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十七章 叛军至

作者:轻碧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天公作美,这一日无风无雪,给急急赶路的青冥书院一行人省却了不少麻烦。

    众人一路快马兼程,到得日暮时分,早已绕过了金昌城。

    沐子晏见诸人实在是疲累已极,叫过杜渲,安排停下歇息。

    青冥书院这些世家子们从未像今日一样这般拼命打马,一日奔行了几百余里。待下得马来,大部分都已是两股战战,立都立不住了。

    梁老夫子年岁大了,虽坐着马车,身体也是不适,但还强撑着下了车,挨个学子去探视,眉目间已不再是素日的横眉冷对,满面严厉,而是一脸温润柔和,对每个人都能鼓励上两句。到底都还是十几岁的少年,见严师如此,竟然都还能咧嘴笑出来。

    此时早已离了官道,杜渲招呼众人换下王府侍卫的衣甲,换做平常衣衫。又召集几个飞羽卫将那些衣甲俱都抛弃到路旁的深沟里,又将沟边深雪铲了下去,直到看不出任何痕迹。

    众人吃了些干粮,稍停了一歇,又再起行。

    距离益中还有相当一段距离,现在所行之路都是一片漠漠平野。放眼望去,冬日荒凉,平野上除了雪还是雪,处处一片银白。只在极远处,可看到有淡墨色的山峦起伏。

    那就是他们要去的益山,而山脚下就是益中县城。此时一眼望去,目的地距他们仿佛极远,远在天边。

    太阳渐渐落至地平线以下,留下一星半点的余晖也都落入平野深处。天色逐渐暗了下去,但随之月亮升起,又撒下一地清辉,映着地上的雪光,仿佛比白日里还要明亮。只是那月光与雪光交相辉映,让人莫名地觉得清寂孤寒,心中凄冷。

    杜渲原本准备了火把,此刻倒也用不着了。

    众人长久打马奔行,人累,马亦累,都是在勉力支撑,速度不知不觉就慢了下来。杜渲心中着急,屡次催促,仍是行进缓慢,他额头都见了汗。

    车中的沐子晏也感觉到了,先命令跟着马车的飞羽卫叫颜清逸过来。颜清逸听见叫他,直觉跟言欢有关,急忙驱了马上前。

    沐子晏推开车门出来,声音仍是清冷,“我将他暂托付给你,等我回来时,他不能少一根头发。”

    颜清逸愧疚于心,正无法发泄,闻听此言,喜出望外,使劲点头。头方点完,忽然想起沐子晏方才说的将言欢托付给他的话,不由腹诽,他跟言欢自小一起长大,可以说是竹马对竹马,什么时候轮到沐子晏托付了。

    他瞥了一眼沐子晏,见他一袭玄衣,箭袖紧束,凤目微挑,眉凝霜雪,从马车上轻轻一纵,衣袂如展开的鹰羽,人已置身马背之上,望去俊极,却也冷极。不知为什么,他心底竟似有些微俱意,一句话也未说,径直上马车去了。

    沐子晏驱着马在队伍后跟行了一刻,见众人亦都在咬着牙前行,他眉现深忧,回首看向身后,此刻虽还是一片空旷寂茫,但不知何时,便会有铁甲铮然的叛军席卷而至。

    他想了想,只留了一名飞羽卫在前引路,其余飞羽卫都调到队伍之末。他心中已做了最坏的打算,如若逃不掉,唯有靠他们这些人阻上一阻。

    马车摇晃中,言欢又醒了过来。

    她慢慢睁开眼,见身边默然坐了个人,下意识轻唤,“阿晏。”

    颜清逸听到她声音,兴奋着凑过来,“言欢,你醒了?”言欢听是颜清逸的声音,微微失望,“阿晏出去啦?你怎么过来啦?”颜清逸并未听出她话里的意思,只是沉浸在自己的内疚中,“言欢,都怪我。”

    言欢敏锐地觉察出了他的情绪,哈哈一笑,努力让声音显得轻松,“喂,颜清逸,都过去了,别跟个姑娘似的。”颜清逸最见不得别人说他像个姑娘,闻言差点跳了起来,眉毛一竖,“好你个言欢,敢说我像个姑娘。”

    言欢欣慰,“这才对嘛。清逸,你记住,这件事不怪你。我救你是我心甘情愿,我受伤也是我自己学艺不精,你犯不着把错误都揽到自己身上。咱们是好兄弟,假使当时换作是你,你肯定也会扑过来救我。”

    颜清逸重重点头,使劲一拍她肩头,“言欢,咱们是一辈子的兄弟!”

    言欢“哎呦”一声,颜清逸好巧不巧正拍在她受伤的那只手臂上,一股剧痛袭来,她脸色白了一白。颜清逸苦着脸,“言欢,对不住啊!”

    言欢无奈摇头,故意引开了话题,“我口渴,你拿水给我喝吧。”

    “哦!哦!”颜清逸手忙脚乱地在马车内找水,见旁边放了个保温的冬篮,掀开来,里面有药盅,还有一个水囊。他将那水囊拿起,摇一摇发现里面颇有份量,便打开来递给言欢。

    言欢就着水囊喝了一口,顺喉而下的液体温热正好,芳香微苦,竟是参汤。

    她又是感动又是诧异,她知道他们此刻正在逃亡的路上,沐子晏除了汤药,连参汤都给她备下来,也不知道费了多少心思多少事。

    “清逸,”她去问颜清逸,“阿晏去哪了?”

    “他------”颜清逸方说了一个字,只觉得马车猛地一震,摇晃得更加剧烈了起来,二人一时被晃得东倒西歪,马车显然正在加速中。

    随之,马车外传来杜渲的声音,“快!快!快!”他的声音听去充满惶急,言欢与颜清逸对看了一眼,心中俱是一样想法,外面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言欢撑着坐起身,方一推开旁边的小窗看个究竟,耳边已是一片嘈杂,有呼啸而过的风声,近在咫尺的马蹄声,杜渲的催促声。在这些声音,还夹杂着另外一种声音。仿佛是被压低的骏马嘶鸣,她脸色一变,忽然明白过来,那声音之所以感觉被压低,是因为是从远处传来的。

    她脑中闪过一个不好的想法,一时忘记了自己受伤的手臂,伸手将小窗开大。冬夜里刺骨的寒风一股脑涌入,她被冲得差点透不过气来。

    她稍稍缓了缓,急忙趴到那窗口之上,回望过去。只见一片空旷平野中,影影绰绰地现出一条流动的光线,那光线越来越近,越来越粗,其间有银光微闪,那分明是甲胄的寒芒。

    不多时,已能看得出是一队骑了马举了火把的士兵,正飞速向他们接近。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