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92章 第十世 海兰蕊姬(1/4)

作者:野茜宓
弘历大怒的表现在于他摔了多少瓷器和其他摆设。但二十七天重孝过后,也并不影响他宠幸其他妃嫔。

是的,在琅嬅几次劝说和前朝隐隐的压力之下。弘历还是给后宫妃嫔们正名了。

而琅嬅在最初的惊讶鄙夷过后,却是不由欢喜。青樱不在,弘历又需要琅嬅去对抗太后,这无疑给了她主持后宫事务的底气,一切再好不过。

冬月,天气渐寒。琅嬅哄睡了璟瑟,又听莲心汇报了永链在阿哥所的情况。便继续听素练汇报关于后宫诸事。

“海常在又派人带信去潜邸了?”

“是,这次只是和娴妃说一些宫中的琐事。”

海兰就是当初青樱在潜邸时提拔的那个绣娘,后来一直住在青樱的院子里。她父亲官阶低微,她在潜邸时又不怎么受宠,弘历甚至都不怎么想得起来她的名字,因此她也是潜邸旧人分封时位份最低的。但琅嬅对这个向来不受宠的女子依旧防备,毕竟她是历史上生了五阿哥的‘愉妃’,愉妃在乾隆的后宫之中虽不算出彩,但她的儿子却是曾让乾隆作为储君培养过的。因此在知道海兰的身份后,琅嬅一直有让人关注她。

不过,她对青樱倒是有几分真情意。当初青樱被留在潜邸。她曾准备回去看望。那时候锦兕病的还没那么重,琅嬅并不希望青樱回来,自然不希望她有什么消息被带回来,便以不符合宫规为由阻拦海兰的出宫。

海兰性子羸弱,一个宫规压下来她便不敢再提出去。

海兰出不去了,但弘历却还是会时常命身边的人回潜邸去看青樱。琅嬅知道弘历对青樱总还是有几分旧情的,何况天下至尊被人压迫着不能见心悦之人,总是会有几分逆反心理的。但如今太后势大,弘历不敢与之正面交锋,琅嬅自然也不敢。

琅嬅虽在宫权争夺上和太后时有摩擦,但却依旧每日带着璟瑟前去请安。

午后,琅嬅换了一身衣服前去和弘历会和。他招了一个西洋画师进宫,准备为自己和琅嬅做一副肖像图。

琅嬅前世的时候曾和一个翻译学过外语,那个翻译留过洋最精通的便是西洋工笔画。隔着百年的时光,再次见到熟悉的东西,琅嬅觉得十分亲切。

琅嬅立于画前细细欣赏,郎世宁的西洋绘画技法加上中式的景致任务,倒让她有种仿佛回到了前世刚到于家时候的那种感觉。

弘历见琅嬅看了许久,仿佛有些看痴了,便笑着问:“皇后若是喜欢,朕命人将这幅画裱了送给你。”

琅嬅笑着谢恩,又道:“臣妾喜欢的可不仅是这幅画。”说着便看了弘历一眼,琅嬅有意引着弘历想偏,对方也果真不负所望。琅嬅这些年一直表现得端庄冷淡,乍然撩拨一下,倒让弘历有些受用。上前牵了她得手和她开始细数往事。

其实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太多甜蜜得回忆,大多看起来浪漫得往事,如今想来大部分竟都是雍正促成得。

“郎大人得肖像图画得真是纤毫毕现,栩栩如生。皇上,能不能给几个孩子们也画上一副?等他们长大了,这也是个纪念。”

弘历应允,琅嬅便让人去阿哥所见永璜永链永璋三兄弟带过来,又让莲心回长春宫抱了璟瑟。

弘历端坐着,琅嬅抱着最小的永璋坐在他的右边,璟瑟一会趴在弘历的膝盖上,一会儿歪歪扭扭的站在琅嬅旁边,永链时不时的拉一下闹腾的璟瑟,大多时候还是安静的站在弘历的另一侧。永璋年纪大几岁,也听话一些,从一开始便老实的站在弘历的左后方。

西洋画在打好基础底稿之后并不需要模特一直守在原地,因此郎世宁画好框架之后,几个孩子便又被各自送了回去。

琅嬅一边将怀里抱着的永璋递给他的乳母嬷嬷,一边柔着声和弘历说:“若锦兕再宫里,今日这热闹也该叫她过来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