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极灵混沌决 第1985章 侍女悲催的一天。

作者:若雨随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与此同时,霸王宗的暂居地,东城龙堂。

    前一天苏醒的李克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他全身被无数绷带紧紧包裹,看起来显得有些滑稽。而像这种因伤势卧床不起的体验,自他出生以来还是头一次。

    之前是因为实力强横横扫一族不曾有过受伤记录,之后则是因为神威携带的天赋秘法“血嗜”可保他完好无损,无惧伤痛;可是现在,他遇到了第一个正面交锋击败他的对手,更是连神威都到了濒临泯灭的状态。好在神威沉眠之前将最后一点力量贡献给了他,让他恢复了近乎五成的伤势,否则现在,他恐怕还游走的生与死的边缘。

    缓缓的抬起包扎厚重的右臂,脑海中不禁又一次回想起决战时的画面,那一次次强烈的碰撞直至此刻还停留在他的脑海,让他屡屡回味,而令他自己都无法理解的是,苏醒时的第一句话不是过问自己的伤势,也不是过问最终的结果,而是过问沐辰是不是还活着,并且直到现在,这个疑问依旧沉寂在他的心底,不断的刺激着他去寻求答案。

    “叩叩……”

    轻微的敲门声从房外传来,不用问,李克也知道那是换药的侍女,失去了神威的协助,传统治疗便成了他复原另外五成伤势的最终手段,可说实话,他真的很不习惯,因为光是想想就觉得非常麻烦。

    “克……克少爷,该换药了。”

    门外,端着贵重药品的侍女颤巍巍的表达自己的来意,脸上浮现的是满满恐惧和苦涩。

    她叫雪心,是霸王宗附属家族蒋家的庶女,因为霸王宗对经营商业这一块本就不感兴趣,所以所有的侍女都由附属家族庶出的女子担任,她便是其中之一;而此次得知霸王宗内宗族子会到这里居住,她更是勤奋严谨小心翼翼的做着分内的事情,从表现出任何与众不同。

    可谁知这次族比结束,她竟然莫名其妙的被指名负责为伤者换药,还被长老以家族作为威胁,若是没有将伤者照料好,整个家族都会跟着遭殃;本来这件事换个内宗族子忍耐忍耐也就过了,可当她得知分配给自己的伤者是李克时,心脏顿时如像被巨石碾过,沉重的就连呼吸都感到压抑。

    “完了。”

    这是她听完指令后的第一反应,因为她是那日李克仅因一声称呼便暴起突袭长老事情的目睹者,知道李克一言不合便会拔枪相对,要是不小心哪里做的不符他心意,她就是有九条命都不够用的;可是她有拒绝的权利吗?所以只好硬着头皮抱着必死的决心去做。

    不过前几日还好,李克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她还能屏住呼吸轻手轻脚的替换;却不想昨天换完药后,李克苏醒的消息便传遍了整个龙堂,而得知这个消息后,那些侍女朋友全都用极度同情的目光看向她,她的天空,塌陷了。整个夜里,她都在翻来覆去的脑补自己被长枪贯穿脖颈的场景,直至早晨,她才拖着疲惫的身心宛如上刑场一样来到这里,然后敲响了通往地狱的大门。

    “进来吧。”

    声音还算平和,但语气里的淡漠和无聊却是如同实质一样刺入她的心底。

    雪心轻轻的推开房门,低着头安静的踏入房间,抬眸看了眼平躺在床榻的李克,恭敬的唤了一声“克少爷”便走到了一侧,替换的药物需要准备,李克看了她一眼,接着又将目光转向了日光柔和的窗外,似乎正在想些什么。

    侍女以余光偷偷扫了扫李克,发现并未被对方关注后,心中的压力骤然锐减,就连配备药物的动作也顺畅了几分。

    有了数天的替换经验,雪心很快便将替换的药物备好,当她将备好的药物端到李克身前时,却出现了意料之外的状况。是的,平日里都是她摆弄李克的身体,现在李克苏醒,她竟不知该如何沟通配合。

    李克发觉状况后扫了雪心一眼,只一眼,便让雪心的心跳急速增加,可惜现在的心跳加速不叫悸动,而是惊惧。

    轻轻的出一口气,李克看穿心思般摆正视线,询问道,“要怎么做?”

    “原来可以正常交流。”

    雪心闻声惊讶,暗喜一声后连忙说道,“克少爷放松就好,我会先从腿开始……”

    李克点头,按照指示放松心绪,雪心则轻车熟路的掀开盖在李克身上的被子,开始重复往日的工作,解开绷带,清洗伤口,重新敷药,再度包扎,整个过程虽然比往日慢上许多,但至也没有因此触动伤口;直到最后一道伤口处理完毕,雪心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现在轮到上半身了,克少爷能坐起来吗?”

    雪心第二次发出指令,谁知因为刚刚过于专注的缘故,这次出声她竟然忘记了恐惧,且给出的指令还那么随意!

    李克没有过度反应,仰起头,左手撑住床榻用力一顶,便轻松的从平躺状坐正。

    “来吧。”

    招呼一声,李克便闭上了双眼。

    雪心压制住心中的紧张,一边默念着“一顶要恭敬,一顶要恭敬”,一边熟练的解开李克的上衣。

    衣衫褪去,李克白皙的肌肤暴露在光线之中,雪心蓦然看去,脸却情不自禁的红了一下,对,这是正常反应,毕竟前几日她只当李克是死物,全然放弃男女授受的问题,而更换腿部伤势的时候,又不需要褪去遮羞的短裤,随意并没太在意。但现在不同,李克是醒着的,且李克是个男人,她竟然如此熟练的把一个男人的衣服给扒了,这是不是太轻浮了点?

    “又怎么了?”

    皱了皱眉,李克忍不住询问,当然,这个询问的语气并不太好,因为他本就有些讨厌的换药流程比想象中进行的还要慢。

    雪心猛然一颤,连续道了两次歉,雪心急忙动手解除绷带,然后开始机械般的擦拭血肉模糊的伤口,可是此时的雪心已经失去了刚刚的冷静,所以在擦拭的时候一不小心用大了力度,原本愈合的伤口被鲁莽刮扯,一缕血痕顺着伤口趟了下来。

    “啊。”

    轻呼一声,雪心的意识瞬间陷入空白,泪水伴随着恐惧自眼角滑落,那道在夜里脑补了无数次的画面清晰的浮现在她眼前,她知道她完了。

    (从现在开始,接下里每隔一小时就会有一更上传,直至随风存稿丢空为止,请大大们不要吝啬的丢上推荐票和月票,然后宣布一件事,随风可能,大概,好像要恢复全职码字了,也就是说,两年前那个一天稳定有更的随风即将回归,请大家多多支持,随风在此拜谢!)

    (本章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