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十九章 断桥

作者:轻碧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沐子晏带着言欢越过众人,一直奔到益水边。

    那条益水果真如传闻中的一般,水面汹涌宽阔,在月光下闪着细碎磷光,看不出到底有多深。而就在他们眼前,一带浮桥横亘于水面之上,那浮桥下以舟为基,上面铺了木板,望去甚宽,大概刚好行过一辆马车。

    沐子晏在桥边拉住马头,看了一刻,便招呼后面跟来的众人过桥。

    虽是浮桥,但尚算稳当,众人过桥时都放慢了速度,不多时,便已通过了大半。

    而在他们身后,王猛带领的叛军已经越来越近。

    眼见众人都已过了益水,仅剩方才言欢乘坐的那辆马车。沐子晏这才带着言欢骑马踏过浮桥,奔向对岸。姚铛驾着那辆马车也随之上了浮桥。

    此时,叛军已至益水之畔。一眼望去,黑压压一片,大概有百余人的样子。

    众人都已过桥,然而那马车尚在浮桥之上,且只走了数步,姚铛便勒马停车,将益水两岸通路挡了个严严实实。

    王猛于星夜临时受命,匆忙点兵,便一路日夜兼程,追踪过来,眼见目标就在前方,更是憋足了一股劲,恨不得立时手到擒来。却见对方以马车作为路障阻挡他们的去路,他此时仍心存轻视之心,心道到底是十几岁的孩子做出的幼稚之举,不由有几分好笑。刚想命令手下上前将那马车推开,猛然间眼前一亮,只见那辆被作为路障的马车已燃烧起来。而燃烧的马车后,有一个人影正飞速向益水对岸掠去。

    他只是愣了一愣,便立时明白了对方是在故意纵火烧车烧桥,阻挡他们的去路,暗道不好。待要喊人灭火,已是来不及了。

    原野广漠空旷,寒风呼啸来去,无所阻挡。火借风势,将那马车燃成一团巨大的火球,只是顷刻,便已连带着马车下的浮桥一同燃烧起来,并向着整座浮桥蔓延过去。火光映得水面一片通红。不多时,马车便被烧得只剩下一个框架,而受了牵连的浮桥桥断舟倾,烧得残破不堪,未烧尽的碎片则在水面上四散开去,随着水波载浮载沉,渐渐飘远。

    这一场大火,彻底阻隔了益水两岸,无论如何,想要在此处过河已是不可能了。

    火光映着益水两岸对峙的两队人马。

    王猛阴沉着脸,率着兵士们在益水边一字排开,默默地望着这边的沐子晏等人。

    沐子晏亦冷冷地回望过来,神情从容,目光清寒。

    王猛认得他,是那日金昌城中扶着梁俊青下楼的黑衣少年。那黑衣少年容颜俊美,风仪出众,他当日见了还多看了几眼。此时,眼见这少年一副领头人的姿态,他方觉当日还是小看了他。

    王猛抬目细看,当日见到这少年时,他曾觉得似曾相识,现下再仔细端详,更觉得眼熟。那明显迥异于旁人的气度,微扬着的下颌,含了睥睨之气的凤目,他心中不由一动,这少年与安平王竟有八分相似。

    他还待看个分明,却见黑衣少年手一扬,围在他身前的众人立时散了开去,纷纷抖缰纵马,离了益水之岸,继续向远处的益中奔去。黑衣少年淡淡地望他一眼,面上无波无澜,掉转马头,迈着从容不迫的步子慢慢离开。

    王猛只顾看这少年,此时才醒悟过来,他与追击目标刚刚擦肩而过,现下已是功亏一篑。有手下上前请示接下来该如何做,王猛心中气恼,阴沉沉地看着对岸渐渐远去的青冥书院一行人,大声道:“走!找桥过河。”

    月色如霜,雪光微凉。

    沐子晏与众人已到了益山脚下。此时,将至戌时末。

    因要进山,沐子晏便命杜渲安排众人暂时在山下歇脚,补充体力。

    沐子晏勒住马头,先跳下马来,待站稳了,方伸出手去,小心地将言欢自马上抱了下来。

    言欢虽在马上坐了一个时辰,但因着沐子晏一直将她拥在怀里,且小心地避开了坑洼之处,尽量让马走得平稳,因此,她感觉尚好。此时,被抱下马来,双眸如星,唇边带笑,看上去倒比在马车内还精神几分。

    沐子晏仍将她抱在怀里,走到一个背风之处,那里已燃了一个火堆。他将她轻轻放下,迅疾解下身上大氅,将她包了严严实实。方拉她到铺了干草的石头上坐下,又拿了一盏热水过来。

    待要转身去拿别的,言欢伸出手指勾住他的衣角,“阿晏,别忙了,我没事的。”

    沐子晏认真打量她,见她脸色虽仍苍白,但望过来的眼睛却充满了灵动,想是身体应无大碍。他略略放心,仍道:“你箭伤未愈,仍需仔细些。”

    “嗯嗯,知道啦。”言欢乖巧地应着。

    她看向四周,只见众人或站或坐,都在抓紧时间休整。而在他们身后,益山如一个庞然大物,悄无声息地矗立在月光雪色交相辉映的一抹清霜中。

    她轻轻喟叹,益水毁桥虽然令他们逃脱了王猛的追踪,但也只是暂时的。对方是行伍出身的兵马精锐,很快便会寻到过河的办法,她的那个法子只能阻挡一时。

    沐子晏知悉她的想法,拍拍她的手,“你还是顾惜着自己的身子,无谓伤神。”他望过来的目光沉静,“我亦想过,咱们还在人家的地界上,哪会如此容易逃脱,早晚与他们必有一战。”他将目光移向那火堆,火光映进他眼底,如星芒闪烁,“但咱们也并非全无胜算,总归还是可以拼上一拼的。你别忘了,咱们也算是筹码,那安平王定然不会让人伤了咱们性命,他还指望着咱们这些人给他的大业铺路呢!”

    言欢知他说得有理,便反手去握他的手,示意她已懂了。她目光下移,忽然瞥见他的虎口上有几点细小伤痕,不由仔细去看,竟是几个带血的齿印。她愕了一愕,脑中一晃而过的画面是玉泉城内旧宅,郎中给她拔箭之时,她口中曾狠狠咬过一物,莫非是他的手么?

    “阿晏,”她有些心疼。沐子晏却将手抽了回去,轻描淡写地道:“无妨。”他轻轻去抚她细腻的脸颊,“总好过你咬伤自己。”

    言欢的脸不由自主地红了,心里却是甜的。

    “阿欢,”他突然欲言又止。言欢看着他面带迟疑,心没来由地沉了一沉,眼波一转,认真去看他的眼睛,仿佛要一眼望到他心里去,“阿晏,你可是有什么话要说?”

    沐子晏轻轻点头,“我------”他再度顿住。言欢低低叹息,“你先莫要说了。让我猜猜,你心中可是有了什么打算,而这个打算会让你涉险,所以,你不想让我同你一起去做,是也不是?”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