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90章 纠葛

作者:凡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夜色遮掩了庄园相连成群的繁华,几个本地大族比邻而居,皆是富贵繁华的人家。

    此刻华灯初上,再加上天气显寒,寻常的家家户户早就歇息了,可这里却是灯火不熄,庄园多处还很是热闹。

    房檐下灯火排成列,庭院处谈笑声不绝,几户人家间还有人影来来往往,或是家人晚膳后聚在一起热闹,或是兄弟几人一起商量着事情,或是友人相约在一起玩乐。

    当然,黑夜已至,庄园里的大部分地方还是安静了下来,毕竟古人在夜晚可没有多少可以娱乐消遣时光的事情。

    庄园占地宽广,许许多多的角落会被人下意思的遗忘,一些悄无声息的黑影就隐藏在其中……

    突兀的,某间关上的房门被打开,一个身形从其中走了出来。

    左右扫了一眼,这人轻哼一声,关上房门径直走开,刚拐过一处转角的墙壁,迎面走来一个提着灯笼的人。

    “诶!”

    毫无征兆的一个黑影突然出现在对面,把提着灯笼的人吓了一大跳,心神不觉恐慌至极,惊吓的低叫一声,手中的灯笼差点没握稳而掉了出去。

    好在看到了对方映射在地上的影子,不然就真的把他当成鬼了。

    走夜路的感觉向来是很糟糕,一个人独自行走在夜色下,心头不自觉的以为身后会有什么恐怖的鬼神之内仿佛跟在自己的身边。

    这不,他不就是被吓着了吗!

    “该死的,你怎么走路一点声都没有,这黑漆漆的,差点没把我吓出魂儿来。”

    “黑灯瞎火的,走路也不打个灯,你看的清吗?”

    拍着胸膛缓了缓气,摆正手中灯笼的位子,嘴上跟对面的人抱怨道。

    再撇了一眼那人,由于太暗了没有看清楚,但总觉得这人自己应该没有见过呀?

    脸生、没见过、好像不是自家人呀?

    “哎,你是那房的,看起来有些脸生,我好像以前没见过你呀?”

    于是心中有些狐疑,随口问向对面那人。

    “恕罪!”

    对面那人用一声略显低沉的嗓音讲道,然后径直越过了他走了。

    “诶!好个不知礼数的家伙,快给我回来,不说清楚就休想离开。”不肯罢休,那能让此人如此轻易的离开,这一吓给自己吓的差点丢了魂,又怎肯轻易放过对方。

    要是主人家撞了他,他自然是二话不敢说的低头让路,但这人显然也是个家仆,面对主人家作为家仆的他需要忍着气,可是当面对同为一家家仆的其他人,却是没有半点退让与害怕,反而是要气昂昂的斥责,闹出个理来。

    家仆之间私下会有争斗,互相会较量,斗出个大小,分个胜负,决定谁低谁高。

    这是种常态,各家的仆人们都是这样,一些人这样做无非是为了争夺地位、利益;欺负弱小,以此作为解闷的乐趣;或是宣泄下心中的不满,用这种方式来忘记家仆的身份。

    见前面那人停了下来,这家仆哼了一声绷着脸走去,刚到近前,却是一只大手带着残影挥向了自己,喉咙里“啊!”的声音还没发出来,后颈处却又是一阵疼痛,身体软软的倒下了。

    这个仆人晕倒后,黑影见左右无人瞧见,拖起仆人的身体扔到一处石头后面,折回走廊捡起灯头行向庭院的深处。

    ……

    吴家内宅深处某处房间,四五点烛光点缀亮了大半个房间。

    两人正相对席地而坐,一个中年男子,另一个是华贵妇人模样。

    “小妹,你可要上些心呀,不然,那易娘子母子二人可不是安分的,可是一直时刻盯着你呢,我看还是尽早把她们赶出去家门,不然当心被蛇咬到了。”

    妇人柳眉蹙成一团,脸上十分不解恨的模样,不加掩饰地生气道:“兄长,我也是盼不得快些让这母子消失,但家中之人现在可都看着我,那贱妇也知道我的心思,从来都小心防备着我,我几次欲挑些错修理她,可她实在狡猾,白日里对我毕恭毕敬,一言一行找不到丝毫不对的地方,叫我无处下手。”

    妇人一副咬牙切齿、仇深至极样子,语气被人听了只感觉十分阴毒,寒意吓人。

    “这番还好我及时去见了大兄,挑明了她在背后做的手脚,不然管理府中内院财账的事情可就落到这贱妇手中了,这贱人真是可恶,花言巧语的就让我家中的那位迷了心了,居然真的跑去和大兄提出此事,要是大兄真的同意了这蠢物的提议,妹子我可就没法在家里立足了。”

    “噫!”

    中年人咬着牙一拍大腿,语气中充满了恨铁不成钢的意味,指点这妇人的鼻子讲道:“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呢?在易氏进门之时我就劝你不要同意,不要同意!

    这女子一看就不是什么良善之辈,明看温婉贤淑,实则狼子野心,心性歹毒,刚入门不久之时就对你发难,还好那时你在吴家地位稳固,暗地里的一些手段伤不了你。

    但如今她站稳了脚跟,又生了孩子,是再也容不得你了。”

    妇人听后感觉有些委屈,一甩袖子,述说道:“兄长,当初我夫君看上了她以后,非要纳她为妾室,我一个女人家又能如何,他要纳妾难不成我还死活要拦着,那吴家的人还不知道怎么在背后说我了。

    再说了,那贱人那时对我也恭敬,一副听话垂首的表现,叫我生不出借口反对,此外我看她也就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子,没什么外援,想着就算是进了家门也掀不起风雨来。”

    “你这是什么话,身为家中正室,理应有自己的威势才对,她要进入家门时你完全可以阻止她,可就是你自己心软,这才造成如今的局面。

    事到如今,你应该自己思量自己做的对不对。”

    听了自家这妹子的话,高驰越是感觉心中生气,喝斥道“那易氏进入家门不久就在吴家站稳了脚跟,至今时之猖獗,全然是你放纵的。

    身为一家主母,你让一个侧室在家中指手画脚,平时家中的事情都不放在自己心里,全数交给她去打理,这才使得她在吴家树立了威望,一点一点夺走了大权。”

    “兄长,我没有。”贵妇人不服气的喊道。

    高驰气恼,“你呀你,这都是你自找的。”

    妇人赤红着脖子辩解声称:“话可不能这么讲,这家中的大事那件不是小妹我亲手操持?我只委派了一部分的小事给她而已。

    事到如今,分明就是这贱人手段太高,心机深沉,圈住了其他人,我……我防不住呀!”

    “好了,这还不是你平时为人刻薄,在吴家不得人心,让你办大事你有那件可以办得好的,就说上次吴家太公好不容易才让你主持一次纳祭,结果呢?出了多少的纰漏?

    真是一点用都没有。”

    高驰也满是怨气,对于妇人有些看法。

    他又接着讲道:“就你这点本事,如若不是你是来自我高家,吴家又怎会让你与越氏一起打理内府。”

    “兄长,你这是什么话,难道还能怨我吗?我做的怎么不好了?在吴家这些年,我是尽心尽力,吴家上上下下被我打理的井井有条,你问问他们现在吴家离开了我吗?

    你总是埋怨我干什么,现在我是叫你来商量怎么对付那个贱人的,反而被你数落了一通。”

    高氏眉宇间充斥着埋怨,对于高驰数落自己的话生出了一堆火气。

    “是你自己不知道悔改!”高驰瞪眼骂道。

    他对于自己这个妹子还不了解吗,为人小气,嫁进吴家以后许多人都不喜她,并且平日里比较糊涂,碰到大事是一点用都没有,就说刚刚发生的:吴家允许易氏插手府中事物。

    吴家为什么会同意,还不是因为这几年易氏插手府中的事情太多,根基稳固了,这就是因为高氏对她不管的结果。

    那易氏能以走到现在,她不仅没有限制她,说的不好听点,就是高氏帮她的。

    不过,高驰现在不想追究自己这个妹子的过错,当务之急是赶紧下手除掉易氏母子,不然,自己这个妹子根本就斗不过对方。

    高驰不管高氏在一旁的抱怨,自己在一边埋头思量对策。

    指望自己这个没有一点头脑的妹子自己想办法去处理是别想了,这事还是歹靠自己出出主意。

    不过,还真不是件简单的事情,那易氏妇人手段高明,早就在吴家中有了跟脚,要想对付她,外人插不得手,主要还需高氏自己出手。

    可高氏这个人,高驰只能送她一个字“愚”,她自己是一点主意都没,非要别人指点她,偏偏喜欢自以为是,别人好言好语的劝她听不进去,由着自己性子来,而且性格软弱,真的是不好教呀!

    现在着急了才来找自己帮忙,说了她两句她还不乐意,一直喋喋不休,真让他心烦,要不是因为是自己亲妹子,高驰理都不会理她这种人。

    ……

    “当当当,当当当……”

    忽然,外面响起了急切的敲锣声,随后听人喊道:

    “失水了,走水了……”

    “西庭院走水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