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尘埃落定(一)

作者:Sunny_秋天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

    <table alig=rigt><tr><td><rit tye="text/javarit" r="/gaga/zagjie/age-t.j"></rit></td></tr></table>

    4月15日

    档案室

    “哦,在这儿呢!”方国栋嘀咕着,从柜子里取出纸袋装着的卷宗。[燃^文^小说][].[773][buy].[]“季洁,你看看!”说着,他递给季洁。

    季洁接过来,看到纸袋上写着“1998年,01.31盗车案”,手里不自觉的用力握紧,冲方国栋点点头,“就是它!谢谢你,老方!”

    方国栋摆摆手,笑笑,“跟我这儿还瞎客气!琬”

    季洁垂下眼帘,不好意思的笑了。

    空气安静了几秒,方国栋再一次开口,“丫头,六组……还好么?”

    季洁低着头,那一声“丫头”让她晃了神。多久了,再也没人叫过她丫头↓已经成了众人口中的“季警官”、“季探长”,过去的种种都早已不复存在了藤。

    方国栋见一直等不到季洁的回答,不禁开口,“怎么……”

    “老方!”季洁抬起头,挤出一个笑,“挺好的!我们都挺好……”

    方国栋一愣※组的事他都听说了≌强的伤,郝洁的走,只民的就职,大曾的愤怒……他都知道。

    但既然季洁这么说了,他当然明白她是不想让他的※以在一愣之后,老方也挤出一个和季洁一样的笑,点点头,“那就好,那就好……”

    “那……我先走了!”季洁迟疑的说,顺便指指卷宗,示意老方她要去忙案子了。不知为什么,此时的气氛让她感觉压抑的几乎窒息。

    老方点点头,“好!”

    季洁于是转过身,犹豫了几秒,迈开了步子。

    “丫头!”

    季洁的身体下意识的一怔,半转过身,“嗯?”

    老方看着她,尴尬的笑笑,喉咙动了动,挤出几个字,“往前看3gvel.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啊!”

    季洁的眉头更深了♀句话老方是笑着说的,却瞬间让她有了想哭的感觉↓索性完全转过身,前走几步回到了老方面前。“老方,有个问题,我想问问你……”

    老方一愣,也微微皱起眉,“你说!”

    “当年……你到底为什么调离六组?”季洁在心里纠结了一下,索性直接说了出来″年了,她一直忘不了这件事↓也忘不了她刚刚毕业分配到六组时刑侦支队里关于老方的那些言论。

    老方低下头,目光有些躲闪♀识到季洁还在盯着自己,他终于抬起头,带着尴尬的笑,“丫头,这事儿……当时不是说了么!就是正常调动……”老方心里并没有谱他能不能瞒过季洁↓能这么问,说明她肯定是知道了什么。可是,关于那件事,那足以刺穿他心脏和骨髓的一幕,他的确不想告之于人了。不过,季洁这样问,也让他确定苏强和郝洁都瞒住了这件事,他心里对他们还是感激的。

    季洁也不傻,老方这样说就等于告诉她这事儿他不想再提,那么她再问下去也没意思了,反而会再一次把他推向痛苦的回忆。不过老方的反应至少让她证明了,这件事一定没那么简单。

    “哦!”季洁调整了心情,努力使自己笑的自然↓抬起头,看见老方却还在低着头,不由得补上一句,“老方,要向前看!”

    季洁的这几个字比老方刚刚说的更有力度,也更加动容。好像她渴望和他一起,忘掉那些不堪回首的过去,一起向前看。

    老方眼圈泛红,看着季洁,许久,点点头。

    六组办公室

    季洁拿着从档案室取的卷宗推门进去,大曾正斜斜的靠在椅子上擦着脸谱。

    季洁把包放在自己桌上,拿着卷宗走到大曾的桌前,“行了,别玩了!”

    “这就完了!”大曾说着,手里依旧没吐来。

    季洁无奈的瞥瞥嘴,把卷宗扔到大曾桌上。“拿回来了啊!”

    大曾瞥了一眼,“什么呀?”

    “什么呀?!”季洁嘟囔着,拿起大曾桌上的茶杯去饮水机那续满了水,喝了一口。“六子那案子的卷宗呗!”

    大曾“哼”了一声,“这回怎么不嫌咱们没人顶事儿了?敢情四组拿不下来这案子才给咱们!不“红中文”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办人事儿!”

    季洁瞪了他一眼,没搭腔』旁的江汉偷笑起来。

    大曾见江汉笑了,更来劲了,“江汉,你说我说的对不对?!”<a ref="/20/20296/">帝本是民</a>

    季洁在江汉背后推了他一把,“别理他,他有病!”

    江汉依旧笑着,却果然没理大曾。

    大曾讨了个没趣儿,瞥瞥嘴,把擦拭干净的脸谱挂在自己身后的墙上,拿起季洁放在他桌上的卷宗看起来。

    “哎,我看见老方了!”季洁喝了口茶,冲大曾说。

    “在哪啊?”大曾头也不抬。

    “档案室。”

    “废话!老方不在档案室还能在哪?!”

    季洁瞪了他一眼,自顾自的说,“老方有点儿奇怪……”

    “他说什么啦?”大曾依旧没有抬头。

    季洁瞥瞥大曾,意有所指的说,“老方说,要朝前看……”

    大曾一愣。等他抬起头,只看到一扇摇摇晃晃的门,季洁已经出了办公室。

    “朝前看……”大曾嘴里一遍一遍嘟囔着这几个字←知道,季洁的话另有深意。

    夜会议室

    “王留,人称六子,五年前曾因团伙盗车入狱,加上当时拒捕袭警,判了十年。3月27日,六子打伤了两个狱警,夺枪逃窜,至今没有任何消息。”只民站在众人面前,边来来回回的转边说,“先前这个案子在四组,现在给了咱们,我就消……同志们能同心协力,不计代价在最短的时间内将逃犯抓获,不给他危害社会的机会!”说这番话,只民心里酸酸的←本不是个具有十分魄力的人,如今六组的情况却把他推到了风口浪尖,让他不得不承受这一切。

    大曾站出来,“今天下午我和季洁翻了翻以前盗车案的卷宗,对当时的涉案人员进行了基本排查∫们……”大曾说着,拿出一张照片,“发现了这个人。”

    众人都探头去看。

    大曾接着说,“六子家在河北,父母早就去世了←从小没人管,不学好,和亲戚也断了联系※以我和季洁都认为,如果他有藏身之处,肯藏他的人一定是他非撑任的人!”

    只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江汉接过大曾手里的照片,“这人是谁啊?”

    “他叫李涛,也是当年盗车案的团伙之一。”季洁回答道。

    “对了,”只民绕有兴趣的看着季洁,“季洁,这个李涛当年还是你亲手抓的吧?!”

    季洁抬眼看看只民,笑笑,“那是我来六组办的第一个案子……”

    只民和大曾对视一眼,难得的没有伤感,却笑的温暖。

    江汉却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一头雾水。

    季洁接过江汉手里的照片,“这个李涛作为从犯被判了三年,2001年3月就被放出去了。”

    江汉有些费解的挠挠后脑勺,“你们是说,这个六子很可能去找这个人了?”说着,他指指季洁手里的照片。“这不太可能吧?他明知道警察一定会到那儿找他,他会自投罗网?”

    大曾双目无神的望着前方,好像是在出神,嘴里却蹦出一句话,“对某些人而言,最握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对!”只民赞同道,“四组已“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_字手打经翻遍了六子所有的亲戚家,这小子不可能藏在别处!这是个突破口!”他的声音突然小了下去,“关键是,这个李涛出狱后去哪了,谁也不知道啊……”

    众人都陷入了沉思』然,靠在桌子上的季洁一下子站直了身体,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怎么啦,季洁?”大曾问。

    季洁的脸上闪过一丝犹豫↓有些心虚的摇摇头,“哦,没事儿……”

    大曾将信将疑的“哦”了一声,重新低下头继续自己的思考。

    4月16日

    钱武便利店

    季洁把车吐,看了一眼左右的后视镜,确定没人跟着自己后,她下了车。

    这事儿她跟谁都没有说,包括大曾和只民』是钱武是强哥的人,大曾和只民本就不认识,二是对于她想做的事究竟能不能完成,她心里其实也是一点谱儿都没有。

    季洁走到钱武便利店门口,吐脚步回身望望,确定安全后,挑开帘子进了门。

    “季警官?”钱武看到季洁,顿时吃了一惊』年了,季洁已经一年没来过他这儿了。不只是季洁,就连苏强都快一年没有来了。警察和线人之间的关系是微妙的,他们只能保持若即若离的关系,过于亲密很可能会要了他们的命。

    季洁站在门口,微笑道,“你果然还在!”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