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零六章 信物

作者:轻碧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虽说天上还在下着小雪,但比起凉洲的风刀霜剑,开阳这里已是好得太多。

    言欢一路沿着回廊过去,经过前院言亦真的书房,见那里仍是门窗紧闭。自她回来后,还未见过她父亲和哥哥。据她母亲黄氏说,近日他们忙得脚不沾地,两人如今都还在宫里。

    言欢还未进暖阁,便看见颜清逸并未在坐在里面,而是倚在暖阁门前,百无聊赖地在等她。见她过来,急忙迎上前来,不满地道:“你又不是个姑娘,出个门还得梳妆打扮,怎么这么长的时间才出来?”

    言欢被他怼得发愣,“你可是有什么急事?”颜清逸“哦”了一声,仿佛掩饰什么,正了正身上那袭鲜艳的散花锦袍子,“也没有什么事,就是、就是约你出去逛逛。”

    “我当是什么事?”言欢觉得他虚张声势,“天这般冷,喝盏热茶再走。”

    她迈步便要进暖阁去,不成想颜清逸一把抓了她袖子,“喝什么茶啊,出去什么茶没有。快走。”

    言欢无可奈何,由着颜清逸用马车将她一直带到了西市坊,进了一家雅致的茶楼。她心中奇怪,他这么急火火的,竟然真是带她来喝茶的。

    颜清逸轻车熟路地带她上了楼上雅间,拉开门,便将她一把推了进去,向里面扬声道:“人我已带来了,你们慢聊。”说罢,又贴心地将那门阖好,慢慢走下楼去。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这事要是让子衡知道了,非得把我大卸八块不可。唉,我不过是看他一腔痴心。”

    言欢还未明白过来,便已被颜清逸弄进门去,身后门已关上了。她正自莫名其妙,猛听得房内传来一声低柔轻唤,“阿欢。”她蓦地愣在当地,双眸眨也不眨地看着那个从一带水墨山水座屏后转出的身影,脱口而出,“阿晏!你的伤好啦?”

    她几乎是下意识地一句。沐子晏心中一热,轻轻点头,“早就好了。”

    她看着他,心中亦酸亦喜,眼底泛起微的热意,刚想扭过头去掩饰,整个人已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里。耳畔是温柔的絮语,“我好想你。”她起初还有些抗拒,听到这里才软了下来,低低回道:“我亦如是。”

    一时房内寂静无声。座屏上山水默然,他与她静静相拥,也是默然。

    良久,言欢问道:“你何时回来的?”“约五日前。”沐子晏答。言欢微愕,也就是说她回京的第三日他便也到了,可是,他直到今日才来找她。不知为什么,她心底泛起些微的埋怨和委屈,突然手上使劲,一把将他推开。

    沐子晏愣了一愣,见她看过来的双眸如烟水微岚,仿佛含了无尽委屈,心中立时明白过来。上前一步,不顾她的挣扎,仍是将她按在怀里,“是我不对,是我不对。”他柔声安抚,“我应该一回来便去找你的。”他面上有超乎年龄的自信和坚毅,“只是,我尚有许多事亟待处理,便晚了这几日才来找你。你放心,以后定不会这样了。”

    阿欢,我没有忽略你,我只是想给你一个无忧的来日,且再给我些时间。后面这些话,他都埋在了心里,此时他还不能对她明说。

    言欢并不是个矫情的人,平复了一下心绪,“好吧,我原谅你了。”

    沐子晏牵了她的手,绕过屏风,拉她坐到一张矮几后,几旁是一只红泥小炉,此刻那小炉上正咕嘟嘟冒着热气,显然他已来了有一阵子了。

    他一手执壶,一手拢袖,静静地将热水注入洗好的茶盅内,举止风仪无半分不妥。言欢看了一刻,方才发现他今日有些不同。他虽仍是一袭玄衣,但已是宽衣博带的式样。襟口、袖边、衣摆都带了云纹滚边。头上还戴了一顶乌金冠。与在青冥书院时那个清冷孤傲的少年不同,此时的他虽眉眼依旧,但举手投足间竟然透出几分上位者的尊贵与威严。

    言欢觉得有些陌生,犹豫问道:“你这几日、很忙吗?”沐子晏“嗯”了一声,“是有些事。”他语焉不详。

    言欢体贴地转开话题,“你怎么不直接去我家,反而要清逸来找我,他急火火的,我还以为他是出了什么事呢。”沐子晏顿了一顿,“我尚未去过贵府,这样贸贸然的登门,还是有些唐突了。”

    实际上,沐子晏此次一举搜罗了安平王谋反的人证物证,并及时递出了消息,对朝廷迅速平叛功不可没。他本就有入朝参政的打算,经此一事,入朝也算是顺理成章。如此一来,这个一直隐身人后的皇子第一次公开走到了众人之前。这几日,他便是于百官上朝之际旁观政务。且他已于朝堂之上见过言欢的父亲言亦真及她的哥哥言乐,身份早已公开。若是此时大摇大摆去找言欢,怕是会惹人注意。所以,他才找到颜清逸,拜托他找言欢出来见面。

    沐子晏伸手入怀,掏出一物,递至言欢手边,“这个、送你。”他紧紧地盯着她的眼睛,眼底有隐隐的期待。

    言欢伸手接过,仔细去看,是枚小小的玉佩。那玉佩细腻莹润,通透如冰,是块难得的好玉。玉佩做梨花形状,其间一点嫣红,恰似梨花的花蕊。只是雕工有些粗糙,一朵花瓣稍有残缺。

    她抚着那处残缺,心中不由一动,梨花对之于他们自有不同的意义。她曾于书院后山的梨花林里跌落在他面前,引他侧目。也曾于月下手持梨花一枝与他比拼过招,激落漫天花雨。

    “这是、你雕的?”他别开目光,耳根隐隐发红,含糊道:“是。”言欢忽然笑了,那笑意漾开在她娇俏的眉梢,如星的眸底,明丽而纯净。她站起身,小心将那玉佩系在腰上。系好后,连连转了几个圈子,“好看么?”她问沐子晏。

    沐子晏痴痴地看着她眉眼如画,看着她灵动如仙,心中一时涌起千言万语,最终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傻傻地只会点头。

    言欢蹦蹦跳跳地冲过来,拉了他的衣袖,一迭连声地叫他,“阿晏,阿晏。”他的心几乎要融化在她的笑容里,融化在她唤他的那一声声甜蜜里。

    “笃笃----”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沐子晏恍然回过神来,静了半晌,才向门外道:“何事?”声音重又清冷无尘。“公子。”是杜渲的声音。

    沐子晏默了一默,起身开门。杜渲并未进门,只站在门外低声说了几句。沐子晏回头看了言欢一眼,面上有些许无奈。

    杜渲退下,沐子晏走了回来,带着一脸的愧疚,“阿欢,我可能不能陪你了,有些事要料理一下。”言欢自然失望,但却强撑出个笑意,“无妨,我也该回去了。”他心中更觉得难舍,口中却安慰道:“你放心,一得了空,我便会来找你。”言欢轻轻点头,“你去吧。我自己再坐一刻。”

    沐子晏转身出门,走至门边,想想又走回来,“因安平之乱的缘故,近日朝中可能会有些许变化,你若是无事,便不要出门,好好留在家中。”他说得隐晦,言欢听去自然有些不明所以。但她并未多问,点头答应下来。

    言欢慢慢喝着手中的茶,心中起起落落。她今日未料到会见到沐子晏,也未料到这次的见面会如此短暂。

    她突然“哎呀”一声,猛地想起还未及问他,若是想见他要去哪里找他。还有,她还没来得及告诉他,她原本的女儿身份。

    恍然觉得喝下去的茶苦涩满口。她叹了口气,起身下楼。才走至茶楼门口,却见颜清逸慌慌张张地冲过来,一把拉住她的衣袖,“言欢,快、快!”

    “清逸,怎么了?”言欢惊讶发问,颜清逸似是一路急奔过来的,人已是上气不接下气,“快、快随我回去,你、你家里、出、出事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