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零五章 返京

作者:轻碧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言欢一手撑着下巴,靠坐在窗畔的罗汉榻上,透过糊了明光锦的支窗,默默地看着窗外轻轻飘落的细雪出神。往年开阳很少下雪,但今年却有些奇怪,一直下个不停。

    此刻,她正在言府她自己的卧房内,身上只是一袭家常的银色软缎轻袍,并未围腰带,一头乌发松松地系着根发带,略微凌乱。

    她回京已有七日,但算起来,她与沐子晏分开已是大半月有余。

    那日,武威山中,沐子晏话未说完,便倒在她怀中,她当时吓得魂飞魄散。幸好,杜渲等人赶了过来,查看之下,他身上的伤处虽多,但都无大碍,不过是一直殚精竭虑,连番激战,人已是累极倦极,实在支撑不住,昏厥过去而已。追来的叛军都已解决,他们便带着昏睡中的沐子晏离开了当地。

    而此时,青冥书院众人早已抵达了陇南洲的汉中城,汉中是陇南都司汉中卫驻地,卫指挥使便是沐子晏曾提到过的齐汝舟。一进汉中城,梁老夫子便到卫所求见,将手中人证物证全部递给了齐汝舟。证物都已完整送达,消息业已递到,接下来便一切由朝廷安排,众人也可算功成身退了。

    齐汝舟一面将安平王谋反证物快马上呈陇南都司都指挥使,一面整兵备战。梁老夫子秘密将毓王断后的消息说与了齐汝舟。齐汝舟与毓王早就熟悉,闻言自然极为重视,亲自带人前往武威山接应,正好与言欢等人于武威山山口会和。两日后,在齐汝舟的护卫下,众人顺利抵达汉中城。

    此刻,一心惦记为了他们断后的沐子晏、言欢等人安危的梁老夫子一直和众人留在汉中城内客栈,等着他们的归来。最终,众人终于见到了一身风尘的言欢等人,还有犹自陷入昏睡的沐子晏。只是,还未等他们等待沐子晏醒来,表达殷殷感谢之意,齐汝舟径自将沐子晏接走,言明要好好照顾,待恢复后再派人送他返京,至于众人可自行离开。

    此时,众人方觉,这个容颜俊美,一向冷淡如冰,但却杀伐果决,倾力救了他们所有人的黑衣少年,也许有着不为人知的身份。

    言欢起初还有些疑惑,但杜渲和飞羽卫追随在侧,且对齐汝舟满怀信任。她便也不再说什么了。她自是不舍,却也知道这样对沐子晏最好,他昏睡了这么多日,身体虚弱,的确需要好好调养。她有心留下,但彼时人早已被齐汝舟带走,或许其间还涉及她不能知道的东西,她也不好硬要靠前,便只有恹恹地随着众人离开。

    待他们回京后,便先直接回了各自家中休整。此时,方听说凉洲安平王这一场叛乱的后续。安平王如期祭天起兵,只是因青冥书院这一行人的缘故,致使朝廷提前知道了消息,迅速集结了附近洲卫精兵平叛。不过是短短数日的功夫,便将之镇压了下去。安平王在平叛之师抵达之前知道大势已去,于自己王府中自尽。其余追随众人或死于乱军,或被押解进京。这场原本可以撼动大半个大楚朝堂的叛乱就这样虎头蛇尾地走到了结局。

    当日参与此事的青冥书院学子们,此时身处平静宁和的开阳家中,如今再回想起当日一番生死逃亡,心中都是一阵唏嘘,随后又是庆幸。他们终于又回到了往昔无忧的日子。只是,谁都没有料到,永熙十八年冬日的这一场倏忽而来疏忽而走史称“安平之乱”的叛乱,不知改变了多少人的命运。叛乱虽已落幕,但一切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公子、公子!”言欢回过神来,见红绫正坐在她身畔的一张矮凳上叫她,彼时她手中正缝着一袭天香绢的罗裙。正将那罗裙展开给她看,“好不好看?”

    言欢露出笑颜,“你弄这个做什么,你家公子我也穿不出去。”“不,奴婢还是得做。您总不至于这一生都挂着男子的身份过下去。”红绫固执道。

    言欢有些怔忪,是啊,难道她一生都要以男子的身份过下去。她的脑中不期然闪过沐子晏的影子。那一日武威山中,她说有个秘密要告诉他,就是要向他坦白她的女子身份的。只是,后来他力尽晕倒,再后来两人被迫分开。她此时想起来,除了他的名字,除了听说他是书院秦江池的远亲,其他的,她竟一无所知。此刻,她都不知要去哪里寻他。

    窗外有声,是鞋底踏过雪地的轻响,随即有人在门外道:“红绫,公子在吗?”是守外院的婆子。言欢便道:“进来。”

    那婆子推门进来,立在门口恭恭敬敬道:“颜家公子来了。”

    “是清逸来了。”言欢下了榻,吩咐那婆子,“让他直接到这里来。”红绫却是轻咳了一声,言欢扭头看她,红绫道:“公子,不如请颜公子先到前院芙蓉堂的暖阁里坐着喝茶,公子收拾好了再过去。”

    言欢看了自己一眼,身上只是家常袍子,的确有点失礼。便向那婆子道:“就去芙蓉堂的暖阁吧,我随后就来。”

    芙蓉堂是言府招待亲眷和至交之处,此处接待颜清逸也算是稳妥。

    红绫放下手中活计,去衣箱里取了件茜草色滚风毛外袍,伺候言欢穿上,又取了根乌银色的革带给言欢系在腰间。只是那革带上的环扣已系到最里面的一个,还是有些松动。红绫皱眉道:“公子,你这一趟出去,可是瘦了不少。趁着在家,奴婢得给您好好补补。”

    言欢戏谑地伸出一根手指,挑起红绫的下巴,“美人儿,就你对本公子最好,公子我该拿什么赏你?”红绫哭笑不得,“公子又拿奴婢取笑。”

    她将言欢按坐在妆奁前,将她一头光可鉴人的乌发梳顺,细心地在头顶挽了个髻,用一根红色珊瑚簪固定。言欢虽由着她摆弄,口中却念叨,“清逸又不是外人,干嘛收拾得这么齐整?”红绫摇头,“公子眼看一日日大了,自然不好太随意了。”

    一时收拾毕,言欢起身在红绫面前转了个圈子,“美人儿,你家公子可当得上‘风流倜傥’这几个字?”

    红绫见她长身玉立,明眸皓齿,的确是好一个翩翩浊世佳公子,便笑道:“自然当得上。”但转瞬她又有些黯然和遗憾,若言欢当真是男子,一直跟在言欢身畔的她便也会有一个好归宿吧。

    言欢眼见红绫笑着笑着,忽然笑意隐去,眼底竟溢满了悲伤,便去拉她的手,“好红绫,你怎么了?”红绫眼圈一红,扭过头去,“奴婢在想,若是公子,不,小姐有一日嫁了出去,奴婢该当如何?”

    言欢未料到她想的竟然是这个,便把她的手捂在心口,“小姐我不嫁人,就守着红绫好不好?”红绫被她逗得破涕为笑,“小姐竟胡说,小姐怎么能不嫁人。”言欢信誓旦旦,“放心,我的红绫这么好,无论我到哪里去都会带着你一起。”

    红绫定定地看着言欢,“当真?”言欢重重点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自然是真的!”

    言欢拍了拍她的手,“你家公子该出门会客啦,总不好让人等太久。”红绫“嗯”了一声,“公子快去吧。”

    言欢掸了掸衣袖,昂首挺胸出门去了。她的背影修长,腰肢纤细,望去仿佛真是谁家深闺梦里那个数不尽潇洒风流的少年郎。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