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极灵混沌决 第2165章 夕月与八渡囚锁!

作者:若雨随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我族残存的族人本就不多,被其吞噬之下数量骤减,为了阻止这种情况加剧,我们不得已做出将其封印的决定。”

    说到此处,魔咆的眼底闪现出一丝悲愤;继续道,“然而六翼的境界虽然不高,却因拥有灵界残念的关系,导致我们的领域之力无法将它束缚,加之他本身积累的秘法数量极度庞大,我们应对起来甚是艰难,好在当时的骸大……叛徒实力强大,又恰巧让我们抓住六翼晋升时的特殊时机,这才堪堪将它镇压封印。但是经过那次吞噬之后,骸说过,绝对不能再让它获得自由,否则就再也封印不住!”

    暗月教主闻之怔神,蹙眉道,“为什么?”

    魔咆,魁拔,艾兰德同时看向巴鲁斯,巴鲁斯的神情也陷入了沉痛之中,数秒之后,魔咆才闭上双目,叹息道,“因为六翼最终吞噬的不是别人,正是自行退位的上任第九封魔,月镰。

    “自行退位?”

    “是。”

    巴鲁斯终于插入了话题,它痛苦道,“月镰大人生性好战,即便是在失去了战技秘法的劣势下,也未放弃同人类和魔兽战斗的习性,且它一直喜欢挑战强者,涉身险境。如果单以阅历排位的话,它可能是我族中最强大的存在,所以为了更好的满足它的兴致,它放弃了第九封魔的职称,全身心的投入到收集大陆情报,试探人类和魔兽强者的个人行动中。而我,就这么顺势的接下了第九封魔的职位。”

    “魔族中还有这种存在?”

    暗月教主心下愕然,担任魔族教主如此多的时日,竟然还有他们未曾了解的事情,看来魔族的隐秘有必要再深挖一下。

    “那它为什么又会被六翼吞噬?拥有这等阅历和实力,还奈何不了一介魔将?”

    巴鲁斯叹息道,“暗月教主有所不知,当时的月镰大人并不是全盛状态,不,应该说是濒危状态。”

    “什么?!”

    “您可知道一位使用剑技的冰属性圣帝?”

    “使用剑技的冰属性圣帝?男性女性?”

    “女子。”

    “女子?圣帝?用剑?冰属性?”

    暗月教主眉目一闪,低声道,“冰天!”

    巴鲁斯恭声道,“您果然知道,当时月镰大人正和这位圣帝死斗,且已经处于濒死之状。”

    “濒死?封魔都是拥有领域的强者,即便不敌,也不至于濒死才对。”

    暗月茫然,且不说六翼活跃的那段时间正好是冰天消逝的时间,就算冰天活着,她也不可能强大至此。

    “这些我们就不知道了,当我们赶到的时候,六翼正好遁入月镰大人的半壁领域,以束缚秘法将月镰大人掳走。待我们重新在空间夹缝中找到六翼时,它已经将月镰大人吞噬吸收……”

    说到此处,巴鲁斯的声音已经有些嘶哑,眼底满是憎恶!

    魔咆抚背安慰,继而接着巴鲁斯的话继续道,“原本吞噬吸收并不会妨碍六翼继续逃窜,但是吸收了月镰之后,它的实力急速飙升,一举达到了晋升魔王之境的积累,陷入了被动的晋升状态,我们也是抓住这个空当,才终于集合了九魔之力将它封印镇压,否则的话,现在的族群状况会是怎样根本无法预料。”

    暗月蹙眉道,“仅仅是晋升到魔王级就有这么大的威胁?”

    魔咆摇头,“您有所不知,如果它吞噬的是其他封魔王倒还可以防备,但它吞噬的却是月镰。或许论战斗力,月镰是我们九个之中最低的,但是论击杀难度,却是我们九个中最难的,即便是面对阿萨王大人,它也未必没有一逃之力。”

    “面对帝境也能一逃?”

    魔咆沉吟道,“因为它有一道感悟日月轮换时领悟的空间之法,夕月。”

    “夕月?”

    “夕阳落幕,明月出天;一旦动用此法,月镰便会处于虚无状态,它的真身会隐匿于日月之下,除非找到它的真身或者它自己进行攻击,否则就能规避任何形式的伤害。”

    “这……”

    魔咆的解释让暗月教主心神巨震,如此诡异的秘法,如果放在现在,那几乎就是无敌的存在,庆幸三万年前异空大魔王被封印,隔绝了魔元的深度使用,否则极武大陆恐怕真要沦为炼狱,并且只在一魔手中!

    “等一下!?”

    忽然的意识闪烁让暗月教主猛然缩紧瞳孔,接着将不敢置信的目光投向了魔咆。

    魔咆看到暗月的表情,严肃的脸上突然露出一抹复杂,转而垂下眸子说道,“正如您所想的那样,现在这道秘法已经彻底被六翼继承吸收,而它又是现阶唯一一个可以使用魔元的人,一旦它再次逃脱,恐怕就真的没有能够阻止它的人了。”

    暗月闻言美目连闪,甚至脚步都不由自主的向暗日离去的方向迈出,她太了解自己的丈夫了,如果不是要去解除六翼的封印,他根本就不会进入囚魔深渊,更不会在那种地方停留这么久!

    “箫哥……”

    十指紧扣,暗月紧咬着红唇,脑海里全是如何将这个消息透露出去……

    与此同时,囚魔深渊,石柱之下,六翼挥动长满灰尘的黑色魔翼,朗笑道,“自由~?你说你能给我自由?”

    暗日教主道,“废话少说,做还是不做?”

    六翼微微抬起头颅,似要穿过魔印去看暗日的表情,戏谑道,“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力量。”

    “力量?”

    “我要你听令与我,做我的臂膀!”

    “哈哈哈哈!就凭你?!”

    “就凭我!”

    “哈哈哈!真是有趣!那便让我看看,你到底何来的自信!说吧,要我怎么做?”

    “卸去你的心神防备,让我的精神力和元力进入你的意识和身体,过程必须没有任何抵抗,否则我便当你拒绝配合,交易终止,且再也没有第二次机会!”

    “啧,威胁我?好,这个交易我做了,来!”

    说完,六翼藏匿在魔印封闭下的眼睛闪过一丝毫不掩饰的厉色,然后在这抹厉色中缓缓的闭起。

    暗日教主当然自然无法察觉六翼的想法,目光一闪,双手印决急速变幻,无数残影飞快拖曳,最终形成一道奇异至极的符文悬浮在他的身前,紧接着,化为一缕极致纯净的水属性元力掠过空间,轻松的钻入六翼的胸口。

    见状如此,暗日教主猩红之瞳中碧波流转,低喝道,“太初秘术,八渡囚锁,封!”

    (本章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