失了一般,我也着手调查过出入境,并没有任何的线索。”

    听着手下的禀告,顾屹凡脸色显得有些凝重。

    他太了解自己的父亲了,不可能会随意玩失踪这一套。

    “那苏姨呢?也随着爸一同消失了吗?”

    “除了苏姨,还有管家,都随着先生一同消失了。”

    这名手下如实的向顾屹凡禀告着。

    在了解了大概的情况后,顾屹凡慵懒的坐了下来,唇角扬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对眼前神经过度紧绷的手下,淡泊如冰的说着:“不用如此的紧张,我知道爸去哪里了……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已经过时了!爸还是玩心这么重。”

    听顾屹凡这么一说,男人吃惊的瞪大了双眼,抬起头,疑惑的盯着顾屹凡,好奇的问着:“少爷知道先生在哪里?那我们现在要不要……”

    “不需要,爸难得愿意走出那个牢笼,出来散散心也好!这件事情就当做不知道,不去管不去问,明白吗?”

    顾屹凡将事情交代下去,然后继续把玩着手中的手机。

    在男人欲要离开的时候,顾屹凡突然喊住了对方,带着少许严肃的问着:“对了,我让你邀请封一腾见面,这件事情你处理的如何了?”

    提到封一腾,男人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脸色略显沉重的向顾屹凡禀告着:“已经邀请很多次了,但都被封一腾的秘书给拒绝了,这一次,他似乎是真的铁了心,想要跟少爷您断绝合作。”

    听男人这么一说,顾屹凡眉头微皱,脸色铁青,带着少许的怒意,收起手机,唇角扬起一抹冷笑,带着几分邪魅的说着:“现在想要抽身而退,那得看我愿不愿意!走,陪我走一趟,我倒要看看那个封一腾要如何摆脱我?”

    “少爷,这是我刚刚接到的封氏集团的文件。”

    在顾屹凡兴师动众想要去找对方麻烦的时候,千北匆匆的走了进来,将刚刚接到的文件送了过来。

    打开文件,里面除了一份合同之外,还有一张银行卡。

    千北将封一腾秘书的原话在此时说了出来:“少爷,封一腾的秘书让我转达你:这张银行卡里有一个亿,算是他买下来少爷之前馈赠的韩氏集团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听千北这么一说,顾屹凡握着合同的手明显紧了许多。

    唇角扬起一抹冷笑,冷哼一声,带着几分怒意的说着:“有趣,实在是有趣的很,封一腾这招过河拆桥实在是太高了。”

    “少爷,那我们……”

    千北试探性的向顾屹凡询问着。

    “走,我们去会一会封一腾!我倒要看看他这招过河拆桥,要如何做才能够发挥到极致?”

    顾屹凡都这样发话了,千北还能够说些啥呢?

    紧追上顾屹凡的步伐,一同往封氏集团赶赴着。

    “请问先生您找谁?”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