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零三章 感应

作者:轻碧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寒风呼啸,卷过树梢,发出凄厉的声响。风过之处,雪落几至无声。

    言欢悲不可抑的声音响彻在林间,却无人回应。

    她满眼都是尸体、鲜血、折断的兵刃,那些东西烧灼着她的心,仿佛要灼出一个空洞。她一时马也顾不得牵,踉踉跄跄沿路奔去。心上的空洞却是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言公子。”是姚铛在唤她。此刻他正站在一个低矮的山洞之前,目光正看着洞里。

    言欢心中升起渺茫的希冀,急忙奔过去,“可是有什么发现?”姚铛指着洞内一处已燃尽的火堆,“公子他们一定在这里停留过。”

    言欢疑惑。姚铛吞吞吐吐道:“属下们都经过秘训,所以,可以看出来。”

    她并不关心是什么秘训,只要他确定沐子晏曾来过这里便好。只是,现下人去了哪里?

    二人依旧一路找寻过去,出了林子,地势渐高,前面是一个小小的山头。从下面望上去,又是成片的尸体。

    姚铛蹲下身,看那尸体身上的血迹,忽然道:“这些血还新鲜,应是刚激战不久。”

    言欢心中一喜,加快了脚步,迅速向山顶攀去。待接近山顶,已能听得见兵刃交击之声。二人一鼓作气,攀至顶峰。定睛向下细看,只见下面一带缓坡,有两人背靠背站在那里,身前正围着十几个叛军。

    言欢看得分明,那两个人一个是杜渲,一个是飞羽卫中的一个。

    虽然没看到沐子晏,但总算看到了他身边的人。言欢心中一喜,顾不得说话,反手抽出背上虹霄,纵身向缓坡掠去。人未落地,手中已挽了个剑花,向着叛军攻去。她心中犹自庆幸,受伤的乃是左臂,并未影响她使剑。

    姚铛紧随她身后,双手一搓,已撒出一把暗器。

    杜渲与那飞羽卫连夜激战,只是勉力支撑,见有人来助,信心大增。他们四人原本功夫就不弱,对付一般武夫并不需要多大力气。只是须臾,便已将场中这十几个叛军尽数击杀。

    杜渲这才发现来人是言欢,不由讷讷道:“言、言公子,怎么是你?”言欢一把抓住他衣襟,“阿晏呢?”

    杜渲脸色突变,“殿、不,公子他方才引着王猛,还有大批叛军向那边去了。”他抬起手,指向另一座山头。

    他话音未落,言欢已向那座山头奔去。杜渲、姚铛,还有那个飞羽卫急忙跟上。

    待四人上了山顶,向下一望,下面已混战成一团。飞羽卫人少,叛军人多,但飞羽卫身形灵活,招式精妙,一时之间未呈败相。只听得兵刃交击声、呼喝声不绝于耳。

    言欢看了片刻,并未在那些人中发现沐子晏的身影。她心中焦虑,忽然瞥见自己手中的虹霄,心中不由一动,墨虹双剑同源同宗,可互相感应。她将剑举至眼前,伸指一弹,剑上红影闪动,一声龙吟响起,渐至传播开去。

    她闭上眼,凝神细听。虹霄龙吟不绝,回荡在山间。回声未歇,仿佛回应一般,突地有另一声剑鸣穿插进来,两个声音缠绕在一起,清越激昂,越鸣越高,仿佛已融成一个。

    言欢猛地睁开眼,向那声音来处望去,是靠近山顶的一片松林。她毫不犹豫,向着那片松林奔去。

    一进入松林之内,光线陡然暗了一暗。密密的枝叶阻隔了外面的厮杀声,周遭突然安静下来。但那安静只是一刻,有轰隆作响的声音自松林深处传来,仿佛是有什么东西倒了下来,重重砸在地上。

    言欢不敢掉以轻心,紧握住虹霄,一步一步走向松林深处。大概走了数十丈,她只觉得前面一亮,那里似是一块林间空地。她加快步子,刚要跨出,想了想,还是止住了身形,静静向外望去。

    她眼前是连片倒伏的松树,整齐划一,朝着一个方向,而看那断口,分明是利器所致。树倒松倾,其上碧空昭昭,原来这个所谓的林间空地竟然是这样来的。而她方才刚进林中听到的轰隆声,想必就是松树倒下发出的声音。这里刚刚定是斗得正酣。

    她将目光投向不远处,有两人正相向而立,中间隔了丈余。那两人一个一袭玄衣箭袖,长身玉立,手中一柄长剑。另一个一身全副甲胄,粗壮威猛,手持一柄长刀。正是沐子晏和王猛。

    苦苦找寻的人突然出现在眼前,言欢心中大喜过望,恨不得立时就冲过去。但她并未急着上前,而是凝神看着场中动静。

    沐子晏虽身形仍旧笔直,然面带疲惫,脸颊、嘴角,以及手背均带了血迹,头发也有些凌乱。他一贯清冷出尘,一丝不苟,还从未有过这样狼狈的时候,显然他这一路浴血过来,屡经凶险,极是不易。王猛则是头盔不知道遗落在了何处,头发散开,胸前一大片血迹,但一双眼睛精光四射,嘴角噙笑,仿似都未放在心上。

    只听得王猛大声道:“本将军真是小瞧了你,想不到你这少年恁地厉害,区区十数人竟然能够牵制住本将军百余人的精锐。”他面带疑惑,“你到底是什么人,若是本将军猜得没错,你是不是------”

    “是不是什么?我是谁有什么要紧。”沐子晏冷冷打断他,“要紧的是你是否明白眼下你到底在做什么,堂堂一洲卫指挥使,如此是非不分,助纣为虐,竟然要附逆造反,就不怕被世人唾骂么?”

    王猛似是并不在意,阴阴一笑,“自古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还未到最后,谁又知道鹿死谁手?”他慢慢举起手中长刀,“本将军现在也不管你是谁了,看来你们果真是全都知道了。临来之前,安平王殿下说你们带走了孙梦符,定是知晓了不少内情,若是能留下人便罢了,若是留不下人,就留下命吧。”

    说罢,他将长刀一舞,带起一溜耀目的寒光。寒光震飞了树上的浮雪,纷扬开去。雪光与刀光中,他人已向沐子晏扑去。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