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6章

作者:依然黑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两个小时之后,展涛三人风尘仆仆的来到了市万佳丽路197号。

    一到地方,三人便愣住了♀里绿树成荫,绿草茵茵』座一座的豪华别墅便隐藏在其中。高耸的瓷砖墙将这些豪华别墅层层围住,门口有武警战士真枪实弹的站岗。

    展涛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个墨晨到底是什么人?正想着,墨晨便从别墅区走了出来,“愣着干嘛,进来啊!都等你们老半天了!”

    跟着墨晨的脚步来到了第十四号楼,一进屋,展涛又再一次倒吸了一口冷气,墨晨家的装修风格独树一帜,既奢华却不庸俗,古典中透漏张扬∨致却不失高贵,笔墨难以形容的富丽堂皇。

    一楼的客厅相当宽敞,淡黄色的沙发围了半圈,粉白的墙壁上悬挂了一台五十四寸的大彩电~晨指着沙发,招呼着展涛一行三人,“坐吧,随便坐吧。”

    随后,他自己也在对面坐了下来,但随即又马上站了起来,“你们吃过早餐了没?吃点东西还是喝点什么?咖啡、果汁?”

    展涛这三人此时才慢慢的将神情恢复过来,“不必了,我们还是谈事吧。”

    墨晨重新在对面坐了下来,沉吟了许久,像是在组织语言,组织好了才缓慢开口道:“有四个事,我觉得有必要跟你们说一下。”

    “第一,我需要借助你们的力量,走到顶端ˉ探一个究竟。”

    墨晨说的有点不明不白。但展涛知道,这是由于梦境空间的限制,翻译过来之后便是,我墨晨,想要和你们组队,拿下最强王者,揭开这一切的谜团。

    “第二,那里面,有一个东西,可以去学习,也能让病人康复。”

    展涛顿时一惊,他这句话的意思是,梦境空间里,有一个技能,能够复活现实中的人!张蕾和罗一凡似乎也听明白了,精神不由的一振,身体也坐直了很多。

    这不就是时光老头的大招么!!

    “第三,那里面,还有一个东西,形如耶稣教堂,能抵挡死亡!不管是里面还是外面!”

    女妖面纱!展涛三人再次震惊,按照墨晨的说法就是,只要在梦里空间里,购买了女妖面纱,就能利用这个道具秉!不管是生死游戏还是现实世界!

    “第四,现实世界,现在已经很混乱了,杀人放火层出不穷】前仅在天朝便已经拥有了好些地下组织,这些组织专门击杀从里面出来的人,抢夺。”

    其实,这一点,展涛从上次那件事态当中便有所了解。但是当墨晨说出来后,还是震惊了不少。当然,罗一凡、张蕾也都受到了影响。

    好家伙!墨晨不开口还好,一开口便是句句惊人,真所谓一鸣惊人!

    展涛琢磨了一下,然后开口向墨晨问道:“你对我们开出的条件呢?”

    墨晨一惊,看了看展涛的脸色,心里忽然有些明白,顿时哈哈大笑:“我的条件?我没什么条件,我的条件只是消你们协助我达到那里的顶端而已,或许这根本就是一个不可能的梦∴反,我不但没有条件,我还能给你们提供现实中相应的保护措施。”

    这下,轮到展涛愣住了♀人,不会真的这么好吧?!

    “不信?我这有几个军用的手机,现在拿给你们了,里面都存了我的号码』要你们在现实中遇到什么困难,一按手机电池上的按钮,我的人会在两分钟内来帮你们。”墨晨看出了三人的怀疑,然后起身从屋后拿出几只手机递给大家。

    “唔,对了♀个美女是谁?”墨晨指着张蕾抬头向展涛问道。

    “哦,她叫张蕾,也是进入那里的受害者。”展涛淡淡的向墨晨回答。

    可就在这时,张蕾突然大声哭泣了起来,眼神中多了几分悲伤,“求你们,让我加入吧∫够资格了∫想要活着。”

    张蕾的意思是,让我和你们一起组队吧∫已经达到了五百的战斗力了。对于张蕾的话,展涛和墨晨都显得非常惊讶,一个弱小女子,从零开始,居然达到了五百的战斗力,而且还活到了现在,真的不容易!

    墨晨叹了口气,“好吧,答应你就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呢。”

    只见他抬起右手,手掌处一道青色的光芒飞过,径直飞向张蕾的右手手腕处」涛在这一刻惊讶的发现,这两人的手腕处也是带有纹身的』是没看清楚是些什么图案。

    “行了!”墨晨做完这一系列的动作后,说道。

    “行了?”展涛很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就行了,这不是弧孩么。

    墨晨脸上带着无奈,耸了耸肩,低声说:“确实是行了♀就是我在那里买的东西,能看水平及外界一起。”又是一句令人费解的话,但展涛还是很快就明白了过来,这是从梦境空间用胜点兑换的道具,能够查看对方阵容、战斗力及现实世界的组队!

    “谢谢!谢谢!”张蕾又破笛而哭。

    展涛摇了摇头,却突然看到罗一凡心情沉重的坐在一边,不再说话了」涛心里明白,罗一凡也是想要组队来提高生存的几率,但无奈何,自己的战斗力没有上五百。

    “合作愉快!”不知罗一凡此时的心中到底在想什么,他最先站了起来,朝着墨晨伸出了手掌。

    可就在墨晨要伸出手掌握住罗一凡的时候,他的电话来了,“喂,是我,我是墨晨。好的,我马上就到。”

    接完电话后,墨晨眼带着歉意对展涛三人说道,“不好意思了,我有些工作要做,必须先离开了。对不起。”

    “那,好的,我们也要离开了。打扰了。可以顺便冒昧的问一下吗,你在哪里工作?”展涛站起身,回想起进屋前后的种种细节,忍不住向墨晨问道。

    “呵呵,秘密!”墨晨笑了一笑,他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然后大步的离开了房间。

    展涛他们也紧随其后,离开了这片别墅区。

    “涛哥,你们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下!”刚一出来,罗一凡便对展涛和张蕾说道。

    “展涛,我也暂时不想回去,我陪罗一凡走一下吧。”张蕾顺口接过了罗一凡的话,毕竟自己曾经可是对不起过展涛,单独在一起,压力还是有那么一点大。

    沉吟半响,展涛扬了扬墨晨给的手机,回答:“成!但是要注意安全!早点回家!”

    刚说完,他又觉得有点不妥,掉头面向张蕾,语气非诚肃,“你可别再玩什么花样了!要是有什么意外,我第一个就不会放过你!”

    “你!”张蕾一时气急,但很快又变得无所谓了,她耸了耸肩,道:“都是一条绳上的草蜢了,你认为我还能像以前那样?大男人的,这么小心眼!”

    展涛楞了楞,心道,算了,不和你这女人一般计较—万一发生了什么情况,我第一个便杀了你。

    目送两人远去,展涛也打了的士往与毅接头的酒吧走去。或许毅,已经查到了一些眉目吧。

    的士平稳前进,展涛躺在后座上,开始了闭目养神◎天夜里一晚上没睡好,趁着这几公里的路途,好好让自己休息一下吧。

    可是,车子刚开过半途,的士突然一个急刹车,展涛由于惯性一下从坐垫上滚了下来。刚爬起来想要发火,就听到的哥惊魂未定的喊声,“快看!那是什么!!”

    展涛顺着他的方向看去,他赫然发现一只乌龟缩成球状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像这辆的士冲击而来!

    皮甲龙龟的动力冲刺!!

    “走,赶紧离开!”展涛心中猛地一震,迅速的朝的哥喊道←意识到,这恐怕是冲自己来的!

    话音未落,这一片区域突然落下了斗大的炮弹!

    后之灾的加农炮幕!!级技能都出来了!

    不用怀疑了,这绝对是冲自己来的!展涛急了,打开车门就往外边跑!

    可就在这时,的哥突然反手向前,对着展涛就抛出了一个粉红色的桃心!

    我擦!九尾妖狐的魅惑妖术!

    展涛立刻就变得软绵绵了,身不由己的往的哥身边靠拢。而那个使用皮甲龙龟技能的黑影也在此刻突兀的出现在展涛面前,脸上挂着一丝邪恶的微笑。

    他速度极快,带着一股烈风,一下就环抱住身子不听使唤的展涛」涛顿时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排山倒海般朝自己挤来,身体如同泰山压顶一样,丝毫不能动弹〗只肩胛骨像被捏碎了,疼的几乎快要晕过去了。

    “其他二人都抓到了吧!”的哥司机咧嘴一笑,只是他浑身突然散发的邪恶气息让展涛觉得心惊胆战。

    展涛在这一刻,突然觉得自己太弱太弱了,别说罗一凡和张蕾,自己现在都救不了自己!

    “嗯ˉ到了。都在后面那辆的士上。”那黑影也咧嘴一笑,声音凄冷,像是末日钟声。

    如果没猜错的话,身边的这两人应该都是以前张蕾那个组织的』是他们组织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组织,为什么基本每个人都带着技能,而且他们又是如何得知自己的行踪的呢。

    “走吧,带他们去老板那里!”的士司机开始重新发动汽车,并招呼着那个黑影在车上坐好。可,就在的士启动的一瞬间,一道靓丽的身影从天而降,出现在的士的正前方↓一出现,什么话都没说,便直接动手¨起手,两颗子弹便从她右手黑漆漆的手枪中旋转飞了出来,不偏不倚,正中的哥和那黑影的眉心。

    展涛一下子便被震撼住了,但令他吃惊的不是这二人的死亡,而是那个靓丽身影的主人正是杨梓涵!!

    “杨梓涵!”展涛挣脱束缚,大声朝杨梓涵喊道。

    但杨梓涵好像没听到一样,用一种不可想象的速度朝身后的的士进发。二声枪响过后,展涛知道,罗一凡和张蕾也安全了。

    等到展涛出来,杨梓涵的身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是空气中还残留着杨梓涵的香味及话语,“展涛,你还是太弱了!”

    经历短暂的震惊后,罗一凡和张蕾也慌慌张张的走了出来,但迎面而来的,还有四辆警车!

    “涛哥,你没事吧?刚才那女孩是谁?我们走吗?”罗一凡看着急停的警车,一脸焦灼的向展涛问道。

    “不要动!!你们已经被包围了!不要反抗!”展涛刚要说话,匆匆赶来的警察便已经对天鸣抢示警了。

    “抱头!蹲下!”一名年纪略大身材臃肿的警察拿着枪小心翼翼的接近展涛三人,“杀人?还当街杀人?真当没有王法了?后面的人快点,把他们全部拷上带走!”

    “人不是我们杀的!”张蕾刚要解释,那个胖警察便一巴掌扇了过去,她的脸上顿时有了一个红彤彤的的手掌印,“人赃俱获,尸体还没冷!现在你们不用说话,回到警察局有你们受的!”

    展涛瞪了他一眼,生平最见不得打女人的男人,“你算什么警察,什么都不问,直接动手打人?”

    那胖子警察转头瞟了一眼展涛,冲后面的人摆了摆手,然后阴阳怪气的说道:“什么都不问?兄弟们,他说我什么都不问?我没问吗?你们说说看我问了没有∫动手打他们?笑话!!是他们袭警在前!”

    “对,对,对。陈长官说的对极←们袭警在前,我们都看着呢。”后面跟上来的警察随声附和道。

    展涛一时语塞,这些警察也太指鹿为马了吧!

    “走你!”后面的警察趁着他们三人不注意,一拥而上,掏出手铐将他们铐住了,并推让着三人,想将他们押进警车。

    “等下!我想打个电话!”展涛站立不动,向警方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哟,听听,听听,他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楚,你们谁听清楚了?”那陈胖子警官装起了黑社会范儿。

    “走吧,涛哥。打不了电话的,咱们别惹事。到了警察局解释清楚了,他们就会把我们放了。”罗一凡也劝起了展涛。

    展涛摇了摇头,突然大声叫唤了一声“救命!”。

    陈胖子警官急忙回头,四目相对,一道红色的光芒从展涛的眼中飞出,“从我裤兜里拿出手机,按下电板上的按钮键!”

    陈胖子警官在后面警察的目瞪口呆中,从展涛的裤兜里掏出了墨晨赠送的手机,按下了电板上的按钮。

    看到陈胖子警官按下了那个按钮,展涛的心中突然轻松了不少,狠狠的踢了那胖子一脚,然后首先钻进了警车,等着墨晨的救援。

    “咦?刚刚发生了什么事?”陈胖子环视了一下四周,似乎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然后继续命令道:“全部带走!回警察局!”

    刚上了警车,墨晨便带着一个年轻的士兵从远处走来」涛明白了,他,原来是军方的人啊!墨晨低声与那陈胖子警官交谈了几句,然后便匆匆忙忙的再次离开了。

    陈胖子警官的眉头立即皱了起来,他打开车门,缓慢的走了下来,对着展涛说道:“哟,看不出来啊,你还挺有背景的!连天朝的这种特殊的人物都认识!”

    “哪种特殊人物?”展涛心情大好,他知道墨晨的承诺兑现了,但自己却始终琢磨不透这家伙到底是何方圣神。

    “呵呵,你可别在糊弄咱们这群跑腿的了。既然有人给你们担保,那你们就走吧≡后有什么问题可还要随传随到!”陈胖子很勉强的笑了一下。

    展涛笑了,意味深长的对陈胖子说道:“长官,您看,我们是怎么离开呢?”

    “啊,这个,兄弟们,给他们解开手铐,让他们走!”陈胖子白了展涛三人一眼,撇撇嘴又摸了摸额头,这才向其他警察命令道。

    “谢长官!”展涛看到他滑稽的动作,忍不住哈哈大笑。

    “哼,你也别得意的太早!兄弟们,我们走!”陈胖子一脸的一脸苦大仇深,咬了咬嘴唇,转身上了警车,一屁股坐到了主驾驶的座上,“滚,早点给我滚!别妨碍我去办其他的案子!”

    “行,我知道了!谢谢陈长官了!呵呵。”临走前展涛还不忘记挖苦陈胖子,倒是张蕾和罗一凡的脸上却显露出焦虑的情绪。

    警车呼啸而走,展涛三人也迅速的离开,现在这地方,可不能久留,自己的实力还是太弱了,万一那些人再折回来,这三人可就非承可能被别人杀人灭口。

    刚离开几分钟,陈胖子一队又呼啸而来,他摇下车窗,脸上挂了一丝得意的笑,“兄弟,还得麻烦你们跟我们走一遭,我们局长可想见见你这个大人物!”

    “嘿嘿,我要是不去呢!”展涛看着陈胖子小人得志的脸,呵呵一笑。

    “不去?后果嘛!”陈胖子话语突然一转,脸色变得阴沉。

    下一刻,几台警车的车窗同时摇下,十几把黑黝黝的枪口立即对准了展涛三人。

    展涛无奈的点点头,“成,我们跟你走ˉ警察局也比此时在大街上逛安全。”

    再一次的坐上了警车,只不过这一次警察倒是对展涛他们三人显得有点尊重了,也没有再给他们拷上手铐了。

    在警察局里,三人并没有分开审讯,而是集中在了一间候客室里。等了将近半个小时,局长终于过来了,展涛不禁苦笑了一下,还真应了那句话:越牛逼的人物出场越晚啊。

    局长开门见山,拉过一张椅子坐在了他们三人面前,微笑了一下,“小兄弟们,我有几个问题想问问你们,不管你们回不回答,待会我都送你们回家。”

    展涛精神一振,也许是眼前这个精干瘦小的局长带来了回家的承诺,他心底没由来的对这个局长产生了好感。

    局长站起身,背着手,在这个小小的候客室里转了一圈,开口说道:“最近一段时间,整个天朝乃至世界,都变得一片混乱,每天都有杀人放火的案件,除去脑死亡,被人追杀的身亡的,绝大部分有跟你们手腕上一样的纹身,能告诉这是为什么吗?还是说,你们都是从新闻中所说的那个空间出来的?”

    张蕾和罗一凡顿时惊住了,展涛沉吟半响,抬起头,“这对您的工作有帮助吗?你按上面的指示办事就行了,知道太多好像对你们不好。”

    局长一愣,他完全没想到展涛居然还会反问他,点了点头,又接着说道:“我们地方上的小官确实不能够知道的太多。但是这一段时间我们这个小城都发生了这么多事故与案子,可想而知整个世界现在已经多么混乱了∫只是想知道这里面的联系,或许这对我手头上的案件有帮助!而且,我的儿子手腕上也有这么一个纹身!”

    原来最后一句话才是重中之重!!这局长是在问破解的办法呢!

    展涛沉默了很久,才说道:“你猜的很对,是有联系!”

    局长顿时兴奋了,“你们不是同军方有联系吗?有什么办法没?这些还要维持多久?”

    展涛一时无语,感情你是在套我们的话啊,可随即心情又马上低落,“谁知道破解的办法呢,也许还得维持很久,或许有生之年,我们是看不到了。”

    “是吗?”局长顿时变得心不在焉,重新在展涛三人的面前坐了下来,掏出一包烟,拿了一颗出来点燃,“你们抽吗?”

    展涛有些意外,但张蕾却接过了局长的香烟,右小嘴轻轻的吐出一串烟雾,“是啊,也许真的我们明天就会死。”

    一颗烟抽完后,局长出去打了几个电话,再进来后,便冲着他们三人挥了挥手,有些欲言又止的说道:“你们可以走了!”

    展涛心思稍微转念,斟酌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开口对这个瘦小的男人问道:“局长,你应该还有些话想对我们说吧。”

    局长沉默少许,夹烟的手指微微颤抖,“我消以后你们在那个空间里碰到我儿子,能够手下留情←是我唯一的儿子。”

    从警察局出来后,突然刮起了大风,一滴泪从张蕾的眼中滴落,也不知道是触景伤情还是被风沙迷住了眼睛」涛看在了眼前,轻轻的说了一句,又像是在自言自语,“我们都要努力的活下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