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1480. 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镇族之物!

作者:若雨随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当初…”

    听到此处,沐辰皱眉紧皱,可是当他反应过来时却猛然愣在了当场!什么叫当初怎样将其封锁现在便怎样将其破除?难道当初需要五名半步不灭的牺牲换取两道枷锁,此刻同样需要五名半步不灭的牺牲来换取两道枷锁的开启吗?

    “事实就是如此。”木眠风轻叹息道,“这也是为什么当时说能够让你师尊苏醒却又不能去做的缘故。我不能让我的妻子白白牺牲,也不能将大陆以后的希望埋没于此,情义固然很重要,就如同我和我的妻子,老骨和他的挚友,猛犸和他的哥哥,黑圣和他的师父,以及江酒儿和她的魔兽伙伴。我们每个人都有最重视珍贵的情义,但这个世界总有些东西临驾与情义之上,当你在权衡两者的得失之后,就会学会偏重,这也是我妻子毅然决然选择牺牲的原因。”

    “既然是重视珍贵的情义,那么当初选择牺牲的为什么不是先祖?”沐辰知道这句话说出来十分失礼,并且不符辈分,因为那感觉就像是在质疑自己的先祖贪生怕死一样。可仔细想想,骨剑和挚友两者之间可以互相付出,猛犸和他的哥哥却是哥哥牺牲,黑圣和他的师父依旧是长辈消逝,江酒儿和魔兽伙伴就更加不用说明,如果签订的是生死契约,魔兽会因为主人的生死而存亡。可是先祖呢?若真是重情重义,那他为什么会选择让自己的妻子牺牲?

    木眠风定定的注视着沐辰,慈祥的脸上忽然流露出一种无奈和哀伤,也正因为这副表情的出现,刚才还在沐辰心中保持着巅峰强者形象的木眠风突然之间仿佛老朽了数十倍,就连挺直的背脊也渐渐的佝偻了下来,“很难理解吧,想想也是,毕竟我是一个男人。”

    依旧是那和煦的笑声,只不过当沐辰与木眠风对视的时候,才发现对方的眼神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种情绪,一种叫做孤寂的情绪。

    似乎是从沐辰的眼中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木眠风缓缓转过身,面向上空的复杂图案,飘忽道,“会很孤单啊。”

    沐辰轻咦一声,他在思考木眠风目中的情绪时并未听清木眠风低沉的话语。也是因为沐辰这一愣神的功夫缓和了尴尬的氛围,木眠风长出一口气,无比温和的道,“会很孤单的啊,谁也不知道符合传承的人会在哪一个时代出现,谁也不知道这个等待要持续多久,可是有一点我们却都清楚,不论是成为枷锁封印牺牲灵魂,还是打开枷锁封印牺牲灵魂,我们终归都要消逝于这个世界,既然同样都要消逝,那么为什么要让我的妻子来承受这漫长的等待和孤独?她虽然在外性格强势,可是只有陪伴了她整个年华的我才清楚她究竟有多么强的依赖心理,又有多么惧怕独孤,试问,我怎么放心让她一个人留在这个毫无温度的世界之中?”

    “我做不到。”木眠风轻轻的摇了摇头,扭头看向沐辰道,“所以我才选择了等待和解开枷锁,所以我才选择了生存下来,所以…我才选择了看着小绿化为灵魂碎屑消散在这个世界之中。我做错了吗?没有,因为这一等便是九十万年,整整九十万年,就连我也已经到了承受的极限,换做是她又当如何?可是老天开眼,在我们即将放弃的时候将你送到了我们面前,计划已久的遗愿终于能够圆满,我的任务终于趋近终点,就是不知道小绿还在不在某个地方等着我。”

    木眠风的目光逐渐变得深邃悠远,仿佛他真的能够穿透时空穿透次元看到那已经彻底消逝与这个世界的祖奶奶。小绿,不知道为什么,只听名字,沐辰便能感受到强烈的活跃和灵动。恰巧,越是灵动活跃的人,则越是习惯依赖,这一刻沐辰不由想起了远在中灵山的仙儿和小影,并且越想便越是思念。可就是这种思念,却让他幡然醒悟,如果换做自己,九十万年的孤独和等待自己真的能够承受吗?答案在一瞬间便已得出,一想到自己的伴侣和自己分割两世无法再见,别说是九十万年,哪怕是九十年他都无法忍受!

    此刻再去看木眠风的面容,沐辰不由肃然起敬,因为他忽然觉得自己这个祖先不但是一位伟大的救世者,更是一位伟大的丈夫,而自己,太过小人之心。

    “对不起祖爷爷,是晚辈失礼了。”想也没想,沐辰的身体深深的弯下,神情中除了内疚,便是对这位祖先的恭敬,他为拥有这样的祖先而自豪,更为自己的愚昧和无知感到惭愧。

    “你…呵…我说这些可不是为了让你道歉,相反,和你说了这段话后心中的压抑和落寞顿时减轻了不少,应该谢谢你才是。”沐辰的话语将深邃状的木眠风惊醒,看到沐辰一本正经的模样,木眠风不禁莞尔。

    沐辰闻言连忙起身,迅速摆手道,“您别说笑了,我已经很自责了,真的。”

    木眠风笑容更甚,转移话题道,“想要开启枷锁还需要等另外五人到来,如果觉得无趣的话,可以四处看看,这些石壁上的图案可是你的祖奶奶(ps:因为辈分太高,统一为一个祖字。)曾经喜欢刻画的东西,虽然看不懂有何意义,但如果细细看去还是别有一番美感的。”

    沐辰先将后面一句话放过,专注前一句话问道,“祖爷爷说的可是五人?”

    木眠风点头,“就是五人,因为想要压制住极致之金就需要用到镇族之物,而镇族之物又必须我们天机阁的族人才能完全发挥作用,并且其中一个需要女子才能驾驭,所以旁系的那个小丫头是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因素,没她你一个人别说是吸收了,恐怕还未接近它便会被其斩成碎屑。”

    不知为何,沐辰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白灵(极致之火)的身影,再想想木眠风对极致之金的形容,嘴角猛然抽搐了两下,讪讪笑道,“那的确很麻烦,不过祖爷爷,我们的镇族之物到底是什么?”

    接连数次听到镇族之物这个词汇,沐辰终于开始对它感起了兴趣,仅凭木君无的操控便能压制住几近化形的极致之金,这是多么怎样的力量?

    却不知沐辰的话音才落,木眠风便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意,说道,“终于问到了关键点,我还以为你完全不感兴趣。”

    “当然不是。”沐辰急忙否认,他怎么可能不感兴趣,只不过刚才有比这个更重要的事情罢了。

    木眠风也没打算卖关子,开门见山的道,“那是能够让异空魔族闻风丧胆的存在,也是我们天机阁从古至今不断传承不断改进至完美的至强之物:审判帝傀与堕落帝傀!”

    (今日一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