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九十三章 提前铺路

作者:只爱煞英雄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回到家中休息一夜,第二日去宪兵队,韩强见到他时,脸色不是很好看。

    犹豫上前说道:“班长,那人没抓到。”

    “人呢?”

    “没找到。”

    “究竟是没找到,还是被宪佐队抓去了?”楚新蒲没好气的问道。

    这韩强的办事能力,确实不行,好在每日就是站岗搜查,这第一次交代抓人任务,就失败了。

    其实楚新蒲倒希望他失败,而不是真的将人抓回来,只是这人现在找不到,到底是跑了还是被宪佐队的人抓了,是个问题。

    “应该没有吧。”韩强不确定的说道。

    他没抓到人,已经是抬不起头,若是人被宪佐队抓走,岂不是更显无能,所以只能如此说。

    但他确实不确定,他没找到人,不知道是不是被宪佐队捷足先登了。

    “行了,下去吧。”楚新蒲将其打发走。

    没抓到最好,韩强抓不到,宪佐队也抓不到,皆大欢喜。

    韩强低着头离开,也不好在这里找骂。

    楚新蒲反而是被井上宏一叫了去,询问昨日的情况。

    昨日井上宏一让他带孔文儒去宴会现场,这个任务可不简单,最后却被完成。

    当时就好奇,只是时间有限没来得及多问,今日闲来无事,自是要问问。

    楚新蒲当下就说了一下。

    “原来如此,我说怎么昨夜孔文儒对那女人,显得亲近。”

    “多亏有他,不然属下可就倒霉了。”

    “你小子运气不错。”

    “羽渊课长没有说什么吧?”楚新蒲问道。

    “孔文儒都去了,自然是不会说什么。”

    “那日后也没事了吧?”

    “羽渊课长这样的大人物,还能惦记你几次,这一次你做的不错,应该不会再找你麻烦。”

    “那就好,羽渊课长宽宏大量。”楚新蒲送上一记马屁。

    井上宏一突然问道:“你说那梁莺啼也是上海来的,你认识吗?”

    井上宏一其实就是随便一问,谁知楚新蒲点头说道:“认识。”

    “还真认识?”井上宏一觉得巧得很。

    “有个几面之缘,昨日看到也出乎意料。”

    “有机会可以联系联系,对你有好处。”井上宏一没有明着说,可楚新蒲听的明白。

    江城治安维持会,权力不小。

    而且这一次的会长,来头也不小,日军方面很支持,认识不少日军高层长官。

    能搭上这条线,自然是有利可图。

    井上宏一说对楚新蒲有好处,其实也是为了自己,毕竟楚新蒲现在死不得。

    可他觉得自己的能力,想要保住楚新蒲,有些困难。

    就拿这一次的事情来说,羽渊武泽给楚新蒲的刁难任务,如果他没有完成,井上宏一能有办法吗?

    若是楚新蒲能自己保命,对井上宏一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情。

    至于你说地位提升太快,把柄威胁不够有力?

    可这不是有了新的把柄吗?

    鹿野健太郎的死不说,孔文儒这里的行动失败,井上宏一也是知情的。

    这种消息,羽渊武泽说了不能对人透露,楚新蒲还告诉井上宏一,被知晓之后,同样难收场。

    而且还有田励这里的事情,他们伪造的证据,想要置田励于死地。谁知寿衣店真是抗日分子的重要据点,还有名单在其中,这事情要是败露,两人够死上十几次的了。

    虽然证据是井上宏一伪造的,可办法是楚新蒲提供的。

    真的捅出来,谁也活不了。

    所以把柄,是越来越多,关系是越来越近,所以井上宏一现在根本就不担心,楚新蒲爬的有多高。

    至于楚新蒲担心吗?

    他更加不担心了,因为这些事情,对井上宏一来说,同样是致命的。

    对两人都是保护。

    而且他更加希望这样做,白鹭洲说得对,推一个人出来为自己遮风挡雨,井上宏一就是最佳人选。

    他地位不够,自己就帮他。

    看似两人是把柄更多,其实这把柄个个都是保命符,关系越亲密越好。

    楚新蒲原本还想着,怎么帮助梁莺啼留下来,可听井上宏一的意思,他心中突然闪过一丝灵光。

    他露出一丝失落说道:“人家是天之娇女,在上海家大业大,舅舅还是江城治安维持会会长,我仅仅只是一个宪佐班的班长,天差地别。”

    井上宏一原本只是一句戏言,可听楚新蒲这意思,他觉得话中有话。

    这年纪,心生爱慕不奇怪,井上宏一也是过来人。

    可楚新蒲说得对,梁莺啼的身份,确实是天差地别。

    但若真的能搭上这条线,井上宏一觉得日后一样可以为自己所用,可又觉得自己是异想天开。

    往细处想想,丢人不是自己丢人,伤心不是自己伤心,为什么不试试呢?

    井上宏一心念一动说道:“话不能这么说,她刚来江城人生地不熟,你作为昔日好友不应该尽尽地主之谊吗?”

    “只是见过几面,怎么就成昔日好友了。”楚新蒲不好意思的说道。

    他其实说这番话,是要给井上宏一提一个醒,毕竟他日后是一定要和梁莺啼时常见面的。

    这个时常见面,指的是有消息时见面,没消息时也要见面。

    毕竟两人这个联络人,是明面上有联系,而不是无联系。

    所以日常的交流,就是对他们身份最好的掩护。

    日后要和梁莺啼打交道,井上宏一自然会看到,免得他心中生疑,不如提前知会一声。

    表现出对梁莺啼有好感,往后见面也就有了正当理由。

    且井上宏一不仅不会怀疑,还会支持,这不现在就是吗?

    其实楚新蒲接触梁莺啼,唯一的担心就是井上宏一,如果他的问题能解决,那么其他的问题就不是问题。

    “你这扭扭捏捏的,倒像是个姑娘家。”井上宏一笑着说道。

    “班长别说她了。”楚新蒲好似逃避一般说道。

    他不可能今日在井上宏一面前,就表现出自己日后会和梁莺啼见面的迹象,他只是需要提一句,让井上宏一自己猜想一些东西,为日后铺路罢了。

    路铺好了,走起来就顺畅多了。

    井上宏一见状,不好继续说什么,毕竟他也觉得,可能性不大。

    仅仅只是想要楚新蒲尝试一下,既然他不愿意尝试,井上宏一可没有赶鸭子上架的意思。</>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