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509. 怒杀

作者:猫的昵称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

    -->

    慕容玉见秦笑愚发脾气,赶紧替老豆解围,从包里面拿出手机查找了一会儿,递给秦笑愚道:“你看看,这里面有没有你要找的人?”

    秦笑愚拿过手机一看,只见上面是一张照片,照片中是四个男人的合影,没有一个穿警服,都穿着便装,拍照地点好像是在哪个景区。

    他把照片中的每个人都仔细看了一遍,其中的三个都很陌生,只有站在最边上的那个男人有点面熟,看了半天,最后他把手机递给老吴道:“最左边那个穿夹克的就是他……这照片应该有几年了……”

    着扭头冲慕容玉问道:“这照片是从哪里搞来的?”

    慕容玉得意地道:“昨天接到你的电话,老豆就以办事的名义去了一趟西河坝派出所,发现副所长王建林的工作照已经去掉了,他找了一个警察问了一下,对方所里根本就没有一个叫潘风的人……

    晚上,我去了一趟祁红的老屋,保姆已经知道他表舅出车祸的消息,祁红给她放了两天假,她正收拾东西准备回去,我就问她要了王建林老婆的手机号码,然后约她下午出来见一面……

    起初她不肯出来,后来我告诉她是有关她丈夫的事情,只能跟她一个人,她考虑了半天最后同意了,为了防止岳建东派人监视,我让老豆和卢飞扬一路跟着她……

    我们在一个农贸市场见面,装作是买菜的样子,当我告诉她,她丈夫是被谋杀的时候,她显然吓坏了,什么都不相信,我只好告诉她在柳家洼发生的事情……

    她这才有点惊疑不定,实际上她对丈夫的死心中已经有疑虑了,因为她丈夫前天晚上是在家里被一个电话叫走的,当时告诉她所里有任务,没想到第二天就出了车祸。

    媒体上他丈夫死的时候并不是在执行任务,而是去柳家洼游玩,这就引起了她的怀疑,如果王建林到哪家夜总会玩,她倒是相信,可打死她也不信,丈夫晚上快睡觉了还会心血来潮开车跑到柳家洼去玩……

    不过,她昨天上午的时候,王建林所在的分局领导已经去过她家里了,并且许诺,只要家属同意尽快火化尸体,虽然他们不是因公殉职,但公安局照样以因公殉职发放抚恤金,如果不配合,就什么都得不到……

    公安局的做法反而引起了她的疑心,不过,她给另一个认识的死者家属打了一个电话,对方劝她还是多想想活人,既然人都已经死了,还是拿点钱算了,所以,她也就不打算伸张了……

    后来,我问她认不认识一个叫潘风的人,她派出所倒是有一个叫潘风的临时工,只是不久前已经被开除了。我问她知不知道她的外甥女和潘凤谈对象的事情,她不知道……

    最后我就问她有没有潘风的照片,她也想不起来,不过答应回去找找,是以前好像在一张合影里头见到过潘风,当她知道我是记者的时候,就答应找到以后给我发一张。

    不过,对于潘风的底细,她除了知道他家不在临海市之外,其他则一无所知,这张照片就是她今天中午的时候发过来的……

    很显然她回去想想这事有点后怕,一再告诫我不要再去找她,所以,你就别指望她会去公安局找岳建东评理了……”

    老吴歪着脑袋把慕容玉的话听得很仔细,他这时才明白秦笑愚刚才他已经采取行动的意思了,没想到这子动作还挺快,虽然还只是一些基本情况,但不管怎么,潘风和这几个死者现在起码已经是有血有肉的具体的人了。

    “除了潘风之外,这里面哪个是王建林……另外,王建林老婆认识的另外一个死者叫什么名字?”老吴把手机递给慕容玉问道。

    “照片是通过手机发过来的,我也对不上号,除非再去问问她……”慕容玉没好气地道。

    秦笑愚摆摆手道:“没必要,死人对我们没有什么意义了,我们现在只关心潘风……既然他家不在临海市,那他会不会跑回老家呢?”

    老吴摇摇头道:“不可能,连一般的罪犯都忌讳往老窝跑,潘风是什么人,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秦笑愚辩解道:“那也不一定,如果他急需用钱,情况就不一样……另外,我又没他会直接回家。

    现在有关潘风的基本情况我们知道的太少,不知道他在临海市有没有朋友?上次他骗走保姆的时候,据身边还有一群狐朋狗友,不知道是不是死掉的这三个人……”

    老吴眉头紧锁,似自言自语道:“必须找到一个突破口……根据我的经验,短时间内他不会离开临海市……”

    “你有什么依据……”秦笑愚怀疑道。

    “经验。”老吴又重复了一遍。

    秦笑愚忍不住想起自己当初的一段逃亡生涯,那时候很多人认为他已经携款外逃了,可实际上,他基本上就没有离开过临海市。

    这倒不是他不想外逃,而是这座城市里还有他无法割舍的人和事,并且还有种不甘心的倔强,难道潘风也会和他一样,在临海市也有无法割舍的人和事?显然,保姆肯定不是他留恋的对象。

    事实证明,老吴的经验是正确的,潘风也是一个倔强的人,起码眼下他仍然在临海市。

    就在秦笑愚一伙躲在餐厅的包间里惦念着潘风的时候,正是下班的高峰期,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人身穿一件夹克衫,高高竖着领子,双手缠在口袋里,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好吃懒做的无业游民。

    只见他站在一条大街上的一块广告牌下面,两只眼睛机警地观察了一会儿街道两旁的动静,然后迅速地钻进了一条巷,在密密麻麻的店铺中穿梭了一阵,最后从一个巷子口来到了民德路,然后钻进了一家超市,一边装作看着货架上的商品,一双眼睛却不时瞟着对面一家工商银行的柜员机。

    银行已经快下班了,办事的人只准出不准进,一个上了年纪的保安站在门口,手里提着一根橡皮棍子,阻挡着试图走进银行的人。

    当男人发现三个柜员机中的一个空出来的时候,马上就出了超市,一路跑着过了马路,一副匆匆忙忙的样子迅速钻进了取款机的隔断里。

    掏出一张卡塞进去,然后一根手指飞快地输入密码,机器滴滴叫了两声,并没有出现往常熟悉的界面,而是里面一阵卡卡乱响,随即屏幕上跳出一排提示:信息故障,该卡已被锁定。

    潘风气的用手敲了两下柜员机的台面,一脸焦急的样子,显然,这张卡对他意义重大,站在那里仰着脑袋思索了一会儿,随即就像下了决心似的拉开隔断的门,冲门口的那个老保安道:“麻烦你叫个人,我的卡被吞掉了……”

    保安看看年轻人,似不情愿地走了进去,不一会儿,从银行里面走出一个儒雅的男人,正是李佳睿的男朋友诸葛瑾,从脸上就能看出来,他最近心情不好,以往对顾客的热情早就没有了。

    “卡吞掉了?下班了,明天再来吧……”完,看都懒得看顾客一眼,匆匆忙忙就想离开,男人上前一步挡在他的身前,陪笑道:“师傅,请你无论如何帮帮忙,我老婆生孩子,急着用钱呢,做做好事吧……”

    诸葛瑾一听老婆生孩子,好像扯动了自己的伤口,不但没有引起他的同情心,反倒刺激了他的某根神经,眼睛一翻道:“你老婆生孩子关我屁事啊……没钱就别生……”

    男人一听顿时大怒,可还是极力忍住了,一把抓住诸葛瑾的胳膊,拖着他走到柜员机前面,低声道:“师傅,也就是举手之劳,你帮我把卡拿出来,我也不白耽误你的下班时间,给你五百块费……话算话……”

    诸葛瑾感觉到男人的那只手就像是铁钳一样钳住了自己的手臂,连骨头都快碎了,哪里挣得开,心里就有点胆怯了,何况对方还白给了五百块,于是只好服软道:“带身份证了吗?”

    男人连忙点头道:“带了,带了……”完,从钱包里面拿出一张身份证。

    诸葛瑾看了一眼上面名字叫潘常丰,脚步稍稍停滞了一下,随后就走进了银行,潘常丰犹豫了一下跟了进去,瞥眼看看头顶上方的摄像头,低下头去。

    诸葛瑾并没有去打开柜员机把卡拿出来,而是走到柜台那边拿起一张纸看了一下,然后走过来把身份证递给潘常丰道:“你的卡没有问题,不过已经有人挂失了……”

    潘常丰一听,脸都白了,急忙道:“这怎么可能?我的卡怎么会有人挂失?师傅,可能是哪里搞错了……

    我老婆真的生孩子,急需用钱,现在的医院你又不是不知道……没钱才不会管你呢……师傅,你行行好,替我想想办法吧……”完,低声道:“我给你一千块好处费,只要你帮我把卡拿出来就行……”

    诸葛瑾一脸同情地摇摇头道:“不是我不帮忙,我可不想为了你这张卡丢掉饭碗,你知道这张卡挂失的人是谁吗?”

    “谁?”潘常丰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

    “市公安局,今天早上下的通知。”诸葛瑾完就想往外走。

    潘常丰脸上神情数变,忽然一咬牙,一把抓住了诸葛瑾的胳膊,把他拖到柜员机的角落里,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刀,低声喝道:“马上把卡取出来,不然我一刀捅死你……”

    诸葛瑾只觉得自己的一条手臂马上就要断了,腰上传来一阵刺痛,顿时吓得魂不附体,想张嘴呼救,又害怕那把刀真的捅进来,并且此刻柜台里面只剩下两个会计,那个老保安正在门口,即便呼救也没人会来救他。

    “你……别乱来……我……我给你取……”诸葛瑾一瞬间想起了自己的警察女朋友,顿时就把自己的不幸遭遇全都怪罪到了她的头上,心里一边诅咒这警察,一边颤巍巍的掏出钥匙打开了柜员机。

    “别耍花招,现在可不是逞英雄的时候……想想你的老婆孩子……”潘常丰用身子遮挡着柜员机,一边还低声威胁道。

    本来,诸葛瑾根本就没有打算反抗,心里只想赶紧把卡拿出来把这个瘟神打发走,没想到刚刚打开机器,那个保安却莫名其妙地走了过来,并且一眼看见了潘常丰手里没有藏好的半截刀尖。

    “抢劫啊……有人抢银行啊……”老头虽然没有勇气上来斗歹徒,但却仍然豪气干云地大喊一声,然后转身就想往外逃。

    潘常丰哪能让他逃出去,一条腿猛地朝着前面扫过去,那保安刚跑两步就被摔了个狗吃屎,被潘风走上前去一脚踏住,回头冲下的腿脚酸软的潘风大喝道:“把里面的钱全部拿出来……”

    很显然,他原本到没有想到抢劫,反倒是老头提醒了他,既然这么一闹,那张卡即便拿出来也没有用了,就算跑到外省也取不出钱,干脆就来个顺手牵羊算了。

    柜员机里面的钱虽然已经被取了一天了,不过还有差不多十几万,诸葛瑾虽然胆子,可也犹豫不决,何况现在潘常丰离他已经有一段距离了,柜台里面的两个会计显然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一时银行里面警铃响个不停。

    诸葛瑾趁着这个功夫,伸手锁上了柜员机的钱柜,转身就想往柜台里面跑,不过,他要想进入柜台,必须从潘常丰身边绕过去,而潘常丰和柜台之间还有四五米的距离,他估计抢劫犯没有这么长的手能够上他。

    可他的判断显然不准确,事实上当潘常丰发现他锁上钱柜的时候,心中一惊恼羞成怒,何况刚才在门口他就已经忍气吞声了,觉得这个混球分明把自己当成玩偶了。

    一时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嘴里大喝一声,竟一脚踢得的那个保安的身子沿着光滑的地面朝着诸葛瑾逃跑的路线滑过来,正好绊住了他的一条腿。

    诸葛瑾原本就腿软,这么一绊那里还站得住,身子踉踉跄跄的竟冲着潘常丰扑过来,正好被他迎上,手里的刀只是朝着他一送就刺进了他的腹,嘴里还咬牙切齿地骂道:“你这个没人性</a>的混蛋……这就是老子给你的回扣……”</r>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